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摘掉了"小三"的帽子

时间:2019年11月11日 09:19:27 作者:张旺

  一直潜水在不被人知的角落里,从未想过要把自己拿出来说一说。第一次发帖希望得到的除了板砖还能有鼓励。

  99年,我由于高考落榜瞬间对自己的未来没有了方向,无限憧憬的大学生活也就此与我无缘,颓废沮丧的心情当时只有自己知道。爸爸妈妈倒似松了口气,我们家有4个孩子我最小,所以我的落榜或许对妈妈来说未必不是好事,因为以我们家的条件养个大学生的确不容易。

  虽然我是农村长大的孩子,但由于一直在学校住读所以对农村的生活实在是不知从何入手。每天日出而耕日落而息的繁杂的家务及农活还有妈妈每天没完没了的唠叨让我像是戴了紧箍咒一样的烦躁。

  一次在田里干活不慎把手磨出了水泡,偷懒中被妈妈唠叨个没完,那时可能真的是年轻气盛跟妈妈第一次大声的争吵,感觉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哭的像个泪人,突然萌生一种出去闯闯的想法。

  这个想法很快得到爸妈的一致同意,因为那时候的农村都是这样,农忙一结束很多年轻人、中年人、甚至老年人(就是感觉自己还能做点事儿的)都出去打工去了,为的就是一年两季的农忙外还能赚点钱。在上海我有个姑妈,她说他们家楼上邻居家是裁缝,让我去那儿当学徒。当时没多想,只想除了农活其他的我应该都能做的来。

  我只身一人来到上海。对上海的第一印象并没有从电视或杂志上看到的那么美丽绚烂,更没有置身时尚之都之感。印象最深的就是每一条马路每一个弄堂都是一样的(以至于我后来经常走错路),马路上的车多人多,公交车的站牌多到看不懂。那时的上海听到过炒瓜子炒栗子但还没有炒房炒楼之说。

  姑妈家的房子是老公房全是木头的那种,大弄堂转到小弄堂的兜兜转转让我头都转的发晕,进到一个院子,很像北京的四合院,楼上楼下的少说也有十多户吧,每户只有一间约20多个平方,另外加个阁楼。难以想象姑妈家的4个孩子怎么在这个房子里长大的(他们都已成家搬出去住)。当时根本想不明白农村那么大的房子,住的那么宽敞,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挤破脑袋的要到上海来发展。

  第二天姑妈就带我到了楼上的裁缝店,是个三口之家,孩子大概也就四五岁吧。这个所谓的师傅是个看上去是个老实又猥琐的男人,他老婆倒是个很老实善良的婆娘。开始的时候因为是学徒也只能做些小缝小弄的东西,他们也还算挺照顾我这个初出校门不爱说话的内向女孩,平常晚上基本不会让我弄到很晚就让我回去休息了(当时住姑妈家)。后来生意忙了,而我也能做些事情了,就经常要做到很晚了。

  但是慢慢的,我发现给我第一印象就很猥琐的师傅的确让我觉得恶心,经常借他老婆去买菜的当口以教我怎么缝衣服为名贴近我。那年我19岁,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想说又怕他会说是无心的而显得我多心了,有一次他老婆带孩子到外地去了。

  看得出来他那天挺放松的,跟我说话也多了,晚上我结束手上的工作后准备回去了,他却一下子抱住了我。虽然之前有点怀疑他的动机但却没想到他会如此大胆,因为太突然我一下子有点懵住了。大概有30秒我迅速推开他跑了,之后我就没再上去过,没敢跟姑妈说事情的经过,只说每天做的太晚了吃不消。

  离家就是要来打工的,很快,姑妈又给我找了一个在小饭店的工作,因为饭店里除了中饭晚饭也同时经营早餐,因此每天天不亮就要起床,这个工作的确是我吃不消的,特别是冬天的时候,凌晨时分的寒冷是我最受不了的。很快我又结束了这个遭罪的工作。

  我开始自己出去找工作,试着自己出去转转,由于自己年纪小又没有工作经验,加上我内向的性格屡屡碰壁真是感觉穷途末路了。我开始思考,我觉得自己没有高学历,即使找到工作也一定是既辛苦又是不被尊重的工作。

