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小狗和帅哥猪猪的幸福对决

时间:2020年02月13日 22:33:44 作者:谢晓燕

史诺比与麦豆于N月前的某个黄昏在一风景宜人有个水波涟漪的湖的夏日公园首次相遇了,彼时鲜红的液体正随着女主人公的移动发生着空间变化。

男主人公麦豆则双手插兜斜靠在一棵遥遥欲倒的小树下装酷以吸引MM的眼球,乱瞟的眼睛在看到一个纤细的身影从旁边小道上迎面而来时开始中规中距的把目光定在一个地方,盯着不放。近了,近了,擦肩,惊叹,哇塞,梨花带泪的美女也。遂眼珠似卡住了似的在美女身上赖着不走。然后记忆中挥之不去的插曲出现了,或许是美女的眼泪遮住了她的视线,又或许是路中央那块西瓜皮与地面的摩擦力太小,导致伊人踩中后迅速扑向很有硬度的水泥地面,差点被毁容,麦豆心快跳出来了,忍不住要冲上前英雄救美,还好,她的小手避免了不好后果的事件发生,没与大地KISS。可是,一大片折射出刺眼光线的小小物体触动了麦豆。玻璃啊,这下她可惨了。

史诺比望着玻璃深陷流血不止的手发了一会儿呆,蓦的站起来往前跑,又突然顿住,转过身死死盯着地上发着淫威害人不浅的犯罪分子,走过去一点一点将它们拾起来扔到不远处的小熊垃圾桶里,全部归位后她还是没勇气把手里变成红色的玻璃碎片拔出来,坐在花圃上埋着头任越发汹涌的洪水倾泻而出,哭声形成波浪纹传出老远,衣袖瞬间湿得可以拧出水来。

刚发泄不到5分钟,身子一下子变轻了,不是把,流泪可以减肥?

微风拂面,眼内水波流连,史诺比眨眨她水汽氤氲的大眼睛,就看到了悬在她上空的好看的脸,疑惑刹那盖过失恋的痛苦。哪冒出来的帅男?

此人麦豆是也,因不忍看着一个美女哭的如此凄惨,爱心咋起,再加上恶心的红色血液从白白的小手直往外窜弄脏公共道路令人很是不爽,于是跑过去把她打横抱起飞奔医院。他叹,真轻那。

他吼,不许叫我猪猪,恶心。

她凶,不许叫我狗儿小,难听。

史诺比是个恋猪狂,收集了很多诸如猪型公仔,猪型陶瓷,猪型坠饰……关于猪的漫画,卡通贴纸数不胜数,当初《猪之歌》盛行的时候立刻歌不离喉,到处展示她清丽的嗓音,那么的招摇过事。小猪罗志祥当然逃不了,网名必定有个猪字,这份执着痴狂还真让人佩服,她上辈子是不是猪?孟婆汤少喝了,猪性没忘全,要不怎么这般的……

可惜她想成为一只名副其实的猪总实现不了,怎么都长不胖,瘦不拉肌的。她为了增肥还特地制定了吃饱了睡,睡饱了吃的计划,食物专挑热量大的来吃,可一点效果都没有,不如人意。却成功把她改造成一只懒猪,也就这点令她欣慰,好歹是只猪。

当她知道那帅男叫麦豆时她两眼像捡到MONEY大放异彩,麦豆,麦兜,他父母还真有眼光,套用了漫画里那只叫麦兜的小猪名字。

猪猪,猪猪,她雷打不动这样叫他,不管他朝她吼得多大声:不许叫我猪猪,恶心死了!

