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妻子的闺蜜,我净身出户

时间:2019年11月10日 11:02:47 作者:张旺

  倾诉人:肖南 男 30岁 中层干部

  记录人:本报记者 应子

  时 间:2009年9月24日

  地 点:本报编辑部

  尽管QQ签名上已更改为“当好家庭妇男,做好超级奶爸”,面前的肖南仍掩饰不住焦虑与疑惑。原以为那段情已遥远成天际交汇处影影绰绰的一条线,不曾想,一条短信轻易地揭开了心头的伤疤。

  喜宴上的悲伤男人

  2009年9月15日,汉口一家五星级酒店的中餐厅里,我儿子的满月酒正在这里热热闹闹地举行。妻子玉竹抱着粉雕玉琢的孩子,一桌接一桌地展示着我们的“成果”:“这是我们好不容易盼来的孩子,你瞧瞧,长得多漂亮!”平时低调、话极少的玉竹当了母亲之后,脸上洋溢着母性的光辉,对自己的孩子赞不绝口。我也很开心,陪着他们母子一桌接一桌地敬酒。

  来到同事这一桌,我的心莫名地紧张起来,想到马上要见到的那个女人,端酒杯的手都微微有些颤抖。蓦地,玉竹腾出一只手,将我的胳膊一挽,一家三口来到了单位同事面前。我知道,她在示意我打起精神来,别让人看笑话。

  脸上的笑容都有些僵硬了,我硬着头皮走到同事那桌。敬酒时,我不敢直视同事们的眼睛。趁低头饮酒时,我利用眼角余光扫射一圈,这才松了口气。她没来。

  转身离去时,我感觉自己像在逃一样。尽管同事们什么也没说,但我感觉到他们的笑里含着嘲弄,含着不可思议,含着尴尬。是啊,在他们眼中,前一段时间的我可能像个失去理智的疯子,为了爱情抛弃所有,甚至自己的生命。此刻我却一脸幸福地牵着妻子的手,抱着刚满月的儿子大摆宴席,任谁都无法接受我的转变。

  虽然没看到她,我仍然希望得到她的祝福,毕竟她是我真正爱过的女人,不管我们因为什么原因不能在一起,她的祝福对我而言仍有非同寻常的意义。趁中间休息,我在洗手间里给她发了条短信,问她为什么不来参加我儿子的满月酒。我发这条短信,并没有恶意,只是习惯性地想知道她的想法。没想到,她不但没恭喜我,反而责怪我故意挑起事端,“我现在很幸福,正和男朋友在一起。请你、你的妻子、你的儿子永远不要和我有任何联系!”

  看到这条短信,人前的喜悦和幸福顿时化为嫉妒与悲愤,我这才清醒地意识到,其实她从未淡出过我的心里。要不然,为什么听说她和男友在一起,我会如此难受?

  刹那间,酸酸涩涩的感觉来袭。门外,人们的恭贺声、喜庆的音乐声喧闹成一片。门内,一个成熟男人用自己的方式暗自和自己的爱情告别。

  办公室里的暧昧

  那个她,不是别人,正是我和玉竹曾经共同的师妹、共同的同事、共同的朋友。

  她叫汪婷婷,低我们三届。我和玉竹是同班同学,从大一起便开始了恋爱。临近毕业时,汪婷婷刚刚进校门。起初,我只是听玉竹提过,她新认识了一个小师妹,感觉很投缘,第一次见面便将这几年大学中的注意事项一一告知,甚至连考试前的串讲资料都一并奉上。“你不知道,这个汪婷婷和我真的很投缘,我觉得她很像我的妹妹!”那晚见面时,玉竹不止一次提到汪婷婷。那时我的心完全被找工作的事填满了,压根儿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毕业那年,就业形势比较好,我和玉竹顺利地留在了武汉,并幸运地签在了同一家单位。每天和玉竹一起上下班,一起工作,虽说少了两地相望的煎熬,时间长了,我却生出了厌烦之心。玉竹性情温柔和顺,凡事顺着我,按说她是绝好的老婆人选,可我却觉得她太像一潭静水,太一成不变了。于是,我故意找茬和她吵架。然而,她始终笑眯眯地看着我,像是一眼洞穿了我的心思,任我调皮捣蛋。有一次,我甚至故意当着她的面和女网友聊天,末了向她申请约会经费。我想,如果她有一点点爱我,或者在乎我,都会冲我发脾气,没想到,她把钱包拿出来:“需要多少?你说。”我顿时哑口无言。

  我知道,玉竹是个好女人,可她好到让人无可挑剔却让我感到窒息,生活没有一点挑战,没有一点起伏,这种平淡如水的日子对我而言是一种折磨。我想和她分手,看到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就这样拖着,到了2004年,我们结了婚。为了让自己有回旋的余地,我借口时机不成熟,暂时不要孩子。我自私地想着,万一自己实在和玉竹过不下去,没有孩子方便一些。

  2004年初夏的一天,玉竹领着一个清秀的女孩子兴冲冲地过来找我:“肖南,你看你看,太巧了,汪婷婷居然成了我们的同事!”我定睛一看,发现自己根本不认识眼前的女孩子。玉竹见我一脸狐疑,笑得直不起腰来:“你忘了,我跟你提过的,特别像我妹妹的汪婷婷,也是你的小师妹!”

