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的我迷上纯精神恋爱

时间:2019年11月10日 11:03:00 作者:张旺

  爱,原本很容易,就是轻轻把你放到我的心里

  ——摘自2011年9月20日兴宸的日志

  佛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天的擦肩而过。”我想,我和雨涵的这段情,前世一定是经过了数以万次的眺望。

  在这个纷纷扰扰的尘世间,我本是个很平凡的男人,也有着成家立业、娶妻生子这样再平常不过的经历。12年的婚姻生活,虽然流水一样耗尽了我的激情,但日子过得安逸而又从容。可自从那个秋夜里的一场邂逅,我的心就再也不能归于平静。

  那是去年初秋的一个夜晚。吃过晚饭,妻子忙着收拾碗筷,儿子在屋里做作业。坐在电视机前,我却感到一种难言的窒息。穿上衣服,走出门外。屋外,风清月朗,喧嚣的城市,此时正静静地笼罩在轻纱般的月光里。很久没出来散步了,一种久违的感觉让我为之一震。前方隐隐约约传来一阵乐曲声,循声而去,只见一群人正在广场上起舞。

  很久没有涉足这种场合了。38岁的我,如今已像大叔一般,身未老心已先衰。看着月下一对对欢快的男女,我忽然有了跳舞的冲动。欲寻找舞伴,一个背影婀娜,短裙长靴的MM进入了我的视线。我鼓足勇气上前邀请,心里还有几分忐忑,怕遭到拒绝。没想到她很爽快地接受了。

  毕竟多年不跳了,舞步也生疏了不少。慌乱中,还差点踩了她的脚。我不安地望了她一眼,生怕她会怪罪。谁想女孩却泰然自若,夜幕下,我看到她晶亮的眸子闪烁着欣悦的光泽。我的心一颤,那张脸竟是似曾相识。连说话的神态,都像极了我的一位大学同学,我的初恋情人。

  三曲过后,我们之间的距离近了,舞步也似乎有了默契。女孩又教我跳她大学时代的那种步法。她教的耐心,我学的用心,很快我们就能相拥着旋转如飞了。我仿佛又回到了学生时代。每一支曲子都是一颗开心果,那一刻,心灵的羁绊,尘世的束缚都已循远,天地间只有我们在不停旋转……

  该分开了,我很自然地就向她要了QQ号。回到家,那种一见如故的感觉让我不能自抑。打开电脑,我在空间里写下这样一段话:“爱,原本很容易,就是轻轻把你放在我的心里;爱,其实也不容易,因为无缘和你在一起……”

  爱,是两心交融。你受到伤害,我的心也会痛

  ——摘自2011年10月2日兴宸的日志

  第二天晚上,我们又不约而同来到了广场。几曲舞罢,雨涵提议到附近的山上走走。月光如水,夜幕下的山林清幽而又宁静。

  那天,雨涵跟我聊了很多。谈她的家庭,她的婚姻。原来,她和老公才结婚一年多。他们是高中时的同学。虽然相识10年,但真正相处不过两年多。高中毕业后,他们分别考上了两个城市的大学,一年里难得一见。大学毕业,他们又在外地工作了一段时间,直到3年前,才又陆续回到徐州。后来,就顺理成章地走进了婚姻。柴米油盐的日子里,他们也更加清晰地看清了对方。老公在雨涵眼里,也不再是那个温文尔雅,情意绵绵的男人,相反却变得粗暴不可理喻。他们之间的矛盾日益凸显。

  雨涵随意地跟我聊起了几件事。说有一次老公从外面生气回来,她倒了杯水递给他,轻轻地说了句:“别生气了,喝杯水吧!”谁料,老公竟一把打翻了她手里的那杯水,还沉下脸来大吼:“你滚!滚!”沸水烫红了她的手,也灼伤了她的心。还有一次,老公的妹妹在他们家打开电脑看电视,看了一会电脑卡住了,妹妹喊他来摆弄。老公走过来时,雨涵刚好坐在床边,没有及时让开路。就因为碍事老公恼了,抄起椅子就向她砸来。幸亏她躲得快,不然定是头破血流……

  我不禁瞠目结舌,10年的感情怎么会这样呢?听了雨涵的倾诉,我的心痛得几乎无法呼吸。夜已渐深,四下一片静寂。望着泪眼婆娑的雨涵,我心痛地将她拥入怀中。

  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飞快地过去了。怕回去晚了,她老公责怪,我们只好依依惜别。临别时我即兴作了首小诗,表达自己的心情:“漫步山径情意浓,相思相诉话不停;忽来一阵地卷风,依依惜别夜幕中。”雨涵听了连说“很感动”。

  想你不需要原因,也不需要借口,我会时刻把你放在心间

  ——摘自2011年12月25日兴宸的日志

  我觉得自己越来越离不开雨涵。一天不见,就魂不守舍一般。

  雨涵的遭遇让我心痛,我不知道该怎样安慰她,只有晚上跳舞时,想方设法逗她开心。

  冬至刚过,天气转凉。跳舞的时候,我发现雨涵的手冻伤了,手背红红地肿了起来。我劝她出来时戴副薄手套,她却说没有。我的心一颤,马上就有了怜香惜玉的冲动。我打算买副手套送给她,可贸然送礼物又怕她不收。周末,我特意上街给雨涵买了副皮手套,顺便也给老婆买了个皮包。

  直到平安夜,我才把手套拿出来。雨涵果然不愿收。我认真地说:“明天就是圣诞节了,你的生日也快到了。看你的手冻成那样,这就算送你的圣诞礼物吧!”雨涵这才含嗔收下。可是手套戴了没几天,她和老公一起出去时,不慎把手套弄丢了。为了找回手套,她不顾天晚跑回去找,为此又和老公闹了场不快。

