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怎能承受检验之轻

时间:2020年02月09日 19:28:59 作者:张晓峰

转眼已近而立之年了,身边的朋友都已经出双入对、成家立业了,可我却依旧形单影只。独自一个人走在肆虐的秋风中,长发被风卷着打在我不再娇嫩的脸庞上,我的心总是狠狠地疼着,为了那段随风而逝的爱情,为了那个永远铭刻在心底的男孩,为了那个荒唐的举动……

认识天完全是一个意外。

那是刚上大学的时候了,艰苦而充实的军训在女生们唏哩哗啦的眼泪中结束了,我为之奋斗了多年的大学梦算是刚刚拉开了序幕。一切都是那么亲切,一切都是那么新鲜,我一次次地拿我的乡下的那所高中来作比较,总是在被窝里偷偷地乐出声来。

然而,很快我便觉得自己和这里有那么一点不同。同学们的衣服和电视上的一样时尚,而我的永远是那么土气;同学们的话题总是那么五颜六色,而我只知道微积分和三角函数;同学们永远都是那么自信那么敢想敢说,而我总是还没开口脸就红了……于是,我开始表现得不再谦虚,开始自信张扬起来,但是刻意的表象背后是我更加自卑的心,因为我发现不管自己如何努力,那丝可怜的自信都像是一张纸面具,自认为优秀的自己原来是这么无力的一个小丑。

那是十月的一天,下午只有一节《思修》课,在202阶梯教室。东北的冬天来得异常早,刚进十月已经是雪花飞舞了,我冒雪去幸福市场旁边的农行去取生活费,紧赶慢赶,再有一分钟就上课了。当我气喘吁吁地跑进教室的时候,偌大的阶梯教室已经坐满了人,我的脸刷地一下红了,似乎几个班数百双眼睛都在盯着我看,我告诉自己要镇定,我挺胸抬头快步往后排走去。也许是鞋底沾上了雪,也许是我太紧张了,总之,没有任何征兆地我就那么摔倒在地,整个教室“哗”地一声,我清楚地听到了,这次是真的。泪水在眼睛里打着转,如果地上有个缝我真想钻进去,可是没有。但是却有充满爱心的手,一双白净的手向我伸来,我赶忙抓住,站了起来。我心里无比地感激这个男生,可我都没有勇气去看他一眼。

下课铃响了,我爬在桌上,听着同学们都已经走得差不多了,才抬起头来。却看到那个男生站在我面前,似乎等我好久的样子“你的香包掉了”他手里拿着的正是我随身携带的香包。

“谢谢你!刚才,多亏了你!”我的声音小到自己都快听不到了。

“没关系,我叫陈浩天,广告二班的。”他向我伸出手来,一只很秀气的手,手指细而长,很艺术的。

“我叫李盼,中文一班。”相形之下,我的手却显得短而粗。

“你还不走么,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再见!”

看着他高大的背影,我的心里稍稍有点失落。

同在文学院,经常一起上公共课,便总能碰到他。偶尔他会帮我占个座,看我进教室,便招手叫我过去坐他旁边。

偶尔我也会帮他占个座位,只是却不去招他,有时候他也会自己过来坐我旁边,每当这个时候我总是觉得很幸福,虽然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

一年的时间在上课下课的铃声中很快便过去了,大二了。刚进大学校门时的那份憧憬与梦想早已在懒惰和世俗面前显得渺小不堪。我终于体会到钱钟书先生《围城》的高深与哲理,才明白高傲的我们原来都是一些井底之蛙。

我本也就是一只井底之蛙。周围的同学大多谈起了恋爱,看着他们每天沉浸在爱情的悲欢离合中,我也突然意识到,我也是一个柔软的女孩,我也需要一个男孩子坚实的肩膀。

然而,灰姑娘怎么可能遇到白马王子,我每天依旧来往于教室、食堂、宿舍的三点一线,偶尔会遇到天,双方都淡然一笑然后走开。偶尔他也会笑着说请我吃饭啊,我却红着脸断然拒绝,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拒绝,那是身体内部发出的声音。他依旧会帮我占座,也许只是为了抄我的笔记。

