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情男人都成了别人的丈夫

时间:2019年11月11日 09:19:16 作者:张旺

  好汉赖妻

  2009年8月,一个闷热的下午,悦虹来到店子里做护肤保养。悦虹是我店里的老客户,在美容方面很舍得花钱,按理说,我应该喜欢这样出手大方的主儿,可我心里一点也不喜欢悦虹。我看不惯悦虹,很大因素在于康剑。康剑,是悦虹的老公,一个小区里公认的模范丈夫。几年前,康剑和悦虹双双下岗,从那个时候起,悦虹就没出去工作过。据说,悦虹的娘家有钱,时而接济女儿。而康剑买了辆的士,每天早出晚归支撑着这个家。

  大家都知道的哥很辛苦,可纵然跑车再苦再累,康剑也同时承担起所有的家务。悦虹每天的生活就是泡美容院、跳舞、打麻将,她的一天往往是从中午开始,起床后就径直下到楼下的美容院里,让我给她洗脸。脸洗到一半时,她会给康剑打电话,报出中午想吃的菜,“命令”他在一个小时内做好。我曾经不解地问她:“你老公不是在开的士吗,你反正在家也没事,何必要让他专程赶回来给你做饭呢?”

  悦虹嘴角往下一撇:“那个窝囊废,除了能做一手好菜,还能干什么?”

  其实,我对康剑的印象不错,他长得斯斯文文,不爱说话,但人很善良正直。一次,悦虹到我那儿洗脸时满面怒色,我问她遇到什么烦心事了,她气鼓鼓地说:“一想到我家那个窝囊废我就气,你说他苕不苕?昨天一个乘客落下了一个包,里面有一万多元钱和手机,这不摆明了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便宜吗?他要开三四个月的车才能挣回那么多,可那个傻瓜竟然不要,竟然从手机里找出失主的联系方式,把包给送回去了。这下可好,一万多元钱没了不说,还搭上一个下午的生意,就换回两声谢谢!”

  听了悦虹的话,我打心眼里同情康剑,这么好的一个男人,却摊上这样一个好吃懒做还爱贪小便宜的妻子?

  那个闷热的下午,我无意中发现了悦虹的秘密,更加同情康剑了。当我给悦虹敷上面膜时,她的手机响了,铃声设定的是一首很好听的歌,跟以往的不同,我好奇地问她是不是换手机铃声了,她神秘地笑笑,让我帮她把手机拿过来。

  一听悦虹讲电话的声音,我就知道,绝对不是康剑打过来的,每次和康剑通话,悦虹的声音总是颐指气使的跋扈,而此刻,她的声音却是娇滴滴的:“什么,你想请我吃饭?好啊,我正在洗脸,待会儿在小区门口碰头。”

  我有一种直觉,那是一个男人打的电话,而且他和悦虹的关系并不简单。我并不是想窥探悦虹的隐私,但我还是在她满脸春风地离去时,送她到店门外,果然,我远远看见一个高个子男人推着自行车正等在小区大门口。

  路见不平

  那个时候,我并不能肯定悦虹在外面有了情人,毕竟她不年轻了。可半个月后,我周末逛街时,到了附近的星巴克喝咖啡,真是无巧不成书,我竟然又碰到了悦虹,她正和那个高个子男人坐在一起,她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两人窃窃私语着什么。我和她四目相对之际,我的脸红了,尴尬极了,没想到,悦虹反倒落落大方地跟我打招呼:“小吕,你今天休息啊,过来一起坐呗!”我连连推辞,悦虹笑了:“又不是外人,小吕,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小刚,都是一个小区的邻居,别不好意思。”

  无奈之下,我只得坐下了,悦虹和那个叫小刚的男人完全不避讳我,两人用同一根吸管喝咖啡,吃蛋糕时你喂我一口,我喂你一口,我如坐针毡,好不容易熬到一杯咖啡喝完,我找借口逃走了,我实在看不下去悦虹令人肉麻的表演了。

  第二天中午,我见到康剑提着大包小包的果蔬回家,“伺候”悦虹用膳,我心里真替他不值。

  那个时候,我对康剑仅仅是同情,从没想过,会和他发生什么故事。

  自从在星巴克偶遇后,悦虹在我面前再无半点掩饰,她经常在美容院里和小刚煲电话调情,还向我炫耀自己的魅力:“小吕,谁说女人40豆腐渣,我还是蛮吸引男人的嘛!小刚你也见过吧,我们是在牌桌上认识的。小伙子比我小6岁,人长得又帅,还不是被我迷得神魂颠倒,他总说跟我在一起,才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女人。他老婆才30岁,光年轻有什么用,一定要有女人味!”