  想到这里我就开始关心起一些校外教育机构的一些学习班,想到了我就开始行动了,首先我报读了电脑班因为不会熟练运用电脑就只能做些苦力(老家的高中那时候还没有电脑课,我甚至都没有碰过真正的电脑),课程是晚上读的,这样我白天还可以继续找工作,正因为自己又开始学习了,所以也开始有自信了,我不再去街道上像扫街一样的找工作,每周都会买些招聘类的报纸,开始跑东跑西的面试。

  由于我的普通话说的很好,很快我被一个私人的航空票务公司录用了,虽然工资只有1200+提成,但对于我来说已经是非常开心的了。工作是朝九晚五的,休假都是按照国家的法定假日。这时候我的电脑初级培训班也已经结束,没有继续再读一方面是资金实在太紧张了另一方面我觉得电脑会熟练操作即可。而且我搬出了姑妈家自己在外面租了个约10来个平方的房子,租金300块钱每月。我工作很卖力,平时很节俭,最心酸的一次是我一顿中饭就吃了一个包子。

  进公司半年后, 我随着业务的熟悉加上自己的努力,每个月的工资基本可以养活自己了。我开始报读自考大专,每天5:30下班后基本没时间吃饭就要赶去上6:30课,节奏是忙碌的但也是充实的,生活是简单的但也是快乐的。

  到了一个新的班级,除了同班调过去的同学其他的都基本不熟悉,或者说不认识。像我这种本来成绩就一般的现在到了快班里我基本可以算是倒数的了(真是难为情啊)。新的班级老师没有急着编排座位,就是自己感觉自己高的就往后坐,矮的就往前坐。我跟丽(原同班同学)一起坐在第一排,倒不是因为我们矮,而是我们女生一般都不喜欢往后坐。身后是两个男生都比我们矮小一些(其中一个就是晨,另一个是我的远房表弟)。

  先前被分到快班的荣誉感很快就被快班的快节奏的教学方式冲刷的一丝不留了,压力太大了,都说有压力才会有动力,但压力太大就会挫伤学习的积极性。慢慢的我对学习纯粹是应付了事,跟坐在身后的表弟总是有事没事的吵架,也不知道那时为啥老跟他吵,就知道我跟同桌总喜欢拿他开涮,印象中他嘴巴特厉害就是特别喜欢跟我们争执的那种,我最讨厌的就是他了,而他的同桌却总是笑眯眯的话不多。

  虽然是坐在前后排但我们说话并不多,跟我那个讨厌的表弟比起来反差很大因为他总是笑眯眯的表情。或许正因为这样我才开始注意起他,每天早上的早读课晨总会是最后一个进教室的,课上从不见他主动举手,但当老师叫了一圈没有同学能回答出问题的时候总会叫晨来回答,而他也的确从未答错过。

  我也因此越来越关注他,这种关注很快变成了一种好感一种崇拜,一种一看到他就会脸红心跳的从未有过的感觉。

  那时候还没听过暗恋一词,就知道每天早读课最期待的就是他蓬头垢面的而且稍显羞涩的冲进教室。有时候在校园里不期而遇我就会瞬间不知所措激动万分。

  我总是默默的假装无意的看着他。慢慢的,我们开始有了交流,还会经常一起闲聊,开始知道他是住宿生(那时我是走读生),初三时学校经常会组织学习很好的学生参加一些市竞赛或省竞赛一类的各种学科的比赛,我也由此知道了他在学校有多优秀,但他却从不趾高气昂简直是低调的可爱,这样更加深了我对他的崇拜之情,到后来连他走路的姿势我都会刻意模仿。讨厌上学的我开始讨厌周末,我希望时刻都能看到他。

  如果说一个女生喜欢一个男生是因为对男生的崇拜,那我对他的崇拜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在我眼里他是那么的可爱却不失魅力。

  这种懵懂青涩的暗恋让我幸福着,不安着,憧憬着。我不由自主的想接近他,我经常给他带些菜,因为他是住宿生每周才带一次菜。给他织手套,其实我并不会织但我愿意织,因为冬天他的手容易生冻疮。我会有意的装冷然后借用他的外套,感受着借来的外套上有他的体温和气息。

  我努力创造靠近他的机会,甚至为此放学不回家就为能多看到他。但是这一切的一切他都没感觉到我喜欢他,因为他太小了,而我比他大一岁而且女孩子又相对早熟一些。很快就要中考了,他显得那么的从容不迫,依然是每天最后一个进教室的。结果是他不出意料的考到了省重点高中而我却也意料之中的考入普通高中。