她不理,她说我就是不听话的猪。

她很失败的,没人承认过她是猪,要不就叫懒狗。

原来外表是不可信的,十足魔女一个。

麦豆自从小时侯看见一只导盲犬领着盲人过马路之后深深爱上了狗这种生物,当然这是由于小孩子单纯的思想造成的,那种爱因习惯而经久不衰,所以他的房子里总养着几个最忠于他的朋友。

溜狗是他每天头等大事。

小风在草尖上舞动,摇曳生姿,浓密的草丛大簇大簇的鲜绿与天边漂游的晚霞是那么和谐,如此富有诗意的风景总会由几只或绒或卷的长毛短毛的出现变得生动起来,抢眼的白或黑或黄在草地里窜上窜下扑腾,经常在某个角落出奇不意扑向麦豆,在他衣服上印几个梅花印,涂得他满脸口水,偷袭成功后以速雷不及掩耳之势逃走去折磨可怜的小草们。

为了不被狗们吃豆腐,他一直不敢坐下,腿发麻了只好靠在树下寻美女。

当史诺比受伤后不顾伤势清除威胁物的那份善良让连看见导盲犬工作都会被震撼的麦豆狠狠震颤了一下,嘴在颤动的空挡中挤吃一句:这世道善良又PP的MM不多了埃这句话潜藏的意思其实是如此之MM跟导盲犬那种品牌一样稀有了,而麦豆又偏好稀有生物,说的再明了一点就是麦豆会像热爱导盲犬一般热爱史诺比,麦豆脑筋那么大条,当然没想过还有潜台词一说,不过最大的原因是因为那是后话了。

史诺比坐在花圃边上任血水被霞光披上一层金色纱衣争先恐后投靠大地怀抱时,麦豆终于把一荡一荡的脑浆整理复原,视线始终没能乖乖移走,他越瞧越觉得那位哭声震天埋着现在肯定很丑的脸的美女咋看咋都比他家阿呆个头校意识到这点,麦豆没由来的心疼了,脑子发热跑过去抱着她的纤腰往养着不是兽医的医院狂奔。

原本沿着重心方向流淌的液体斜飘飞舞,很美。

阿呆是条狗。

史诺比说出她名字时麦豆登时乐翻了,不过表现得极为含蓄,面无波澜,哪像史诺比在听到自己名字后那么的,扼,狂喜,如同财奴在看到哗啦啦的钞票时无神的眼睛瞬间闪出耀眼的强光那样,没发挡。

记得上次生日有个女孩送了一只叫史努比的公仔狗给麦豆,可惜那狗不是母的,虽然是男生但是他欣然接受了,再说生日礼物哪有拒绝之理?更何况麦豆是在动画片中的史努比的熏陶下长大的。很自然的,史诺比在强制不了的狗儿小的喊声里郁闷。

不许叫我狗儿小,难听!愤怒型。

你再叫,再叫我扁你!威胁型。

我砍了你,别跑!发狂型。

你怎能给一个美眉取如此变态的绰号?你那不是毁人清誉么?不是个好孩子啊,你嘴那么贱不是你的错,但你出来埋汰人就是你的不对了……苦口婆心型。

大哥,求你发发慈悲快点去神经病院治疗把,不要在这里毁人听觉,让可怜的俺们清静清静把。哀求型。

没用啊,麦豆只觉叫的顺口,而且这个绰号多配她啊,不叫可惜了。经过大力宣传,此名已广为人知,无数个不同声色的版本出现了,史诺比彻底绝望,但她决不服输,也更卖力为麦豆宣传造势,效果不错,校内校外的人都知道有猪猪一男,知名度比狗儿小大多了,呼啦一下窜出老高。看来,帅哥就有这优势,男男因有了劲敌相互奔走,女女因有白马而口不停歇,想不出名都难。

马力越开越大,就看谁的后备资源先匮乏了,低姿态高拥护归投对方。

可是,猪比狗强壮,狗比猪敏捷,要分出胜负,难罗。

这一局谁都没赢,并且损失惨重

种种迹象表明,史诺比很有企化天分,宣传大获成功,她针对帅哥的FANS的普通心理,稍微煽动一下,浪潮就呼啸而来,一片猪猪声中麦豆脸都绿了,身体痛苦的抖啊抖,就算筛糠也没那么夸张。他咬牙切齿双眼冒火,抛弃帅哥形象追着史诺比满园跑,竟然还拿出不知从哪弄来的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极具代表性的解放鞋当飞镖瞄着前面跑得飞快单薄得跟纸片的小人仍去,但是没中,是技术太烂还是有意为之,我们不得而知。

