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重病谎言换来一份真爱

时间:2019年11月08日 09:35:54 作者:张旺

  倾诉人 晓薇 年龄23岁 职业自由职业

  晓薇长着一张小小的瓜子脸,黛眉紧皱,说话轻言细语,神情中有种林黛玉的古典美。

  关键句1

  或许在那个时候,我的心里已经有种潜意识,只有生病才能吃到雪梨,只有生病才能得到自己一直想要的东西。

  关键句2

  虽然我心底深处那样渴望有人关怀,但表面上我对谁都毫不在意。我越喜欢一个人就离他越远,不想让他知道,而是想让他主动来关心我、爱我。

  关键句3

  我越来越喜欢网络,它可以帮我掩饰一切,我想要一个男人,他不会因为我的美貌、我的家世才爱我,我只想他真心实意地对我,即使我不久于人世。

  关键句4

  一直以来,我只是在博取他的同情。我不知道这样说的后果是什么。我很怕失去他,我这么做只是希望他能多疼我一些。 

  编辑推荐:

  一份聊天记录牵出儿子生世

  亲爱的,让我再爱你一次吧

  受不了极品婆 家 我出 轨了

  

  1生病才能吃到雪梨

  我从小是跟外婆长大的,我没见过爸妈,不知道他们长什么样。邻居的小朋友常常骂我是没人要的“野孩子”,我不服气,常和他们打架。我那时并不知道凭外婆微薄的退休金养我其实很辛苦,看到其他小朋友有什么,都会争着向她要,但外婆从不理睬,就连我最喜欢吃的雪梨,外婆也很少买给我吃,我固执地认为她是不喜欢我的。

  我五岁那年,有次高烧很厉害,去医院打了退烧针,但额头依然烫得吓人。外婆急坏了抱着我一直哭,后来她告诉我说,那时我嘴里一直在说着两个字:雪梨。一开始外婆以为我在叫妈妈,但后来才听清楚,我说的是雪梨。

  外婆立刻满街去找雪梨,我当然不知道她在秋天的深夜走了多少路才买到那些雪梨的,我只记得迷糊中,干裂的嘴唇有了一丝甘甜,仿若天上的美酿,让我一辈子也不会忘怀。我贪婪地舔着,第二天我退烧了。

  病好后,外婆开玩笑地说我其实就是想吃雪梨才生的病。或许在那个时候,我的心里已经有种潜意识,只有生病才能吃到雪梨,只有生病才能得到自己一直想要的东西。此后,我开始不自觉地撒谎。

  小学三年级时,有一次我放学回家,看到一个漂亮的女人站在家门口,她看到我眼中充满泪花,紧紧地抱着我:“晓薇,妈妈想死你了。”我毫无知觉地任她抱着,我呆呆地看着这个陌生的女人。

  外婆推着我说:“快叫妈妈啊,是你妈回来了。”我看着她,没有任何悲喜,一直以来,我最亲的人是外婆,妈妈对我而言不过是书本上的两个字而已。

  2心底渴望有人关怀

  不久,外婆因病离开了我。临走时,她千叮万嘱让我跟着妈妈好好过日子。那一刻,我没有流泪,只觉得自己的心死了,一个十岁的孩子已经知道哀莫过于心死。我知道再没有人如外婆那般爱我疼我了。

  妈妈的新家真是个富丽堂皇的地方,很漂亮的小洋房。妈妈丢掉了我以前所有的衣服,给我买了许多漂亮的衣服、洋娃娃,她想一下子把这么多年的母爱全补偿给我。我没有问她为什么抛下我这么多年,她也从不知道我想要什么,只是一味地按照她的喜好来打扮我。我也不想告诉她我喜欢吃的是什么,如果一个妈妈连女儿最起码的一点喜好也不知道,她根本就不配做妈妈!

  不过我从不拒绝她给我买的东西,我觉得这是她欠我的,理所当然的。每次她想拥抱我时,我都是冷冷的,其实有时我也很想伸手拥抱她,可是不知为什么,我发现自己已经习惯掩饰情感。我木然地看着她,不知所措。我实在不能让自己爱上她。对她,我总是很漠然。

  曾经听人说,西施生病的样子很美,楚楚可人。我发现每次生病时,妈妈对我的关怀会比平常多,我喜欢看到她紧张的样子。我咳嗽的毛病一直没好,一咳起来就脸色通红,喘不过气。到好几个医院都看过,医生说其实病情并不严重,只要好好治疗,慢慢调理应该会好起来的。可是很长时间过去了,我的病一直没有起色。医生很奇怪为什么治不好,只有我心里明白,我根本不想治好。我怕病好了,妈妈就不再疼我关心我了,我想以此得到别人的注意关怀。

  3假装重病获得同情

  在很多人眼里,我是个高傲得不愿理人的女孩,其实骨子里我很渴望得到别人的关怀。我的性格孤僻,不知道如何与人相处,我在学校没有朋友。

  17岁时,我已经是个情窦初开的女孩,心底深处渴望有人来爱我。那时班里有个男生对我很好,常偷偷塞一些止咳糖浆在我的抽屉里。我捧着那些药瓶不舍得喝,其实心底我也很喜欢他,但表面上我对谁都毫不在意。我越喜欢一个人就离他越远,不想让他知道,而是想让他主动来关心我爱我。

