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出墙报复丈夫七次出轨

时间:2019年11月11日 09:19:43 作者:张旺

  陆清芬的丈夫7次出轨,她在电话里说,“早已对他失望,对这段婚姻失望”。几年前,她决定从与他的纷扰中走出,暂且为自己活一次。当她终于“由内到外焕然一新”,却陷入另一段新的漩涡——她爱上了一个有妇之夫。然而感情世界唯一的这场出轨,并未让她摘取到曾遥想的幸福。

  与记者一番倾谈后,拨开云雾,她终于看清,自己这场婚外恋的内核之色,原来也同样苍白。

  不快乐

  在外人眼里,现在的我算是个外表成熟优雅、事业也小有成就的女人。本来,我与丈夫宋林曾在南方开办有自己的企业,他任厂长,我顺理成章在厂里上班。然而4年前,我舍弃了那里的一切,选择独自回汉打拼。

  那时候,我只为逃避与宋林那纷繁复杂的婚姻,逃避那已枯朽颓败的爱情,以及对他的失望透顶。那是2007年,那时,结婚10年,他已出轨5次。

  独在武汉,我开过食品连锁店,卖过服装,做过直销,一路走来,总算站稳脚跟。与当年还在南方时那个不会打扮、每天忍气吞声的自己相比,无论是外在形象还是内在力量,如今我都已是焕然一新。感谢4年前那个“该为自己活一次”的决定,生活于我,似乎翻开了新的一页。

  可现在的我,依然不快乐。

  该从何说起呢?一方面,我与宋林表面上仍维持着早已摇摇欲坠的家。另一方面,我也出轨了。然而生平第一次出轨,这个叫许轮的男人所带给我的,以及我们之间,真的就是幸福吗?

  几天前,我刚与从县城赶来的许轮一起过了圣诞节;此刻,他大概是跟家人在一起罢。而丈夫宋林,不知是在厂里还是又“出差”与哪个女人鬼混——这于早已习惯的我来说,似乎并不重要了。只有我,是一个人,在武汉——这座没有亲人、没有爱人的城市。

  夜深人静,回想这些年的风风雨雨,以及感情世界里所经历的这两个男人,我只觉得欲哭无泪。

  时间回溯到14年前。我与宋林相亲认识而后结婚。1999年,他携我一起南下创业。我们承包了一家小型服装厂,没几年,生意便小有起色。那时候,我还未曾料到,我的丈夫此后,会是一个如此花心、不负责任的男人。

  第一次发现不对劲,是在2001年。那个女孩很年轻,十八九岁。宋林背着我在外与她开房,我知道了,心里很不舒服。与宋林大闹一场后,我想到了用真情来打动那个女孩。我把本来无业的她带到厂里上班,把自己崭新的被褥借给她用,待她亲如姐姐。没多久,那个女孩给我留了一封信,自己走了。

  我以为这场风波终究是平静下去了,我也以为,宋林只是一时糊涂。没想到后来,他所犯下的罪恶,竟是一浪更比一浪高……

  不堪的婚姻

  第一次出轨风波后,宋林老实了一阵子。不久,不满20岁的妹妹随我们一起南下厂里上班。那时生意连续亏了几次,我们原打算买房的意愿也暂时中止了。不过好在宋林对我和我妹妹依然不错。自从妹妹过来后,他时常为她买这买那,刚开始,我们姐妹也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直到有一天夜里,发生了极为不堪的一幕:宋林,把肮脏的手伸向了我妹妹!

  那个夜晚我永远记得。我们租住的是大单间,中间隔了帘子,妹妹住帘子那头,我与宋林住这头。夜里,已经熟睡的我突然被一阵隐约的哭声惊醒,仔细一听,是妹妹。我本能地把手向身旁一摸,宋林已不知去向!我连忙爬起来朝妹妹那边冲过去,拉开帘子,妹妹抱着被子缩在墙角哭,宋林,站在床边慌张得手忙脚乱!