男人忽略女人的头脑那是绝对错误滴,是不自爱的表现,女人忽略女人的特点更是自残的结果。如果说麦豆在女人口水中痛苦挣扎极大满足了史诺比的报复心理,那么,史诺比反过来被妒火烧让麦豆幸灾乐祸,两人都陷入困境。但麦豆的情况还好,起码每天有免费的零食送上门,史诺比可惨了,比蚂蚁还多的女人的妒火熊熊燃烧,虽说烧不死,但至少少层皮。

搞什么嘛,连他的敌人都妒忌,花痴得北都找不到了,丢我们女的脸。史诺比打了个寒颤,搓着灼辣的皮肤边嘀咕边翻着白眼大步流星逃窜。

那么多蛰人的蜜蜂向史诺比轮番轰炸,她想自己脆弱的心灵快承受不了了,为了免受被口水淹死,被烈火烫死的厄运,她很积极的跑去外地写生,顺便给麦豆点颜色看看。

天蓝得多无辜啊,晚霞美得让人不敢呼吸,太阳哥哥扯着云儿妹妹的手不舍得离去,风温柔得让人想睡。草香盈盈,调皮的狗追逐打闹的身影忽隐忽现,多么美好的画面,真不忍心打破,但为了不让一个蹲点太久的淑女有晕倒的危险,并且草丛中不知名的小虫萦绕身侧已是一大败笔,不忍也要为了。史诺比在赶走第100只对她青睐有加的小虫后忍不住要行动了,她踮着脚尖向一只较娇小容易得手的白色软毛狗逼近,眼睛不忘观察周围的动静,她瞄了一眼四周,见没人注意她便迅速抱起狗马上逃离抢劫现常其间因只顾着拨开不停舔自己脸的狗头而没时间看脚下的路,拌了石头作了个不是很优雅的狗吃屎的动作,粘了口水的脸上泥泞一片,来不及擦拭跌跌撞撞逃远了。

难道我的肉那么香么?这是后来一直困扰她的问题。

麦豆怎么看怎么觉得史诺比是P颠P颠跑走的,他一来溜狗就发现史诺比蹲在草丛后面盯着他的狗鬼鬼祟祟的,他只是装做没看见,目光假装放在湖上,心里偷笑,嘴角上扬的弧度刚刚好,迷了一大帮身边有男友的女生,他没看到那些男生冒火的眼神,全部注意力都在那个蹲着跟阿呆的姿势有一拼的人身上。史诺比摔下去的时候他快直不起腰来,这小妮子还真有让人笑暴的本事。

虽然狗吃屎的样子比她的要好看的多,但她有必要偷我的狗吗?他想不通。

其实史诺比是想把狗神不知鬼不觉带去写生的,这样麦豆肯定会着急,满世界疯找,等她回来就会看见一个胡子拉碴到处问别人“你看见我的小白没”的疯子,哦呵呵。可惜出师不利,磨破了膝盖,自己又没有一点医理知识,后来流脓了。更是给自己带了个拖油瓶,即使狗很可爱很好玩,省了坐车的寂寞。可照顾她的吃喝拉撒是极其累人的,况且她本人都经常吃不好,死了多少个细胞啊,想想就心疼。幸好她只喜欢猪却不养,要不然可有得受了。

史诺比觉得这次犯了严重的错误,没有缜密的思考,以至没判断出正确的前进方向,这是现在一切痛苦的根源,她不能原谅自己。

这天太阳媚好媚好的,史诺比背上画夹抱着口水多的流成河又爱舔人的小白跛着脚向山顶进军,以便画到美丽寥阔的中国山水,半途中见一农舍,农舍里有一猪圈,史诺比一下兴奋无比,把狗仍进猪圈里好让猪狗同乐(猪见一天外来客差点吓破了胆,哼哼着跑到猪屎堆里睁着惊恐的眼睛),她坐在树墩上准备画两个两个不同道的动物一起嬉戏的有趣画面,突然背后有一阵风掠过她身边进了猪拦,“啪嗒”,踩中很有水分的猪屎的声音。定睛一看,原来是躲在队伍中也来写生顺便监视史诺比的麦豆。