  在玉竹的一再提醒下,我才想起汪婷婷其人。不过,眼前的汪婷婷刚刚从校园出来,一脸青涩,特别惹人怜爱。不知为什么,看到汪婷婷,我心里一动,“那好,晚上我们一起吃饭,为你妹妹接风!”

  从那以后,汪婷婷正式加入我们的生活。汪婷婷是外地人,独自一人在武汉。我们曾去过她租住的地方,发现那儿环境较差,回来后玉竹便与我商量,以后不管干什么,我们都得叫上汪婷婷。武汉的夏天特别炎热,汪婷婷住的地方没有空调,玉竹心疼她,强拉着她搬来我们家。那段时间,汪婷婷吃住都在我们家里,我们像一家人一样。

  跌破眼镜的选择

  2006年底,玉竹出差,家里只剩我和汪婷婷两个人。这天,汪婷婷情绪低落地回到家里。我一连叫了几声开饭,汪婷婷都没出来。后来,我敲门走进汪婷婷的房里,发现她眼圈红红的。

  禁不住我一再追问,汪婷婷告诉我,她和男友分手的消息。原来,读大三时,汪婷婷爱上了一个帅气的的士司机。男孩家里条件不好,父母靠卖菜为生,非常辛苦。自然,这段差距悬殊的爱情遭到了婷婷父母的反对,他们一再打电话给男孩,要求他自动退出。男孩坚持了三年,感觉背负的压力太大,便向汪婷婷提出了分手。“为了他,我拒绝很多优秀的追求者。为了他,我和父母闹翻了。没想到,他一句轻飘飘的对不起就将这一切全推倒了……”汪婷婷泪光闪烁,瘦弱的肩膀微微翕动,着实令人心疼。鬼使神差地,我抱住了她,将自己的肩膀借给她哭泣。也就在那一晚,汪婷婷依偎在我怀里,将自己与那男孩的前前后后细细讲了一遍。我愈发爱她的痴情与执著了。

  虽然那一晚什么事也没发生,但第二天清醒后,汪婷婷不停地自责,说她对不起玉竹。我安慰她说,我对她,仅仅是兄妹之情。汪婷婷这才开开心心地上班去了。可是,从那以后,我们看彼此的眼神都有些怪怪的,有些异样的感觉。终于,在玉竹又一次出差时,我们越过了最后一道防线。

  和汪婷婷在一起时,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偷偷摸摸一年后,我决定向玉竹提出离婚。可气的是,玉竹得知情敌是汪婷婷后,竟然只冷笑了一声,怪自己引狼入室,然后就答应了我的离婚条件。谈妥条件的当晚,我提着一个皮箱走出了家门。

  那晚,我异常开心,感觉空气格外清新。走到楼下,我给汪婷婷打电话。没想到汪婷婷听说我为她离了婚,净身出户,两处房产及存款统统划至玉竹名下,大惊失色,竟然骂我是神经病:“我已经和男朋友复合了,我爱的是他!我不会和你在一起的!”

  一切来得太突然了,我没想到外表清纯的汪婷婷竟然脚踏两只船,更没想到她是如此势利的女人,听说我净身出户便远离了我!

  更让我难尴的是,有一次去菜场买菜,我竟然看到汪婷婷坐在菜摊前,帮男友家人削莴苣皮。看着她宁愿守菜摊,干着普通大学生不愿做的活儿,我不禁迷惑了,如果说她现实,她为什么宁愿找一穷二白的的士司机也不愿和我在一起呢?

  我猜测,可能是我们三个人身份特殊,加上同在一个单位,她担心影响不好,所以不便与我继续交往。为此,我挣扎了很久,还辞去工作,换了家单位。但是,自从我离婚后,汪婷婷就断了和我的联系。

  在外面游荡了一年后,我终于意识到玉竹才是真正爱自己的人。她总是将我的一切安排得妥妥当当,不让我操心,百分百地信任我。果然,当我回去找玉竹时,她原谅了我,答应和我从头开始,所以才有了儿子的诞生。

  接到汪婷婷的短信后,我想,我是该和那段情彻底地结束了。

编辑推荐:宽容+善忘是我们幸福秘方完美老公被女上司潜规则
提示:有任何问题,请联系管理员 QQ:3434287719;爱吧情感网-感情生活-情感问题:http://www.abgyyq.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