七夕节说到就到了,据老人们说,在这一天晚上躲在葡萄架下面就可以听到牛郎织女的情话,源于此吧,这几年便成了中国的第二个情人节。这本来是一个浓情蜜意的日子,可是在成双入对的男男女女中间,我却越发觉得自己的孤寂和凄凉。

本来是每天都要去上自习的,可是想来今天自习室也早已被月老预定了吧,我这个电灯泡还是知趣点好了。天渐渐暗了下来,宿舍里还是只有我一个人,这些幸福的人啊!刚要打开台灯学习,耳边隐隐约约有人叫我的名字。

“李盼……”好像是天的声音,怎么可能呢?是我的幻觉吧!

“李盼……往楼下看……”确实是天,声音是从楼下传来的。

我满心狐疑,来到阳台上,打开窗户,外边的一幕却让我的心有点悸动,是真的吗?我揉揉眼睛,再看,是真的!

天胸前捧着一大束玫瑰,站在跳动着火苗的蜡烛组成的图案前边,图案是我的名字,前面加了个LOVE。

天就那么大声喊着,“盼盼,我喜欢你”我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我不知道该怎么接受这份我早已奢求过千万次的爱情“如果你不嫌弃我,那你就接受我的玫瑰,我会给你一个奇迹!”到底是天了解我,我扑哧笑了出来。

我很幸福地下楼,站在天面前,天微笑着看我,他的笑永远是那么干净“闭上眼睛,转身!”天推着我转过身,他的手碰在我的身体上,突然一阵战栗“睁开眼睛吧!”

我想我这辈子都忘不了那个情景,就在我们的宿舍楼上,宿舍的灯光,组成了一个大大的心的形状,我的眼泪再一次幸福地溢了出来。

“喜欢吗?”天淡淡的声音在我耳边说。

我不敢说话,我怕自己一开口,眼泪会遮挡我的眼睛,我狠狠地点点头。然后,耳边响起震天的掌声……

就这样,天成了我的男朋友。

我们照旧一起上课一起吃饭,只是中间多了点名为爱情的甜蜜。他总是那么干净地笑着看我,说你真好看、真可爱;我总是幸福地笑着。我幸福地蜷缩在天无微不至的关怀中,看着身边分分合合的红男绿女,我觉得我们的爱情会像磐石般坚固而永恒。四年的大学生活转瞬即逝。

带着对校园的留恋和怅然,怀着对未来的憧憬,我们留在了同一个城市,开始为自己的前途更是为我为我们的小家打拼。

没有任何准备,我们就这样一脚踏入了社会。走进去,才知道自己的无力,我们就像两只刚出生的雏鸟,被纷繁复杂的社会晃得眼花缭乱,被市场经济的浪头打得气喘吁吁。

每天来往于单位与出租屋,工作的压力和生活的艰辛,我和天都精疲力竭了,再也没有了往日的浪漫和甜蜜。已经不记得天有多久没看着我说你真好看,不记得有多久没有牵着我的手走在人潮涌动的街头,不记得曾经的他有多么疼我爱我了。

偶尔会冲天发脾气,偶尔会质问他,你是不是不爱我了。天疲惫地笑着说,我怎么可能不爱你,我只是太累了!我知道他说的是真的,可是我依然无法释怀。

生活似乎总是在捉弄人,不曾想过,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说的一句无关紧要的话却毁了我的一生,毁了我一生的爱!

那天,午休时间,一个女同事忽然满腹愤恨地说,天下的男人没一个好的,追求你的时候那叫一个甜蜜,可是追到手了却都是不当回事,看到别的女人简直像猫儿见了肉一样。哎,要是你们老公哪天总也不理你总也不陪你,总是说累啊忙啊什么的,你就该小心了。这年头爱情也有保质期,一定要经常检查!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听完她的话,我的头嗡地一声。天,不会是嫌弃我了吧!