  听着悦虹津津有味地讲着自己的艳遇,我脸上堆着敷衍的笑,心里却充满了对她的鄙夷。

  没过多久,小刚也成为过去式了,悦虹又有了新的艳遇,这次是她在舞场上结识的新欢,我见过那个男人,50多岁了,都有点秃顶。他好像是个老板,开着一辆气派的小车,有几次,我看见悦虹打扮得花枝招展地上了他的车。

  原来,所谓婚外情,就是讲究新鲜,自行车终归是跑不过小车的。

  彼之幸福

  我曾经委婉地劝过悦虹,要珍惜康剑对她的好,她却不屑地说:“给我洗洗内衣,做做饭,拖拖地,就叫对我好,那我不如找个男保姆。我这辈子最大的错误,就是嫁给了这个窝囊废。要不是我家里反对我离婚,而且儿子最亲他,我怕离了儿子会不认我这个妈,我早就把他甩了。”

  看着悦虹身在福中却不知福,我很感慨,同样是女人,为什么悦虹视之如芥的平淡温暖的婚姻,于我就是可望不可及的奢望呢?我曾经有过一段婚姻,可前夫不仅有暴力倾向,还薄情花心,让我伤透了心。所以,我更欣赏像康剑这样重情重义的好男人。

  我没想到,一个偶然的机会,却让我和康剑走到了一起。

  2010年6月,有好几天,悦虹没到店里洗脸,我遇到她问起,她抱怨道:“那个窝囊废出车祸了,腿骨折了,老天真是不长眼,干脆让他撞死算了,我也落得个自由。这两天,又没人做饭又没人拖地,家里乱得像狗窝,你也知道,我根本不会做家务的。”

  我问悦虹这两天家里没开伙吗,她说吃了两天泡面,烦死了,我心下不忍,康剑受伤了,正需要营养,哪能天天吃泡面呢?于是我说:“反正我们店里每天都有人做饭,干脆多做两个人的量,一起吃呗!”

  悦虹求之不得,连连道谢。然而,她只到店里端过两天的午餐就不见人影了,第三天下午,我上楼敲她家门,好半天,康剑才拄着拐棍艰难地开了门,他说悦虹头一天下午出去了,一直没回来。我问康剑是不是这两顿都没吃,他叹息着点了点头,我的心里酸酸的,让他等着,我到店里给他端来饭菜,我特意煲了骨头汤。看着康剑狼吞虎咽地吃着,我的心里涌现无限柔情。

  此后连续几天,我都主动送饭菜上楼,悦虹都不在家,我心里明白,她肯定是跟秃头老板出去约会了。那几天下午,我都呆在悦虹家,店里的生意交给手下的美容师做,我帮着给康剑洗衣服,陪他聊天。

  我能感觉到,康剑看我的眼光越来越不一样,好几次,我们的眼光碰到了一起,脸都红了,心里却甜如蜜。我们谈彼此的婚姻,末了,康剑幽幽地说: “为什么好女人总遇不到好男人,而好男人也总遇不到好女人,其实,我知道悦虹在外面的那些事,有一次我开的士的时候看见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也说不清是谁先主动,不久,我和康剑发生了关系,就在他家。自从和康剑有了亲密关系后,我就渴望着能和他有一个结果,我试探着问过他,可他却含糊其辞,说:“我儿子还有一年就要考高中了,这是他人生最关键的时刻,我不能让他分心。”

  不是我不愿意等,只是,初中毕业了还要上高中,3年高中后就是高考,高考过后又涉及找工作,我害怕那是一场遥遥无期的等待。

  更让我痛苦的是,康剑和我在一起后,对悦虹更好了。好多次,悦虹在美容院向我炫耀:“不知是不是车子把我家那个窝囊废给撞开窍了,现在他变得蛮浪漫,我过生日还给我买了鲜花;知道我喜欢西餐,他还买了烤箱,在家里做牛排和披萨。”

  悦虹无心的“晒幸福”无异于给我的心里插了一把刀,让我疼得无法呼吸,我不明白,为什么我全心全意地付出,却得不到康剑爱的回报?难道,那句“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的老话,应该改为“女人不坏男人不爱”吗? (口述实录 文中人物为化名)

提示:有任何问题,请联系管理员 QQ:3434287719;爱吧情感网-感情生活-情感问题:http://www.abgyyq.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