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容+善忘是我们幸福秘方

时间:2019年11月10日 11:02:55 作者:张旺

  结婚11年,我们的婚姻曾经暗流涌动,现如今早已风平浪静,相敬如宾。面对那个宽容、善忘的枕边人,我心里竟然渐渐生出幸福的感觉。很多事情,很多感觉在心中起起落落,却不忍回望,不愿碰触,直到读了上周那对80后的甜蜜爱情故事,我有了想要诉说的欲望,不知道有没有人愿意听?因为我的幸福不是所谓幸福婚姻的标准模板———我们是丁克……

  QQ上,楚楚的留言令人心生好奇,这是一对怎样的夫妻?他们的人生有过怎样的晦暗与旖旎?

  从相识到现在,我和老袁一起走过了快12年。到目前为止,我的11年婚姻生活可以分成4本折子戏,第一本是王家卫式的,无比煽情,两人都不说人话,全是琼瑶片里的经典台词;第二本是王朔式的,介于在乎与不在乎、明白与糊涂之间,大有过把瘾就死的投入与决绝;第三本是周星驰式的,视一切严肃如儿戏,有笑料要笑,没有笑料制造笑料也要笑———有什么大不了的,笑死不偿命,倘若真的笑死了,那这一生就死而无憾了;第四本是典型的中国式相敬如宾,双方只需一个眼神就一切尽在不言中,生活习惯、说话方式越来越趋同,甚至连长相都越来越相似。

  两个失意人居然在电光火石间擦出了爱情的火花

  1998年春天的一个傍晚,我和闺蜜阿兰在市区江北的一间酒吧闲聊。

  那年我27岁,刚刚走出一段极其苦涩的婚姻,只拎了一个随身手包就毅然地走出了那扇深如海的豪门,把那个自以为高不可攀的暴发户家庭抛在了身后。阿兰想拯救处于绝对颓废状态的我,却没料到,原以为嫁入豪门去享福的我居然倒出那么多的苦水。我只是麻木地诉说,而她却听得抹起了眼泪,最后,我们决定一醉方休。

  当酒吧老板要帮我们联系家人时,一个身材颀长、身穿全白西服的男子天神般降落在我们桌前:“我送她们回去吧,我有车。”这个男人就是老袁,我现在的丈夫。也许现在的人会觉得一个大男人平白无故穿一身白西装出现在酒吧里,不是在演戏就是有毛病,可当时他那一身行头和说话的神情真是帅呆了,我和阿兰连酒都醒了几分,不顾酒吧老板犹疑的目光,连连说:“好的好的!谢谢你送我们回家。”

  老袁扶我们上车,先送阿兰回家,再送我。扶我下车走到妈妈家的单元门口,他定定地看着我的眼睛说:“你的长发好漂亮,你的眼睛好像会说话。”我呆呆地看着他,觉得自己是在一出戏里,那些台词老套而让人心动。于是我含羞微笑道谢、作别,然后强打精神施施然上楼,并在楼梯拐角处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才消失在楼道昏暗的灯光里。回到自己的房间,我下意识地走到窗边,朝楼下看了一眼,老袁以一个很帅的身姿斜靠在他那辆三菱越野车上,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但知道他一定在看着我这扇刚刚亮灯的窗。

  第二天起,老袁每天都开车在楼下等我,于是,整幢楼都知道老李家那个刚离婚的女儿又交了个开三菱越野的男朋友。

  老袁大我8岁,是早年去深圳下海经商的人之一。他曾经很风光过,可由于被他深信不疑的合作伙伴以高智商的手段卷走了资产,又被相爱8年先行一步到海外探路的女友抛弃,最后只好卖掉他在深圳仅有的一套住房,开着那辆三菱越野车回到金华,到朋友的公司里帮忙。

  两个失意人在电光火石间擦出了爱情的火花,我们的灵魂终于重新附体,两个人除了工作就是整天腻在一起,说不尽的傻话痴语,全是当年读琼瑶小说时最不齿的那些酸掉牙的段子,可我们总觉得那些词语还不能穷尽自己心中的爱意。于是,我们闪电般缔结了婚姻,并且无视别人诧异、鄙夷的目光,一往情深地称对方为“宝宝”。

  婚姻将我们变得陌生,不安之余,我想,这也许才是我们之前所没能表现出来的真实个性吧

  我们的蜜月期持续了一年半,之后,开始了王朔式的漫不经心地调侃,骨子里还是有爱,但碰撞和争吵越来越多。大吵过后会涌起更浓烈的爱,而爱过之后又觉得兴味索然,于是又随便找个理由掀起又一轮的吵闹。往往吵闹过之后,谁都想不起当初是为什么而吵。

