静静的月光

时间:2019年10月09日 06:44:32 作者:张晓峰

知道女友即将出嫁的消息,我正拿着手机看新闻,立时就怔住了。

女友大二时候转学到我们班,彼此性格相合,不久便成了无话不说的好友。两年同窗,相互温暖鼓励,并不觉孤单,后来各奔前程,再不相见,只一个人时生出些许依恋。

这次是无论如何都要去的,为着我们的共同记忆,可依旧会难过。大概人到了一定年纪,身边的姐妹也开始慢慢有了家庭,高兴地为她祝福时,心底或深或浅都会淌过那么一串忧伤,即使当时并不知觉。

这次的婚礼是在农村,四川的一个偏僻乡里,放眼望开,高高低低的丘陵一朵接着一朵盛开,向着天际的最深处蔓延开去。这景于我已经好久不见了,我却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山里人。对我,故乡的概念远比大多数人强烈得多,少小离家,并不知何时能归,更不知归时故乡安在,每每走进群山之中,总不免涌起阵阵对故里的思念。

晚饭过后,披着淡淡月光,一个人走进田野。晚风轻咽,细细抚摸了万物,四野寂静,我的心啊,温柔地跳动,连自己都不惊动。随性地往泥土上一坐,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远方,浸渍在月色里的群山和人家,柔柔地泛开阵阵青蓝,这样的地方,灯火是很少见的,便更显出山村古老的质朴。想起下午时候经过的水塘,肥大的白鹅自在地拖着摇摇摆摆的身子,在水塘中跳进跳出,时而田埂间一阵小跑,互相追逐;时而拔了一汪浅水,挺胸抬头一路横穿水塘。这些儿时再熟悉不过的乡村景象,竟已多年不见了。

今晚的月很圆很亮也很凉,撒下一地清辉。还是很多年前,在故居,这样的月色倒也是经常看见的。我记得小时候每到农忙时节,常会在夜里搬了小凳,一家人围坐在月光中的院坝剥玉米,那时候的星空清浅透明,数不尽的星星就像挂在空中,忽闪忽闪,祖母慈爱地教我认北斗七星,给我讲星星的故事,她说一个人走了,天上就吹落一颗星。于是每次看到恒星隐没时,我就悲伤的想——这世上不知谁不在了,到今天突然想起这些儿时往事,祖母也不知走了多少春秋。

我记得祖母最爱讲吴刚伐桂树的故事,她对我讲“天庭有一个神仙叫吴刚,喜欢上了嫦娥,后来玉帝知道了,就惩罚他来砍月亮上的桂树,可是他每砍一次,桂树又自己愈合,所以吴刚只得一年又一年的呆在月亮上不停地砍那棵桂树”,祖母讲故事时极认真,我也常听得入了神,再看月亮时,真会看见月亮上长着一棵很大的桂树,便觉得祖母说的是真的而不是故事了。

后来上了学堂,在诗中学到“月桂”,喻指相思,便常想起祖母。小时候事事好奇,常会为月圆月缺惊讶,每次总忍不住拉来祖母用手指着月儿让她解释,祖母一脸正经告诉我说“用手指月亮婆婆是对她的不尊敬,晚上睡着的时候就会悄悄割掉我的耳朵”,心里便很惧怕,就央祖母告诉我怎样才能消除月亮婆婆的怨意,后来一个人在院坝里双手合十,一遍一遍低声祈祷“月亮婆婆对不起”。现在早已过了童稚的年纪,家也不再是当年的家,等到再想起时,恍然如梦。

在城市生活,无数的高楼冲进天空,生养星星的天河被刺破,也再没有地方能让人搬了小凳闲闲坐下仰望满天星河,就连月亮也难有人欣赏了。古诗里从“床前明月光”一直吟唱到“明月几时有”再到“海上生明月”,几千年的月色,一直热闹着的月光,在今天渐渐清冷,少了酬唱,也没了诗意。

我们总是忙碌着生活,急匆匆地前行,却从没有停下脚步看看今晚的月光。在这样的夜晚,想起朱自清那篇《荷塘月色》,月光下的荷塘在朱先生的笔下美得如画如诗,让无数后人在见着文章后时刻惦记,总是阵阵向往。离我家三五步的地方也有荷塘,八年间,我不知多少次走过她身旁,却从未驻足凝望,我也在那里摘过荷花,捡过莲蓬,采过荷叶,邻居奶奶挖藕时我站在旁边观看,却从没有在月夜时走出门细看过它,我时常想什么时候去北京,一定去看朱先生写过的荷塘,却从未想过我身边的荷塘。

就这样坐在月光中,任思绪各处奔走,也不知过了多久,再抬头望月时,一丝乌云正慢慢移近圆月,四野更显寂寥,开始觉出凉意,我站起身,轻轻融进那一豆灯光。

提示:有任何问题,请联系管理员 QQ:3434287719;爱吧情感网-感情生活-情感问题:http://www.abgyyq.cn;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