“你跟踪我?!”史诺比气愤的指着这个不速之客,暗想他是不是从学校坐火箭来的,怎么之前没见到。

“谁跟踪你啊,你这脏小孩,你干吗把我的狗扔进猪圈里?”他看了看恶心的鞋子,额头黑线丛生,亦是气愤。

“你坏了我好事还好意思问?”她刚才走路的姿势真的很难看,麦豆看不惯。

“算了,我们打平了好不?”麦豆抱出小狗,看它被养得白白胖胖的份上。

“哪能算?除非你背我下山,我的膝盖破了。你放心,我不介意你那很有味道的脚的。”史诺比捂着肚子开始笑得花枝乱颤的。

“……”狗小白跟在两个人两只脚走路的后面想,勉强平了把。

他帅一点也就罢了,但他怎么能画得比我好?

若是忽略一些老鼠屎事件,接下来的几天史诺比过得相当愉快的,觉得总算没白来。成功的把麦豆拐来当自己的挑夫让史诺比虚荣心大涨,认为自己做了件很伟大的事,没让娇嫩的花朵受到摧残,为祖国的园艺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当然,她不是小人,她说了,麦豆是最大的功臣。

不能称之为手段,史诺比只是以膝盖受伤为由让麦豆帮提一下装有零食等杂物的书包。或者是在自己走累的时后背自己一程,仅次而已。再说写生是哪漂亮哪有韵味就往哪跑的,史诺比认为自己的三寸金莲承受不了长途跋涉的煎熬的。

而很反常的,麦豆竟然甘心不辞劳苦无偿做苦力,可能是怜香惜玉了,谁知道呢?史诺比还以为他转性了,见他嘴还是那么贱,她就知道她的担心多余了。而且常常斗不过他,气得朝他肩膀猛砸。

于是,村野山涧流水亭台,一帅男背着一美女在自然美景中行走,一只活泼的小白狗围在他们身边忽前忽后跳跃,不时嗅嗅小花追追小蝶,如果捂住耳朵隔去那衰男的惨叫声,是个多么温馨美好的风景。旁人看了心生羡慕,有人画了他们,据说后来还得了某个不大不小的奖。

史诺比是很有企图的,她看到麦豆的画很是嫉妒,怎么能画得比我好?她一点都不恶毒,仅是把他引诱到上次那个农舍,称他不注意抱起很好欺负的狗又给扔进猪圈。公狗小白从母猪身上滚下地,洁白的身子立即被玷污了,黑一块黄一块的。

“狗儿小!你自己脏就算了,干吗还脏了我的小白?!”麦豆瞪着这个已支好画架拽着他的胳膊不让他再次把小白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的小人感觉无力。

“你画它们画得若是比我好我以后就不再欺负小白并且任你处置。”史诺比拍着胸脯保证,然后像个谄媚的小女人用无害的笑容眨巴眨巴水灵的眼睛拉他坐下,恭敬的递给他画笔,难以拒绝……

史诺比吐吐舌头,成功!

唉……唉……怎么可以画得捏么好好咧?在天使的怀抱里嬉戏的雪白的跳舞的小狗,咯咯笑的粉粉的小猪,温馨美好。史诺比拿着麦豆的杰作自形惭愧。

虽有不甘,但不得不服,他画得确实比自己好。

史诺比看向旁边认真画远处夕阳高塔的人的侧脸,利索的线条直插发髻,长长弯翘的睫毛镀上了一层金光,上下刷拂着史诺比的心。她看得有些呆了。

“你是不是喜欢我拉,用那么暧昧的眼神看我。”麦豆突然转过头来揶揄道。笑得跟捡到宝一样。

“……”欠扁。

在爱情面前,他说:输赢又怎样呢?