  每次经过他身边,我就会不由自主地咳嗽。有次学校包场看电影,他正巧坐在我身边隔一个座位。电影开场不久,我莫名地开始咳嗽,越咳越厉害,咳到后面喘不过气来,他紧张极了,牵着我的手走出影院。看到外面的空气那么新鲜,我渐渐好些了,他却依然不知所措,拍着我的背,关切地问我有没有好一点。我微笑说好很多了,他说,从没有看过一个人在此时还能如此美丽。我莞尔一笑,读懂了他眼中怜惜的眼光。

  我总觉得如果一个人在知道你身染重病时还关心你爱你,对你不离不弃那才是真的爱你。我和他开始恋爱,且越来越依恋他,看不得他和其她女同学在一起。偶尔他和女孩子多说几句话,我也会觉得浑身不舒服,我会脸色发白,每次他都很担忧地在我身边嘘寒问暖。

  时间长了,他感觉到了这只是我的一种伎俩,我的病远远没有我表现出来的那么严重。他慢慢疏远我,我很受不了,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子,他说:“如果你真的是重病,我也愿意照顾你,可是我不愿意被你这样欺骗。”我答应他以后再也不这样,但每次都自食其言。那次恋爱不管我怎么不舍,最终以失败告终,我没有考上大学,更加沉默寡言。

  4在网络中伪装自己

  因为不愿面对陌生人,我没有去上班,妈妈也不在乎我那点薪水。我整天闷在家里,网络的出现给了我一个前所未有的广阔天地。在网络中,我伪装成各种性格的女子,和不同人聊天。我看过很多中外名著,诗词歌赋,我经常在一些论坛上发些帖子,表现自己的言论,有很多人看过帖子后,主动加我QQ。在网上聊天时,我常常妙语连珠,甚至有人说我幽默。在网上,我获得了无穷的乐趣,这是一个奇妙的空间。

  我沉浸在其中不能自拔,但是在那些网友对我产生兴趣,想进一步了解我的状况时,我就会告诉他们,我身染绝症,活不了多长时间。大多数人都被吓跑了,有些人随口安慰几句后也不再露面。我很失望,原来网上也不过聚着一群庸俗的人,每到深夜,我都有种深深的落寞。

  就在这时,我遇上了“逝水流年”。他也经常在论坛里逛,但话不多,我一开始并没有注意到他。有天晚上,很多人的头像都暗下去时,只有他还是彩色的。我随意和他说了几句话,却发现两人竟然有很多共同语言。

  他告诉我他在西湖边上班,我说:“那是个充满爱情的地方。”他笑着说:“哪里都可能有爱情,只要你细心去发现。”他是个细心的人,常常能感受到我的喜怒哀乐,每次下线前,他都会让我注意身体。他说再年轻的女人也要早睡早起,才会保持皮肤的弹性。看到他说话那么老成,我曾一度以为他应该是个历尽沧桑的男人,至少也是三十出头了吧。

  5 我不想再欺骗他

  有次,我的喉咙有些不舒服,又开始咳,他在线上问我话,看我半天没反应,就问我怎么了。他的语气中充满了关切。我说:“病了。“他说,”严重吗?“我犹豫了一下,说:“很多年了,一直没好。”他仔细地问我什么病,有什么症状,我一一说给他听。

  过两天在线上遇到他时,他给我发了份资料,详细地写着咳嗽的几种病因,平时饮食该注意的几个方面。哪个医院治疗效果好,成功率是多少,治疗费用是多少。我看到的时候很感动,又想再试试他,就告诉他说,这些都没用的,医生说我没几年好活的了。他很紧张,让我别瞎说。我在网络这头微笑着,我就是喜欢他这种发自内心的关怀。

  我不停地骗他,在他的关怀中得到满足。我越来越喜欢网络,它可以帮我掩饰一切,我想要一个男人,他不会因为我的美貌我的家世才爱我,我只想他真心实意地对我,即使我不久于人世。

  “逝水流年”给我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从没有一个人像他这样关心我。他从未见过我的照片,仅凭着网上的聊天,就固执地相信我是一个需要别人关心爱护的女孩,相信我是个极有才情的女孩。他一直劝我去治疗,我骗他说:“我没有钱,我的电脑是我用所有积蓄买的。”他坚定地说:“费用我来出,只要你去治疗。”我匆匆地下了线,不知道如何回答他。

  再次在网上遇到他的时候,他说他已经联系好医院,问我什么时候可以去看病。我呆住了,我没有想到他这么认真,第一次感觉自己的做法有点过火。我不知道如果我告诉他,我只是一点小毛病,没有他想象中那么严重,一直以来,我只是在博取他的同情。我不知道这样说的后果是什么。我很怕失去他,我这么做只是希望他能多疼我一些。

  我无法面对他,只好选择消失,重新注册了一个ID躲在一边看他。他发疯了似地在社区里贴帖子寻找我,他说他很爱我,他不知道我是什么原因不再出现,他很怕我病情严重,就此消失。他从未想过,我在欺骗他,我很难受,可是我不敢告诉他真相,怕他会和第一个男友一样离开我。

提示:有任何问题,请联系管理员 QQ:3434287719;爱吧情感网-感情生活-情感问题:http://www.abgyyq.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