  我敏锐地发现,他对我的热情退潮了,此外还发现他的很多弱点。譬如,他开始变本加厉地抽烟,开始天天找理由晚归,跟他那般成天除了吹牛、打牌、喝酒之外什么正事都干不了的朋友在一起杀时间。他不再试图创业,因为信不过朋友;又不忍放弃那帮酒肉朋友,因为那样的日子混得比较快。偶尔带我出去参加一次集体活动,他不再像从前那样呵护我,而是用王朔式嘲弄口吻跟他的朋友们说我的种种,带着卖弄和毫不掩饰的大男子主义。

  而我,也不再是那个小鸟依人、楚楚可怜的我,而是伶牙俐齿,比《过把瘾》中的杜梅更犀利、更偏执。老袁曾经对着剪了超短发,着一身牛仔装或一身短打的我说:“你什么时候能穿穿束腰长裙、留回齐腰长发?”我说:“这样跟你更般配啊,免得像个被流氓诱拐的无知少女。”

  在那段两个人都混沌颠倒的日子里,我曾经怀孕过两次,一次是自己悄悄去做了药流,因为老袁的宿醉和不羁让我看不到未来;还有一次是老袁让我去做人流的,他说我自己都像个孩子,怎么可能带好孩子?“与其让孩子跟着我们这对糊涂爹妈受累,不如让他在天上做快乐天使。” 老袁的话让我很受伤也很受触动,我乖乖去做了人流,却好长时间打不起精神来。虽然嘴上战争不断,但在关键时刻,譬如双方父母和亲朋好友面前,对我们的不孕不育,我们都不约而同地为对方打圆场,说自己是有生理问题的一方。弄得每年一度双方父母亲切会晤的时候,都会心照不宣地向对方表露出几分带着歉意的友好,场面倒是很和谐。

  那段怏怏的日子里,我的短发渐渐变长了,先是齐肩,然后过了半背,齐腰长发已经被时代抛弃了,我去做了个顺直柔滑的离子烫,也放弃了那些新潮辣妹装束,开始穿回适合我年龄的淑女装。也许,是我潜意识里厌倦了那样混乱的生活状态,想做些力所能及的改变吧。可是老袁,似乎根本没有看到我的变化。

  周星驰式的幽默,让我们的七年之痒平稳过渡

  2006年秋天,老袁的头发开始跟着树叶一起凋零,而肚子却异军突起,他有些焦灼,却佯作镇定,开始用周星驰式的幽默来调侃:“我发现我的智商即将达到我人生的顶峰,你看,我很快就要因聪明而绝顶了。”

  而我,总是很配合地说:“我觉得你现在比当年有型多了,从直线变成抛物线,这是多么跨时代的巨变啊!你老人家看上去非富即坏,而事实上是富得不够分量,坏得又不够彻底。”老袁惊讶于我的机智,我也惊讶于他的无耻。相互调侃一度成了我们觉得很好玩的交流方式,在新一轮的唇枪舌剑中,我们找到了新的平衡与平和。那段日子,我们四处搜罗周星驰语录,篡改后用在对方身上。在旁人眼中,我们真是幽默机智而又情深意浓的一对。

  可是我无奈地发现,我们的爱情进入了深秋———不是硕果累累的金秋,而是枝叶凋零的晚秋。说真的,我很担心我们能否熬过七年之痒。因为,那时的我开始迷恋网络聊天,认识了几个好玩又有内涵的网友,还一度跟一个男网友在QQ上不分昼夜地讨论古诗词的平仄。我看到了生活被我忽视和抛弃的另一面,这让我更加厌倦眼前的生活。

  见我在电脑前废寝忘食地消磨时光,老袁眼中划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忧虑(可我还是察觉到了)。而当我询问地正视他时,他的目光又越过我落到某个墙角,或者落在他电脑屏幕上那盘永远也下不完的棋上。

  老袁终于注意到我装扮上的变化,却将我好不容易养好的一头长发和寻寻觅觅得来的优雅而不失清纯的服饰讥笑为甲醇(假纯),而我虽然多次立誓不再跟他斗嘴瞎侃,要像正常夫妻一样相敬如宾地过日子,可最后到底也没能刹住车,周星驰成了我们共同膜拜的那颗不灭的星辰。

  星光照耀下,我们的七年之痒终于平安过渡。暗地里,我轻轻地吁了一口气:也许过了这个坎,我们真可以白头到老了。老袁似乎也松弛了很多,不再那么积极地跟我抖机灵,对他日渐显山露水的头顶和越来越富贵的肚子接纳度也明显高一些了。