  虽然我们在同一个城市学习和生活但我们却一下子分的干净彻底。我联系不上他更不好意思向同学打听他的一切讯息,甚至连他在那所学校的几班都不知道。进入高中,新的学校、新的同学、新的环境都没法掩埋我那段还没开始就要终结的初恋。我开始想念他,每天脑袋里都是他,甚至有一次因为看错人而激动的不知该躲该留。

  我试着给他写信,信封上只有他的学校、年级和姓名(因为不知道他的班级)。虽然我并不确定他能否收到但我还是痴痴的等着回信。我没想过是他不回,我只想一定是他没收到,所以我不死心的又给他寄了一封。这一等就是大半年,这期间我到过他学校一次(是学校组织的一个大型活动),我期待着能在他的学校碰到他,事实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我们同在一个城市,学校也离的并不远,总以为会有一天在某个地方不期而遇,但是直到最后我们都已高中毕业也没有他的任何消息。

  日子久了,当等待变为一种常态时也就发现生活还在继续,每天上课下课逛街看书还有跟跟同学们之间的拉帮结派。整个高中生涯是充实而精彩的,心底的那个他也渐渐的被放在某个不易被触碰的角落。

  本以为我那份刻骨铭心的暗恋会被时间冰封的像个琥珀,虽美丽但没有生命。不曾想4年后他竟然会考到上海的大学,而且主动跟同学打听我的消息,心里深藏的琥珀终于融化了,保存完好的爱恋犹如春天的嫩芽般充满生机。

  节后回到上海,依旧每天上班下班,上课下课。我没有急着给他打电话。不是不想打,而是每次拿出电话号码都会激动,甚至想不好第一句要跟他说什么。空闲时总会看着他的电话号码想象着他此刻在做什么呢?转眼到了4月底,电话始终没有打,因为我想去找他,我想看到他。

  记得那天是周末,前一天晚上为第二天穿什么衣服让我费尽脑筋(那时太穷根本没有余钱给自己买件像样的衣服),最后选定一条青春活力的短裙小背心外加一件颇具校园风的小外套,不想因为自己已工作而显得跟学生妹有所不同。

  找到他的学校并不费劲(因为很早就查找过公交线路),到了学校门口我才给他宿舍打电话,是一个男生接得,告知我他不在。应该很容易想到他可能不在的但我却从来没有想过(或许人太傻的时候思维是混乱的)。我瞬间不知该如何是好,等吗?

  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回来。回去?又觉得心有不甘。索性等吧,我在校门口买了本杂志胡乱的翻着。等了一会,我想说不定我刚挂了电话他就回来了也有可能啊。于是厚着脸皮又打了一个,这次是另一个男生接的,他说你找晨啊,他在教室看书呢,要不我带你去吧。好热情的同学啊。

  宿舍距离教室不远,到了教室旁边,同学说你在这儿等下,我去叫他。我点点头,心里那叫一个激动啊。很快,我看到那个同学跟一个高高壮壮、皮肤黑黑的男生出来了,同学冲我指了指,我知道那个就是晨,但是我怎么都不敢叫他名字。

  变化太大了,大的我甚至怀疑是不是找错人了,记忆中的晨是个长着一张娃娃脸,身高比我还矮小的可爱男孩。而眼前的这个高大魁梧的还稍显敦厚的帅哥(虽然皮肤有点黑但不影响他的帅气)就是我心中想念无数次的晨吗?我能感觉到,他也愣了一下,但很快他认出我了。憨憨的说:是你啊。

  虽然变化很大,但从他的眉宇间和曾让我心动的毛茸茸的像络腮胡子的脸庞上我找到了他过去的影子,的确是他。我想过千万次见到他的激动紧张并没有出现,有的只是欢快的笑脸。我们彼此谈着自己的现状和回忆我们共同的初中生活(那里有我们共同的记忆),他可能觉得我们久未见面,怕会显得尴尬拘谨,于是叫上他的两个好兄弟,其中一个是他的高中同学,也就是我们的老乡(其实我更希望跟他独处)。他们带我到学校附近的肯德基吃了我从未吃过的汉堡包。随后一起到桃花园去看桃花。我让他的同学给我们拍合影,我想尽可能多留下些我们的美好瞬间。

