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恋开花结果,却经受不起现实的风风雨雨

时间:2020年02月28日 00:28:35 作者:李丹阳

女孩阿平,来自湘西山区,父母是地地道道的农民,斗大的字识不了几个,整日面朝黄土背朝天,在自家的那几亩贫瘠的梯田里劳作,没有什么大的目标,也没有什么大的理想,只为解决全家六口人的温饱。

阿平是家中老二,上有一个姐姐,下有一个妹妹、一个弟弟。阿平初中毕业后,家里再无力负担她继续求学的费用了。曾经美好的梦想,顷刻间化为乌有,阿平苦闷、彷徨、犹豫,她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哪里,不知道将来的人生会怎样,她不甘心象父辈那样一辈子呆在那个山旮旯里,永远没有出头的希望。

心比天高的阿平,决定靠自己改变命运。

那年秋后,阿平背着简单的行囊,踏上了南下的列车。

几经周折,阿平在东莞一家电子厂谋得一份差事。电子厂的工作是流水作业,只要完成自己的本分就可以了。

花季女孩,心中充满了幻想。阿平当然也不例外,工作之余,她会躲在自己那简陋的出租房里,看看杂志。阿平最喜欢看的是《知音》、《打工》等刊物,常常,她会随着书本上主人公的命运而忽喜忽悲,也常常将自己幻化成美丽的公主,在森林里遇见英俊潇洒的王子……

同一工厂打工的老乡小张,比阿平年长两岁,人不算高大英俊,但是却为人沉稳,乐于助人,在车间里深得人心。厂里几个小姑娘都倾心于小张,但小张却偏偏钟情于阿平。不是因为阿平漂亮,而是阿平那不善言辞、略带忧郁的性格,使得作为男子汉的小张有一种想保护她的强烈欲望。

小张对阿平流露出来的爱意,阿平不是不知道。只是,她不想将自己交给同是打工一族的小张,她有更高的梦想,她要改变自己的命运。

阿平的不理不睬,并没有打消小张追求她的想法。相反,小张处处对阿平给予无微不至的照顾和帮助。车间里别的女孩甚至嫉妒得眼红,嫉妒阿平有这么好的追求者,却不知道珍惜;伤感自己对小张的满腔热情,却换不来一点点温存和怜惜。

小张喜欢上网,为了改变阿平那阴郁、愁苦的心态,小张把阿平带到网吧里,教她学习上网,网上有太多的东西,可以学习知识,可以玩玩游戏,可以在QQ上聊天……小张认为,也许这样,阿平会变得开朗起来。

小张的想法确实不错。

自从教阿平会上网以后,阿平对他的态度明显好转,人也渐渐变了,偶尔,还会听到悠扬的歌声从阿平的口中飘出来。

看到阿平整个人在变,小张心里那股高兴劲儿就甭提了。他仿佛看到,曙光在前,胜利在望了。

阿平变了,确实变了。

以前,下班后,她会到宿舍去看书,但是,现在,只要有时间她会往网吧跑,一开始,还是小张和她一起去,时间久了,阿平再不要小张陪伴了,她常常一个人独来独往。

阿平在网上认识了远在江苏的李军,通过聊天,她知道李军在某建筑公司任技术顾问,收入不菲,而且还有一个条件不错的家庭。透过视频,阿平看见了李军:高高的、瘦瘦的、戴一副金边眼镜,俨然一派知识分子形象。那一刻,阿平的心弦似乎被谁拨动了,仿佛有声音从久远的地方传来:这就是你苦苦寻找、一心追求的男人。

与此同时,阿平也给李军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虽然不算太漂亮,但她那双似乎会说话的大眼睛,还有那略带一丝忧郁的眼神,深深刺激着李军内心深处敏感的神经。

时间从指尖悄悄溜走了,他们浑然不觉,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

李军的见多识广、诙谐幽默,深深打动了阿平的芳心。阿平的多愁善感也激起了李军的一片怜爱之心。他们谈彼此的家庭,谈工作的压力,谈生活的烦恼,谈对未来的向往,对理想的追求……

一次又一次的网上聊天,拉近了他们心灵的距离。虽然一个在广东,一个在江苏,但是他们全然不觉得遥远。视频前,他们面对面,诉说着彼此的思念和牵挂;网络下,他们将相思的种子播撒在对方的心田。