  年底的一天晚上,雨涵告诉我明天要到外地,参加朋友的婚礼。我问她老公是否一同去?她摇摇头,不无伤感地说:“他不会和我一起去的。他总是把我当成一个男人,什么事都要我自己去面对!”听着这话,一种难言的疼痛,漫过我的神经直抵心脏。

  夜已深,想起雨涵,我久久难以入眠。披衣而起,我在网上写了4句话,表达自己想送她的心情。“一首离别曲,路人闻相望;顺祝道不尽,风中惜离别”。这4句话中,暗含了“一路顺风”四个字。心有灵犀一点通。雨涵明白了我的意思,她答应我去送她。

  第二天,我送她到车站。两个小时的路程,我们聊了一路,说得最多的话也许就是“注意你的包和手机!”千叮咛万嘱咐,我们是那样依依不舍,仿佛久别。在车上,我贸然问了句:“假如你老公知道怎么办?”她毫不迟疑地答道:“如果是因为你,我宁愿被他打!”我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用以传递心中的感动和爱恋。

  爱,让遏制已久的感情重又澎湃起来,我又回到了学生时代

  ——摘自2012年元月4日兴宸的日志

  参加婚礼的那天,雨涵回来很晚。我一直在广场上等着,任北风肆虐地打在脸上。我望眼欲穿地盼着那熟悉的身影走进视线。临别时,我曾有言在先:“不管你回来多晚,我都会在这等着你!”因为第二天是她的生日,我一定要亲口对她说:“祝你生日快乐!”

  雨涵来到后,我们跳了两曲,在我的提议下,我们又去了上次去过的小山。漫步在幽静的山林里,雨涵又给我讲起了她的过去。她说,她和老公其实在结婚前感情就有过裂痕。在两人确定了恋爱关系后,老公居然背着她,和一个女人同居。女人的敏感让她有所觉察,在她提出分手时,老公才不得不和那女人断了关系。

  结婚后不久,她有一次意外流产。当她拖着虚弱的身体走下手术台时,竟是孤零零的一人。老公到夜半才归,对她不闻不问。在她最需要的时刻,却是独自浸泡在泪水中……雨涵说,别人看到的只是她光鲜的一面,又谁知,她那颗受伤的心,早已悲哀的开了花。

  黑暗中,我的心在颤抖。为雨涵,也为自己那淡如止水的婚姻。12年的共同生活,左手握右手的感觉早已麻木了知觉;柴米油盐的琐碎中,我们吵过闹过,但最后都是以我的妥协而告终。更多的时候,便是相对无言。前几天我把给老婆买的皮包,当做圣诞礼物给她。而她接过包就嚷了起来:“这是什么包啊,难看死了,老土!”满心的欢喜,也就在这一刻化为乌有。

  一直以为,现实的磨砺,早已让我心如止水。可是遇到雨涵,遏制已久的感情重又澎湃起来,我觉得自己又年轻了10岁,仿佛回到学生时代。

  雨涵生日那天,本来他们夫妻说好是要一起回老家的,可因为一点小事又闹了不快。老公摔门而走,又是彻夜不归。凌晨一点多,我在她的空间里看到这样一条签名:“自己祝自己生日快乐!”“孤单的自己过孤单的年。”她说老公又走了,留下她一人,守着这寂寞的长夜。她不明白,老公怎么会将这“双面人”的角色,扮演得那么好,在外一个样,回到家又是一个样,真是天壤之别啊!

  这样的婚姻,早已让她失去了信心;所以结婚一年多,她不敢考虑要孩子。

  爱的深,才会伤的痛。爱而不得,放弃也许是最好的选择

  ——2012年元月6日兴宸QQ签名

  我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雨涵。

  怕给她带来麻烦,有两天的时间,我忍着没给她发短信。前天下班的路上,我忍不住发了条短信给她。很快,她回了电话。声音里透着丝丝忧伤。“怎么了,又发生什么事了?”我不安地问道。她吞吞吐吐似有隐情。最后才说,老公又是一夜未归。

  我不知该怎样抚慰,便在电话里为她唱了那首“在心里从此永远有个你”。“ 我和你在一起,这份爱会埋在我心底……”我唱的断断续续,她却听得很认真。我忘了歌词的时候,她会接着轻轻唱下去:“不管风风雨雨,不问明天在哪里,我都会永远的陪伴你……”

  放下电话,暮色里,有一种怅然若失的味道,让我忍不住想落泪。我知道,爱的深才会伤的痛。我不希望雨涵那么忧伤,只想看到她明媚的笑脸。我常给雨涵说:“如果我们在一起给你带来烦恼,那你就‘黑’了我吧!”可是她却说,她喜欢我,喜欢和我在一起的感觉。

  但雨涵又说,我们这是飞蛾扑灯!一语成谶。也许真的如她所说。放弃这经营了12年的婚姻,撒手本属于三个人的家庭温馨,一向囿于世俗的我,还没有足够的勇气和胆量。夜深人静的时候,那种负罪感也时常会噬咬着我的心。

  也许上天注定了我们有缘无分。明知这份苦涩的爱,会在心里划下血痕,但我依然贪恋这虚幻的温暖;哪怕是一个眼神,一个笑容,都足以驱散心中一世的黑暗。

  明天该向何处去?我的眼前一片混沌。我把自己来倾诉的事告诉了雨涵,她很感动,非常理解我那复杂而又矛盾的心情。爱而不得,也许放弃就是我唯一的选择……

提示:有任何问题,请联系管理员 QQ:3434287719;爱吧情感网-感情生活-情感问题:http://www.abgyyq.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