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塌了!老公旧爱病中托孤

时间:2019年11月11日 09:19:21 作者:张旺

  袁艳穿着一条颜色素淡的裙子,不开心写在脸上,给人一种淡淡的忧愁感,让我想起诗歌《雨巷》里像丁香一样结着愁怨的姑娘。坐在我对面的她会时不时地侧过脸去,很小心地抹眼角的泪,我能看到她线条优美的高鼻子和修长的颈部。她不抽泣,不出声,只是任眼角慢慢沁出泪珠,再悄悄地擦去。

  婚姻的天塌了

  我们认识的时候,蔡滔刚结束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恋爱。据说是他家里人不同意他们在一起,分手是一个不得已的决定。初次见蔡滔的时候,我就被“秒杀”了。那时因为我们都是做小生意的,朋友突发奇想要给我们做媒,所以就一起吃了顿饭。他很高,长得很帅,人冷冰冰的,不爱说话,很酷的样子,是我喜欢的类型。

  我们很快恋爱,然后迅速地结婚。那时,他也许只是为了尽快摆脱一个人的孤独处境,我却一点都没有察觉。他是我的初恋,我觉得他对我已经近乎完美了:他很绅士,过马路时走在有车来的那一边,去餐厅吃饭时会为我拉座椅……他绅士得甚至有点熟练。我听说好男人都是被前一任女友培养出来的,也许他曾经被培养过,可那又有什么关系,感情是现在时,所以我从来都不过问他的前女友。

  但结婚时,我心里仍有隐隐的不安,我把自己的顾虑告诉闺密,闺密却大咧咧地说:“人都是你的了,你还有什么不放心?”十年来,我一直记着这句话。

  我们的婚姻有10年了,前5年蔡滔对我还挺好的,他对我家人也很好,我被照顾得多一些。我不太喜欢做饭,他就从来不让我下厨。我想要什么,他都尽量满足我。他记得每一个纪念日,会给我一束花或者一个小礼物。但是,从我们有了孩子之后,他就变了。

  我感觉蔡滔对我的态度有变化,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有时候我在想,也许每一段婚姻都有这样的过程,没有什么爱情能够天长地久,都只有几年的好光景。偶尔我不小心看到他在网上跟别人的聊天记录,“老公”“老婆”地叫。网上的东西都是这样的,你叫我老婆,我叫你老公,闲得无聊就暧昧一下。我对这些都看得很开。男人的本性都是博爱和花心的,他人都是我的了,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所以,我从来都不为这些事生气。我们的爱情保鲜得已经够久了,我很知足。

  这样的婚姻状态持续了几年,万万没想到的是,今年过完年之后,他给我整出来个爆炸性新闻。

  我一直很爱他,看他不开心,我会主动关心他。那些日子他明显有心事,我就说:“老公,有什么事情,我们一起分担,天大的事都可以说出来。”他说:“就是发生了天大的事情。”他哭了。在我印象中,他从来不流泪的,我吓坏了。

  他躺在床上,默默地从床头柜里拿出了打火机,点了一根烟。看着烟雾袅袅,我的心突然就安静了。

  老公的过往情史

  我以前看过一本书,书上说处理情史的最优做法是“你不问我不说”,其次是“你若问我说‘不’”,再次是“你又问我又说‘不’”。所以,对于蔡滔的情史我干脆不问,我知道我就算问了,他也不会说。那是我们之间唯一的秘密。那天,蔡滔竟破天荒地主动对我讲起了他的情史。

  他的前女友叫谢敏,人长得很漂亮。她家里是农村的,小时候过得很苦,所以她立志要改变自己的命运。女人能靠什么改变命运呢?无非就是能力和容貌。于是,谢敏靠自己的能力认识了家在城里的一个男人,再靠容貌打动了他的心,并嫁作他妇。