  甚至有一次我还主动去拉他的手拍照(至今都被那天在场的兄弟笑话)。 那天玩的很开心,吃好晚饭已经有点晚了,他留我住下。我很欣喜的答应了(可能有的读者开始乱想了吧),当时并没想太多,只是想跟他可以有点独处的时间。可是他只是打电话叫来一个女同学(就叫她娜吧)说有个好朋友今晚住到她们宿舍区(当时条件差搁在现在应该可以开房了吧)。

  在女生宿舍,娜对我很热情,给我找牙刷牙膏、洗脸毛巾什么的。我们闲聊了会发现有点晚了,她说要写些东西让我先睡了。那一夜我睡的很好,好像还做了美梦。早上醒来才发现娜一宿没睡。让我觉得甚是过意不去,同时也让我开始思考是因为宿舍的床实在太小还是他们的关系非同一般。洗漱完毕,晨的电话来了,让我们俩下去一起吃早饭,但娜没去,这就更是印证了我之前的忧虑,娜是晨的女朋友?

  从晨那儿回来后,我们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联系,我以为他会给我写信或者会主动联系我。结果还是我先给他写的信(我那时还没有手机打电话不方便),洋洋洒洒写了3张纸,总结一下就是告诉他我有多喜欢他,多希望能做他的女朋友。很快我收到了他的回信,拿着他的信我是欣喜的幸福的,看了他的信我是伤心的崩溃的。

  信里他告诉我,谢谢我对他的好感,并回复我说初中时候实在太小根本不懂喜欢谁或爱谁。最让我伤心的是一句:在这场游戏里没有爱情,我们可以成为好朋友。读了他的信,我的天空瞬间变得阴冷灰暗,我如果够勇敢真想跳进苏州河。可是我没有,因为我没有勇气(其实死真的是需要勇气的)。伤心悲观的心情每天笼罩着我,但我还是照旧努力工作着,因为我要生活。

  那时上海的航空票务还没有折扣透明市场做的有点乱,我们老板为了稳住老客户公司开始发行会员卡,让我们开发新客户并且通过会员卡留住老客户。平常我们是专门有送机票的工作人员的,但有一天,因为我的客人有张机票担心没法按约定的时间送票,因为送票的同事都一时半会回不来。于是老板就让我辛苦一趟,顺便跟客人推荐一下我们的会员卡(一张卡的提成还是挺可观的),我没有理由不去。

  在约定的地方见到了之前一直电话联系的他(叫他国吧),他当时正从一个大厦里办完事情出来,我们在路边握了下手,由于在路边一手给票一手给钱感觉不好看同时也想跟他谈谈买会员卡的事情,我提议要请他喝茶(直觉告诉我或许喝茶比吃饭成本低些),他说:茶就不喝了,我请你吃饭吧。我欣然答应了。在附近一个不大的饭店我们找了个位子坐下,他让我点菜,而我到上海那么久还没下过馆子呢哪里会点什么菜啊,摇头拒绝了。他翻看着菜单让服务员把单下了。在等菜上桌时我们闲聊了起来,我这才仔细观察了他。

  四十岁的年纪吧,深色西装也没能掩盖住有点发福的肚子,洁白的衬衫外点缀着一条颜色配的恰到好处的领带,还有一个看似装满资料的公文包。微胖的脸庞配上已经有点败顶的头发感觉还是挺有领导的范儿的。坦白说我对他的第一印象属于并不讨厌但也没啥感觉的那种,饭桌上我把他定好的机票给他,他也把钱款给了我。我趁机跟他说起公司的会员卡的事情,并极力推荐他买一张。

  而他不表态不拒绝还是一边吃饭一边跟我闲聊,聊我是哪里人,我们公司是怎样的等等。而我也由此知道他是做房地产的,公司在哪里为什么出差频率那么高等等。。。。。。。因为跟他不熟悉所以那顿饭我吃的并不痛快甚至没有吃饱(最主要是他没有回应我买会员卡的事情)。

  饭毕买单时我看到他拿出一个信封,里面装满了百元大钞,他从中抽了3张交给服务员并叮嘱开发票,本来我要买单的,不过被他拒绝了否则我那干瘪的钱包估计就空了。出了饭店本来挺好的天气竟下起雨了,我从公司出来没有带伞,他提出要送我回去,问我住哪里。那天雨下的还真不小,所以我稍微客气了一下就答应了。坐上他的普桑车我们并没有聊很多,大概半个小时就到了我住的地方。