一整天,我的脑袋都像乱麻似的理不出个头绪,是怕,是恨,是怨?我不知道。天问我是不是不舒服,我摇摇头,蒙头大睡。天没有再多问便去忙他的事情了,想到中午同事的话,我的心突然就凉了下来。

我开始怀疑天是不是厌倦我了,他总是早出晚归,似乎要逃离我似的;总是对我爱理不理,我和他说话他总是心不在焉;我身体不舒服,他最多是帮我买点药,问几声,便再也不管了……我的情绪越来越低落了,难道天真的不再爱我了吗?难道,男人真的都是喜新厌旧吗?

于是,我决定检验一下天对我的感情。我从来都是个要强的女生,我从来不会逆来顺受,这次也不会。

我找到最要好的朋友梅,我知道这种事情,只有最好的朋友才会帮忙,而且更重要的是,天不认识梅,而梅的漂亮是毋庸置疑的,这些条件都决定了,此事非梅莫属。

本来是做好了要被梅骂的准备,没想到她听完以后反而异常兴奋“盼盼,我最近也总觉得我男朋友对我三心二意的,正想试探试探他呢,还是你聪明。咱俩互相帮助。”梅答应得如此爽快,反而让我怀疑这样做的正确性,但是话已经说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我和梅开始商量检验计划具体实施方法。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我和梅只要两个人就唱起了一台难以落幕的大戏……

在我和梅的策划下,我和天,梅和她男朋友,按计划搬进了同一个房间。两室一厅,两家各占一间,客厅、厨房、卫生间公用。我和梅装作互不相识,而两位男士则原本就不认识,我和梅装作陌生人一样略显拘束地互相打着招呼,似乎这一切都是正常生活里的正常情形。看着天忙碌的身影,我隐隐有点不忍心了,这是我第一次欺骗他,而且欺骗得如此彻底,然而事已至此,怎能半途而废?

接下来的日子,在我和梅的导演下,两家人彼此熟悉了起来,一起度假、一起出游、一起看电视吃饭。特别是梅与天的关系,在我和梅的刻意安排下,更是一日千里,如果不是梅每天向我交待她对天的检验过程和结果,我倒是真要怀疑他们之间有什么秘密了。然而,我们却都忽视了另外一个人的感受,梅的男友。

原本,梅是要我帮她检验一下她男友对她的感情的,我虽然一口答应,但面对这个有着古铜色皮肤而少言寡语的男孩,我终究没有办法让自己心安理得地去引诱他犯罪,梅在嘟哝了几句后也就不了了之了,至少她知道了她的男友并没有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

也许在我做出那个荒唐决定的一刻已经注定了当事的四个人的悲剧结果,只是,结果来得太过惨烈了,让我这一生都无法原谅自己。

那是一个深秋的傍晚,秋风肆虐,长发被风卷着打在我娇柔的脸庞上,生疼生疼。我拖着身心疲惫的身体,回到我和天还有梅共同生活的屋子。

几辆警车在楼下打着警报,有几个好事者顶着刺脸的秋风在看热闹,我想也许是又抓到小偷了吧!生活的艰辛已经消磨了我原本爱憎分明的激情,那是年轻人的事。

上楼,我向屋子走去,却看到房门大敞着,屋里挤满了警察;再然后,我挤进人群,我看到了鲜血,看到了躺在血泊中的天还有梅;我看到,梅的男朋友被几个警察按在墙角;我看到,他歇斯底里地疯狂大叫,但是为什么没有声音……

在那个秋风肆虐的日子,我失去了这辈子最爱我最疼我的人。我总是在梦里泪流满面,我总是看到天捧着一大束玫瑰花,笑得那么干净,说“盼盼,我喜欢你……”,长发打在我不再娇嫩的脸上,狠狠地疼着。

提示:有任何问题,请联系管理员 QQ:3434287719;爱吧情感网-感情生活-情感问题:http://www.abgyyq.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