  只可惜,那个男人年纪比谢敏大十几岁,他们的婚姻有物质基础却没有精神沟通。对于一个貌美如花的年轻女人,不幸的婚姻时常折磨着她渴望爱情的心。这种感觉折磨了她很多年,直到她30岁时,遇到了小她7岁的蔡滔。她爱他的英气逼人,他爱她身上的女人味。

  可是,他们的感情得不到祝福。蔡滔在认识我的前一年带着谢敏回家了,他们已经谋划好了未来,蔡滔先带谢敏回家见父母,提结婚的事,谢敏再跟她丈夫提出离婚,那样他们就能在一起了。为了爱情,谢敏打算什么都不要了,钱,房子,名誉,蔡滔也是。

  而蔡滔家人反对的激烈程度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料,他们宁死也不同意他们在一起。他父母见到谢敏一次就骂一次,说她勾引他们的儿子……后来,他们就分开了。

  于是,就有了蔡滔无数次的相亲,某一天,他相够了,终于认输了,就横下心想结婚了。这时,他遇到了我,我取代谢敏成了他的新娘。他和谢敏一直也没有再联系,据他的推测,谢敏应该是过得不好的。当初他们的事闹得满城风雨,谢敏的丈夫应该是知道的,她在家里应该没少挨过打。

  好一对苦命鸳鸯!我在心里暗暗感叹,想不到与我同床共枕十几年的丈夫曾经有过如此轰轰烈烈的爱恋。

  突然冒出来的孩子

  “我在外面有个孩子。”蔡滔缓缓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的血瞬间倒流,大脑几乎停止了思考。“已经十几岁了。”他顿了顿,终于把后面的话说完,这时候的我才把之前的那口气接上。我和他认识的总年数也才十几年,他竟然和别的女人有了这么大一个孩子。不过他说,这十几年他都不知道那个孩子的存在。“这些事情,该怎么面对就怎么面对吧。”我对他说。他愣愣地看着我,没有回过神来。我比自己想象的要坚强一些,当一些无法预想的事情已经发生时,我只能选择接受,承认并解决它。

  我说的“该怎么面对就怎么面对”是指,要么我们就把孩子领养过来,我的孩子吃什么,她的孩子就吃什么;如果她非要孩子的话,那我们该出多少抚养费就出多少。在我看来,这已经是我能做到的最合理的决断了,也是我最大的忍耐底线了。

  守了十几年,甚至连谢敏的丈夫都不知道的秘密为什么会在今天揭开呢?这个秘密本来可以永远地守下去,但是近期,谢敏被诊断出患了病,需要动手术。即将手术的她怕自己万一有什么三长两短,这个秘密就会永远地石沉大海了,所以她选择说出来。

  可是,当秘密揭开,我也选择了接受事实,蔡滔却左右徘徊起来。“她生病了,我要去看她。”“她要动手术了,我要去陪护。”“我要问一下我孩子的情况。”……蔡滔开始跟谢敏频繁联系起来。谢敏动手术的那几天,蔡滔赶赴她所在的医院日夜守护。他们甚至当着我的面通电话,虽然问的都是关于孩子的情况,但是,我的内心再强大也忍受不了他们“朋友式”的嘘寒问暖。

  蔡滔给出的理由倒像是合情合理,“我们就算是普通朋友也可以联系,更何况我们还有一个小孩。”他这样的态度让我受不了,从来都没有争吵的我们开始为这个事情吵架,吵多了,人哪里受得了。我的生活里再也没有安全感,危机四伏,我不敢肯定他从今以后一定是我一个人的。

  对于这个突然多出来的孩子,我内心已经万分挣扎地作出了让步,却还是得不到好结果。我们的孩子也有七八岁了,这样的结果让我们母子情何以堪?他可以为那个孩子履行父亲的职责,为何要以我们孩子的幸福为代价。我真的很害怕我的孩子失去一个完整的家。

  (口述实录 文中人物为化名)

提示:有任何问题,请联系管理员 QQ:3434287719;爱吧情感网-感情生活-情感问题:http://www.abgyyq.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