  车子停下来,他说:你说的会员卡呢?我一阵惊喜,我说在的,赶紧从包里拿出来给他并且附上一张填写会员资料的表格,他看了看简单填了几项就把会员卡的钱给我了。我说:谢谢您。他笑笑说:以后给我的机票多打点折扣就行了。我鸡啄米似的点点头,这时他轻抚了一下我的手说:快回去吧。说是轻抚应该说是有感情的轻握了一下,但就是这一下却让我心头一颤。对他我是感激的,因为不动声色的办了卡还因雨天善良的送我回家。就连最后轻抚我手的举动也让我心里有了异样的温暖。

  生活照旧、工作照旧、学习照旧。晨的拒绝让我依然沮丧消沉,本来自信快乐的我不见了,喜欢听悲情的歌,感觉每一句歌词都是为自己而写,喜欢看没有完美结局的情感剧,感觉那些都是我经历的情景再现。那些灰姑娘和白马王子的完美故事让我觉得特别不真实 。是的,我失恋了,那段时间这份还没开始就胎死腹中的爱恋真的把我折磨的够呛。因为工作关系我和国偶尔还是会通电话,而我也的确尽自己所能给他申请最低折扣的机票。

  那段时间工作之余我几乎封闭了自己,除了公司和住地我连学校都不想去了。感觉对什么都没有了兴趣。终于有一天我好像想通了,我给晨写了封信,告诉他我不愿意做他的朋友,但想请他来看我一次只为能再见他一面就算是最后一面也好。信寄出后我并没有等待他的回信,也没有真的期待他的到来,因为我想他或许根本不会来。

  一天下班后没课,我就在外面随便吃点晚饭直接回了家,到家后不久,听到有敲门声,我用刚学会的上海话应着:来了来了。我以为是居委或是邻居来敲门的。结果开门一看让我吓了一跳,晨来了,我真没想到他会来,我甚至忘记是自己叫他来的。

  在我的小房间里,我们聊着过去的同学聊着各自的生活,虽然空间很小但那天整个聊天的过程还是很轻松愉快的,其实我们都害怕提起敏感的话题。时间很快到了晚上9点了,他要回学校了,我送他到了公交车站点。那时已经是12月份了,等车的时候感觉特别冷,想想他就要走了,或许这一走我真的很难再见到他了,我突然哭了哭的很伤心,冰冷的天气泪水流在脸上瞬间变的更冷。

  他不知所措的扶着我的两肩,我知道他想安慰我,可是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我。越哭越觉得伤心,我一下扑在他的怀里。他没有推开我,而是轻轻的抱着我。我能感觉到当时他的身体一直有点抖,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因为从没碰过女孩子。车子来了走了,又来了又走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停止了哭泣,从他怀里站直了身体,说你回去吧。他说现在宿舍已经锁门了。我说那就住我这儿吧明天一早再回去,其实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单纯的,没有任何想法和动机。他也没有多说我们就一起回来了,回来的时候他也是搂着我的肩的。我的房子就一间屋,回来发现问题了,除了一张床就只有一把椅子,连个卫生间或厨房间都是公用的(很多人都没法理解这样的房子也能有人住吧) 。他说:我坐椅子上睡吧,你睡床上。我说:那怎么行,我睡椅子上。他也不同意,最后我提议:我们都睡床上吧,就穿着棉袄不要脱衣服了。他没有再坚持,我们都穿着棉衣躺在被窝里。

  我们和衣并肩躺在被窝里,我们都没有说话。房间里空气像要凝固了一样,谁都没勇气开口说话,这时他神过一只胳膊把我揽在怀里。都说男人的怀抱就是避风的港湾当时真有这种感觉,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因为从没奢望过会有这么幸福的时刻。多希望时间就此停止因为我知道这一刻可能是短暂的,因为明天大家就要说再见。穿着棉服睡觉感觉实在不舒服或者说是我希望能跟他贴的更近一点,我说我把棉袄脱了吧(里面还有毛衣)。他没说话算是默许了。

  我再次躺在他怀里时,他双手抱紧我,随后他脱掉了自己的衣服连同裤子一起。没想到这么冷的天他竟然只穿了一条外裤,仅留了一件贴身内衣和内裤。

  他躺进被窝时我看到了他勃起的yj把短裤支的老高(终于明白男人为什么经不住诱惑了)。从没想过男生的yj会是这样的(还是小时候在老家池塘里洗澡看过男生的小jj),他把我抱得更紧了,我没想过接下来会怎样,或者说不管他怎样我都愿意。