  没想到,我们也能这样平和悠然地,像两个好人一般地生活

  2008年夏天,我迎来了自己人生的又一个坎,对于我们的婚姻,这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坎儿。

  我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很投缘的网友,我们一起谈诗论词,说古道今,那段时间我过得很安心,很恬淡。老袁虽然时常想引我舌战,可我总是充耳不闻,视而不见,家里的气氛平和而冷清,老袁的脸上时有落寞,可我顾不上看他,更说不上安慰了。跟那位才华出众的网友比起来,老袁平庸得有些庸俗,而我正向往一种高雅而有情调的生活。

  那一年的10月,我和那个网友一起参加了一个户外组织的一次活动,外出3天。那是婚后我第一次离开家,而且不跟老袁在一起。

  打点行装的时候,老袁递给我一套装备,那是一套价值不菲的名牌户外运动装备,比我从网上买来的仿制品好太多。送我到集合点时,老袁帮我理理头发,温存地对我说:“玩得开心点,注意安全!”那一刻,他的眼神中居然带着宠溺和不舍。

  我心里忽然有点酸酸的,也有些后悔,觉得自己不该背着老袁跟男网友一起出游。那是一次不愉快的出行,网络上温文尔雅的男网友在僻静处也只不过是一个想占陌生女人便宜的寻常男人,虽然我的拒绝让他不快,虽然他依然耐着性子诱惑我,可了然一切的我已经心如磐石。在那个风景如花的出游地,在一群驴友的欢呼声中,我觉得孤独、想家,想念老袁的温存和他眼神中的宠溺与不舍。

  回城途中,老袁发来短信:“累了吧?开心吗?晚上想吃什么,我给你做。”我哑然失笑,老袁做得一手好菜,但他做菜给我吃遥远得仿佛是上辈子的事了,难道我走了两天,他转性了?我漫不经心地回复“随便”,便把手机放进衣袋里闭目养神了。醒来时,大家正忙着下车,我顾不得那男网友的叫喊,快快地下了车,却见老袁在车门口接我。他只是浅浅地微笑,然后接过我的装备,拉着我的手上车。一路无话。

  回到家,老袁给我放热水洗澡,然后他进厨房忙乎。走出浴室,我闻到糖醋排骨和板栗炖鸡的香味,满桌都是我喜欢的菜式。那顿晚餐,没有一句调侃与戏谑,只是很平和简单的问答,或者干脆只是一个会意的眼神。饭后,我们无比默契地收拾桌子,洗碗、擦地,然后一起到江边去散步。

  没有任何约定或者总结,我们结束了之前那些非正常对话与调侃,像寻常夫妻一样相敬如宾地过到现在,心里越来越轻松,行为越来越默契。我们一起去菜场买菜,一起去修鞋摊钉鞋跟,一起讨论窗帘的颜色,一起听音乐,一起看一部编剧、制作都很拙劣的电视剧……话题很家常,不需要智慧,却很温暖很轻松,彼此都会用心发表见解,听取对方意见。有几次,我想跟老袁说清楚那个男网友的事,每次刚开了个头他就一脸茫然地打断我:“什么啊?我一点没印象了。”然后,岔开话题。

  他早已忘却,我干吗总拎着那点插曲,不放过自己呢?

  日子只需要度过,不需要思考太多。当然,有一点我们是共同思考过的,我们决定丁克到底,因为老袁说,不忍心我这么大年纪做妈妈,还要为孩子操劳那么多年。守着彼此,守着一份安稳的日子白头偕老,也没什么不好。

  人会变成自己最爱的那个人吗?朝夕相对,天长日久,有一天,也许你会发现,你已经拥有了他(她)的眼神———你在自己身上看见他(她),也在他(她)身上看见自己,这就是纯度最高的结合。也许,婚姻的模式跟悟性和耐性有关。有的夫妻能一吵三四十年不离不弃,那份艰难与执著绝不亚于结20次婚。其实,无论是婚姻还是人际交往,宽容都是最伟大的禀赋之一,值得很多人去效仿、强化;而善忘,是一个惠而不费的办法,忘记日子里所有的痛苦与哀伤,把琐碎的日子过得稀里糊涂,这是一种经过修炼才能达到的境界,一种用时间和泪水才能沉淀下来的智慧。

编辑推荐:我竟爱上了一个浴场男技师26岁那年我用5天闪电离婚
提示:有任何问题,请联系管理员 QQ:3434287719;爱吧情感网-感情生活-情感问题:http://www.abgyyq.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