乐极真的会生悲,玩得忘乎所以无暇顾及后果,致使画了几幅画回到学校后所有人都认为他两正在热恋中,一见面就说:小样儿,幸福把?赚翻了哇,得到个风云帅男。

史诺比可苦了,无论她怎么解释,别人一人一句都能让她在口水的海洋中遨游,百口莫辩。经常弄得自己口干舌燥,嘴巴打结,她想舌头上的肌肉都锻炼出来了几块,而让人气愤的事,在自己累死累活为两人清白奔波打仗的时候,麦豆连个人影都不见,一声不吭消失了。比在烈日烘烤下的水分蒸发还要消无声息。

耳边没有了老远就传来的高亢激昂的叫喊,难听的称呼还在,可是猪猪却无处搁放,爽朗的笑声和坏坏的笑容也不见了,没有人来跟自己拌嘴,史诺比觉得丢了什么,空落落的。生活有些参差不齐,无趣极了。

一段时间后大家的口水由赚翻了改为喷向“你的猪猪呢?怎么没见他?是不是……”多么郁闷,她现在连辩解的力气都没有了,任他们越想越黑。

无边落木萧萧下,悲哀透顶。

两个星期后,男主人公麦豆再次闪亮登场,轰动一时,消息传来,说麦豆去当交换生了,并带回了一超赞的美女,帮她提书不说还一个劲傻笑。

很快的,校园里开始盛传某女狗儿小被抛弃一说,至于原因,舆论导向迅速出现好几个版本,尽不堪入耳。在此不作细说,免得有人吐血。

史诺比愤怒了,感觉自己像个傻子一样被愚弄了,气冲冲跑去要痛扁那个总是上校园娱乐头条把自己拖下水将人坑惨了的恶男。

石径小道上,香樟树下。三个新闻人物终于相遇了,史诺比看了一眼传说中超赞的美女一眼,咬着下唇转身就走,细碎的小花在转身的瞬间突然飘渺起来,无限的忧伤。落下泪来,很般配呢。

麦豆这人也傻,只顾呆呆的看着这个突然出现又突然逃走的落寞身影消失。单薄得令人心疼的身影想念了多久,却忘了将她追回。

舍友擅自做主替史诺比报名参加了校园十大歌手比赛,她不喜欢看别人哀求担心又失望的脸,逼不得已上阵。耀眼的镁光灯照得眼睛生疼,台下黑压压一片,如同小时侯的那片麦田,女人义无返顾离家出走,她说:我是爱你的,但他太过专横,我不得不离开,请原谅妈妈,你要快乐的长大。

“爱我别走,如果你说你不爱我,不要听见你真的说出口,再给我一点温柔……”她唱,心狠狠的痛了。她一直很努力让自己快乐了,她真的想快乐的。

一切伪装在此刻土崩瓦解,又是一败涂地,她赌不赢母亲回来,这次她照样还是输了她的爱情。

麦豆的心被史诺比哭泣的眼睛楸紧了,清亮的声线将歌唱的这般忧伤,该是洋溢着快乐的埃小脸在散下来的长发后面虚幻起来,试图隐藏那被禁锢很久的泪水。

麦豆追上走在满是落叶的青石小道的史诺比。“我这次回来没时间找你,作为赔罪我送你一件礼物你一定要收下。”

“哦。”她没心情知道是什么,有一下没一下踢着脚下的枯叶。

“一只猪,一只大大的猪你要不要?”

“在哪?”她抬起头。

“我不是罗?”麦豆张开手臂要拥抱史诺比。

“你那位天仙美女呢?”

“哈哈,她是实习老师啊,你吃醋了?!”麦豆睁大他那本来就大的眼睛仔细看史诺比的表情,可是她怎么一点都不高兴埃

“我不要你,你害我受了多少口水的洗礼?我还想活。”史诺比怀疑自己现在是不是得到幸福了,很不真切。心里是喜悦的,终于不再被抛弃。

“由不得你,上次你说过我画得比你好,你要任我处置的哦,现在我要你亲我。”真欠扁也,史诺比有种想揉碎他的傻笑,虽然很好看。

“……靠,我还以为这次我赢了呢。”

麦豆一把搂住史诺比,在她的小白脸上脆生生的吧唧了一口,贼笑:反正你是我的了,输赢又怎样呢?

只要你爱我,输赢又怎样呢。史诺比抱着麦豆的腰眨去温热的液体,笑了。

幸福翩然而至……

提示:有任何问题,请联系管理员 QQ:3434287719;爱吧情感网-感情生活-情感问题:http://www.abgyyq.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