  他开始脱我的衣服,一件不留的。我没有阻止更没有反抗,我愿意把我的第一次给他哪怕我们没有以后。不知什么时候他把自己的内衣裤也脱掉了,他翻身压过来,他很重可能是怕压着我就半弯着胳膊支撑着,肌肤相亲的感觉真好。

  我们都是第一次,他的铁棒一样的yj抵着我的身体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只能被动的配合他,他尝试着用手把yj放在我的yd口紧接着猛一用力,我啊的一声叫起来,并且可能是出于被弄痛的本能一脚踹下去,他差点掉到床下。第一次的确很疼,疼的你都不愿意有第二次。我们没有继续,可能他也害怕弄疼我。他楼紧我陪我说着话,迷迷糊糊的不知什么时候我们都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感觉我们的关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们之间不再有那种讨厌的距离感只是我们都感觉有些羞涩。他是个负责任的男人,三天后正好是我的生日,他来了,送了一个很精美的发夹(后来听说那是他一个礼拜的伙食费)。那晚他留下了,我们第一次真正的ML,虽然还是很疼但我知道那是女孩一定要经历的。害怕怀孕,第二天一早我就去买了药。

  就这样我们成了恋人,他每周都会过来几次。周末我们基本都在一起,一起逛公园一起看电影,一起吃饭。不管到哪里都是我们相拥着的身影。从来不会烧饭的我学会了饭菜的搭配,努力给他做好吃的。那段日子我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孩。我们在一起时的开销经常都是他付的钱,但是我知道他还是学生家里条件并不算好,生活费也并不多,我总是在保证他面子的前提下我买单。

  但我的工资除了房租和学费也所剩不多。为了提高新水,我经常努力推销我们的会员卡,这时我想到了国,他是做房地产的,他的周围应该认识很多经常出差的或比较有钱的人。我给他打了电话说想请他吃饭,他很爽快的答应了。那天他还是开着他的破普桑。饭间我表达了自己的意思并表示如果他介绍的客户做成了一定重谢,他说他关系比较好的朋友好像也都有了这种卡,关系一般的不好说。我只能说:没关系,谢谢你。他说:要不我再办一张卡,只要把发票给我就行了这样你不就有提成了吗。我虽然觉得不好意思还是答应了,但是那天没有带公司资料,就约定过下次等他有空就给他送去。

  跟晨在一起感觉是幸福的,他对我很好,疼我宠我,我走累了他会背我。生活是拮据的,但丝毫不影响我们的热度。当然偶尔也有闹小矛盾的时候,但基本都是我跟他闹,还会时不时的提起他那个娜。他告诉我,跟娜只是挺好的好朋友。其实我相信他但就是偶尔会跟他闹一下。他很大度从不跟我计较,总会把我逗乐了。

  一周后,国给我打来电话说一起吃个饭,我说我请吧,他说行并让我记得把发票带给他。我们约在我们公司附近吃饭,因为他有车过来比较方便。那是一个挺有档次的饭店,我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穿着让我感觉像个丑小鸭。假装大方的随他进入饭店,入座点餐。他不再让我点单因为我真的点不来。但他点了我最爱吃的水晶虾仁(他说上次吃饭时看出我很爱吃),很贴心的男人。

  第一次吃了大闸蟹,为了不让别人看出我没吃过,我就等他先吃然后自己偷瞄了一下,那顿饭吃的很丰盛,但他没让我买单。虽然他一直开着个小普桑但看得出他经常出入高档餐厅。饭后他提出送我,车上我把发票给了他,他看都不看就把钱给我了。路上我们闲聊着等红灯时,他握住了我的手,我轻轻的抽开了因为不想让他太难堪。快到我家时他又握住了我的手,并且把车子开到路边的一块空地。他伸手过来抱我,试图亲吻我。我努力扭转头避开他的嘴唇。不知是我意志不坚定还是感觉他有恩于我,我们的嘴唇碰到了一起,同时他开始抚摸着我先是隔着衣服的,后来开始把手伸到衣服下。当时大脑是混乱的只感觉脸非常的烫。