他们相爱了,爱得如火如荼,爱得不顾一切。

他们开始谈论属于他们的未来,开始谈见面的事,也开始谈结婚的事情。

三个月后,阿平辞掉工作,远赴江苏,在李军的家乡,这对恋人终于见面了,他们终于从虚幻的网络走入到现实中来了。

阿平的父母知道这件事后,极力反对,一方面,李军距离他们家太遥远了,他们甚至没有听说过那个地方;另一方面,女儿对李军还不是完全了解,三个月的网上交往太短暂了。

而李军的父母,虽然没有明确反对,但也不是太赞成。毕竟,这是儿子的终身大事,做父母的不好过多干涉,只要他们两人能相敬如宾、平安幸福就足够了。

沐浴在爱河中的阿平和李军,此时完全被见面后的幸福感包围着,全然不理会旁人的想法。真可谓“情人眼里出西施”,在他们眼里,对方才是自己真正要寻找的人,是值得自己托付终身的人。

很快,他们在没有多少亲朋好友的祝福声中,携手走进了婚姻的大门。

走进现实、走进婚姻的两个人,尽情的享受着属于他们的快乐时光。月华如水的夜晚,他们相互依偎着在公园里散步;朝霞初露的早晨,他们手挽着手在林荫道上徜徉。他们象热恋中的情人,品尝着这份迟来的幸福和甜蜜,全然没有想到生活的烦恼和艰辛。

这样平静、浪漫的日子维持了半年之久,渐渐的,初次见面的新鲜感不再,新婚的甜蜜不再,彼此的依恋不再。生活习俗、脾气、兴趣爱好等等,都有太大太大的差别,原来没有表现的坏的一面,现在全部显露出来了。这对他们而言,似乎还没有接受对方缺点的心理准备,没有包容的婚姻,有了不和谐的音符。

李军所在的建筑公司,没有固定的工作地点,哪里有任务,就奔赴哪里。

不久,阿平发现自己怀孕了,而李军却不在身边,阿平一个人身处异乡,非常想念自己的父母,想念家乡的山山水水。每每这时,泪水便会盈满眼眶,委屈便会填满心田。天长日久,阿平的脾气越来越暴躁,后悔和怀疑常常搅得她不得安宁。

李军面对现实中的阿平,感觉跟网络上的判若两人,当初的阿平善解人意、温柔贤惠;如今的阿平犹如一个怨妇,整日唠叨不休,没有一点贤淑之举。不满的情绪在心中滋长,他开始怀疑自己当初冲动的选择,到底是对还是错?

而阿平也有同样的感觉,她不知道曾经风趣幽默的李军,如今到了哪里?怎么现在再也不见他的那么多迷人的优点?李军为了工作也很少回家,这对她而言,无疑是一种精神上的折磨。

阿平腆着大肚子,常常一个人泪流到天亮。

九个月后,阿平产下一对双胞胎儿子。李军初为人父,激动和自豪自不待言,整整两个月,李军在家细心照料老婆和孩子。

由于儿子的降生,原本有隔阂的家庭再次充满欢声笑语,所有的不快和怨言也随之烟消云散。

两个月的假期满了,李军必须回到工作岗位上去,阿平依依不舍送别丈夫,不争气的泪水再次溢满眼眶。李军也是一步一回头,久久不忍离去。

李军的工作比较忙,不能按时回家看望老婆和孩子,阿平的不满情绪日趋明显,每次李军回来,都少不了要忍受阿平的唠叨,这使得李军越来越怕回家。他似乎感觉不到家的温暖。

李军回家的次数明显减少了,阿平想不通这是为什么。

在儿子满周岁以后,李军几乎不回家了,即使回来也只有一会儿工夫。他总是说工作忙,走不开。

再后来,就成月成月的不见李军的人影了。打他手机,要么关机,要么没有人接。阿平也不清楚李军具体在哪里工作,她茫然无措。

看着幼小的儿子,想着不归家的丈夫,阿平心酸、失望、后悔。李军的父母也为着儿子的不负责任而生气、怨恨。

李军失踪了,谁也找不到他。

阿平通过李军的同事,听说李军的工程在上海崇明。于是,阿平和李军的姐姐,带着年幼的孩子,辗转找到崇明,却被告知工程已经移至南通的川沙。阿平不死心,又找到川沙,却仍然不见李军的下落……

两年来,阿平已经疲惫不堪,曾经笑颜如花的面庞已是异常憔悴。而李军,也认为当初自己的选择太过幼稚,但是,不管怎么说,他们这样的爱情已经开花、结果,又怎么可能轻易的说放弃就放弃呢?

想当初,阿平不远千里,从广东一路追寻至江苏,为的是一份美好、迷人的情感,为的是能改变自己的命运,为的是自己终身的幸福。却没料到,网络的爱情犹如易碎的玻璃瓶,经不起现实生活的风风雨雨,破碎的婚姻不堪一击,而自己,又该如何面对这风雨飘摇的家庭?如何面对刚刚蹒跚学步的儿子?

提示:有任何问题,请联系管理员 QQ:3434287719;爱吧情感网-感情生活-情感问题:http://www.abgyyq.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