  最终我从他的怀里挣脱开来,他也没再继续纠缠。

  坦白说国在我的眼里还是有些魅力的,他是一个地产公司的董事长,成熟稳重,中年男人所特有的从容与淡定,都让我对他没法拒绝。我想这也是很多女孩比较喜欢年长的男人的原因吧。我们开始有了除工作之外的交流。我告诉他我有男朋友。他告诉我他也有家庭,并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

  他在上海的时间并不多因为外地有几个项目同时在做。他经常跟我联系,说的都是一些天南海北的事情。他出差在外时也会经常给我打电话,回到上海基本都会抽空一起吃个饭,每次也都会抱抱我亲亲我。我经常告诉自己不要再跟国见面了,但每次总不忍拒绝他。我知道这样的关系是危险的,我一边跟晨甜蜜的恋爱着一边还跟国交往着。终于有一次,跟国吃完饭,他说想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我知道他的想法,我说我要回去,但他还是把车开到一个宾馆门口,他拉着我下了车,在大厅里他去登记,我却傻傻的站在那里犹豫着不知该走该留。他手续办好后过来牵着我往电梯走去。当时感觉所有的人一定都在看着我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到了房间他把我手里的包拿下去放好,然后过来温柔的抱着我往床边挪动着。他始终没有说话,或许这个时候什么都不好说。最后他抱着我一起倒在床上。

  我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三儿

  国是一个工作狂,平常工作很忙,他的电话每天不断。经常是上午在北京,下午就到了南京。正因为这样,他的存在对我和晨的恋情丝毫没有影响。我一边是晨的女朋友一边是国的三儿。开始我很矛盾,想过放弃国,好好经营我与晨的爱情,因为这份感情对我来说是来之不易的。

  但面对国却又有所依赖。国换车了,是一部40万左右的丰田,那天他拿到新车后给我打了电话说中午一起吃饭,我欣然同意,饭后送我回家的路上突然遇到前方的两辆车发生碰撞,国一个急刹车,我整个人往前冲。但国一手紧抓方向盘一手紧拉着我。

  当时的我没什么感觉,但后来自己会开车后我就永远记住了这一瞬间,因为开车的人遇到紧急情况时直接反应就是双手紧握方向盘。我的手机被偷了,他会给我买一个,我想要个项链时他会陪我一起去挑,他经常会给我买些礼物,或者让我喜欢什么就去买然后把发票给他报销。这些都是晨所给不了的。也正因为这样我最终没有结束这种不正常的三角关系。因为我觉得国也很爱我。

  时间过的飞快,晨大学毕业了(我也读完了自己的课程)。毕业后的晨因个人志向到外地去了一年。这一年我们每天通电话,夸张的时候一张50的电话卡一晚就能打完。晨不在的一年里我去考了驾照,国问我需不需要钱,我拒绝了。我不想让他觉得我跟他是为了钱。晨不在,我跟国的关系发展的更稳定了。其实我知道我是爱晨的,但始终放不下国。

  一年后,晨如期回来并很快找到了一份薪水不算高的工作,我们正式开始同居的生活。我像个幸福的小媳妇一样每天下班回来买菜烧饭,饭后洗碗收拾家务。晨是北方男人,所以对买菜烧饭做家务样样不通。所以如果有一天我不想烧饭时我们就只能出去吃,当然不是像国那样的排场,我们还没那样的条件。

  晨回来的三个月后,我怀孕了。我们都很意外,主要是晨还不想那么早结婚。但我坚持想要这个孩子,无奈,晨只好跟家里商量我们结婚的事情。我把要结婚的消息告诉了国,我以为他会表示一下挽留或者说我更希望听到他能挽留我不让我结婚。但他什么都没说反而给了我1W块钱让我给自己买点东西。我挺失望的,更多的是少许的伤感,感觉他是不敢对我负责所以才任由我嫁人。

  在经过了几天的思考后,我想我还是好好和晨在一起,做个贤妻良母吧,毕竟小三的生活是一条不归路,而如今我有机会能够过上正常人的生活,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呢。

编辑推荐:

  马尔代夫的海水洗刷不了背叛带来的痛晴天霹雳 女儿的班主任是丈夫的情妇 父亲的艳照门 是扎在我心中的那根刺 

提示:有任何问题,请联系管理员 QQ:3434287719;爱吧情感网-感情生活-情感问题:http://www.abgyyq.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