  我伸手朝宋林扇了一巴掌。好在发现得早,妹妹保住了清白。

  那件事后,第二天我便把妹妹送上了回老家的车。临别时,我们姐妹抱头痛哭,商定这件事暂时谁也不要告诉。为避免节外生枝,那年年末,我们便让家里为她安排了相亲对象并订了婚。 谁知订婚仪式上,宋林竟然故意醉酒大闹,指着未来妹夫说他这也不好那也不好,弄得现场气氛异常尴尬……

  说到这里,陆清芬说,早在宋林对妹妹欲行不轨的那个夜晚,她便对他彻底失望了,“可那时候,为了孩子,也担心若宋林屡屡出轨的事传出去后,不仅我面子上挂不住,妹妹和父母也会因此受到牵连,我选择了暂时默默忍受这一切。”

  宋林骚扰妹妹的事之后,他又出轨了几次。其中一次,是2007年,那时我们已有了好几套房子。一天,新房楼上传来打骂的声音,因为我向来和善,与楼上女主人艳梅要好,便拉着宋林上楼劝架。谁知,架是被我劝下来了,可我没想到,宋林后来竟与艳梅勾搭在一起了!

  一开始我还蒙在鼓里,是后来艳梅的老公找上门来我才知道的,就是那次劝架事件后,宋林有了艳梅的手机号码,后来他便频频给她发暧昧信息,直至有了不该有的关系……

  这是我万万没想到的。截至那时,宋林已出轨5次了。我自觉实在无法再与他在一起生活下去,便愤然离开广东,只身回到了武汉。

  从广东回来第一天起,我便发誓,没有宋林,我依然要混出个人样来。当时,我的想法很简单,只为逃避曾经的婚姻的太过不堪。直到一番打拼下来,当眼界变宽、接触的世界更大,自己一天天开始有了变化,我才赫然发现,曾经与宋林在一起的日子算是白活了。我要为自己好好活一次。

  后来,我听说宋林甚至到西北某省出差时还在当地包养了一名情妇。不过这时候,在对这些已经习以为常的我看来,已不那么重要了。尤其是不久,我似乎也重新找到了自己的“幸福”——他就是许轮。

  依然迷茫

  许轮是我婚后爱上的唯一一个男人。他是S市人。我们在2010年的一次朋友聚会上认识。在武汉的这几年,在许轮之前,也曾有好几个男人或明或暗对我表达过一些好感,我都拒绝了,唯独对他动了心。

  许轮与我年龄相当,是当地一名公务员。他是那种性格随和、对谁都笑脸相迎的人。见第一次面,我们便像一见如故的老朋友。他有时候到武汉出差,我们便常约在一起吃饭喝茶。见面第二次,他便说他也正经历着一段不幸的婚姻:他的妻子曾背叛过她,他一直苦于强撑的婚姻并不幸福。

  每次要见面,他对我总是很照顾,渐渐地,我越来越信任他。我也把自己的过去大致说了些给他听,常常,聊到动情处,差不多的境遇,让两颗深受围城纷扰的心越走越近。终于有一天,我们由惺惺相惜变为了实际上的“恋人”。

  “在与许轮确立关系前,我也犹豫过。”说到这里,陆清芬叹了口气:“那时候,我太相信他,又或许,终究只是我自己太过空虚……”

  与许轮好了后,关于宋林的一切,我愈发不关心起来。我把许轮当我的知己,当作人生第二次的恋人。每逢节假日,我都会邀请他来武汉与我见面。我们在一起游遍武汉的山山水水、大街小巷。刚在一起时,他确实带给了我一段快乐日子。

  今年下半年,我渐渐觉察到这份感情的异样。每次短暂的相聚后,我把他送往回S市的汽车,我心里便又重新空空落落。担心打电话影响到他,我会给他发问候的短信,可是每每,他要么不回,要么隔很久才粗略回复几个字。

  有一次,又一次送走他后,我忍不住给他打了个电话,谁知等他接起,电话那头竟传来责怪的语句,意思是我不遵守约定给他打了电话。

  我也会觉得委屈。可是,许轮时不时也会来几句甜言蜜语,再加上他不止一次说过要离婚,然后等我离婚再娶我,我又开始稳定心思想要继续跟他在一起了。

  这个圣诞节,许轮又来武汉找我了。每次他来武汉,所有食宿都由我安排妥当,不仅如此,我还喜欢带他逛商场。他每次来,我的花费少则好几千元,多则上万元。可纵然如此,这半年来他似乎依然对我时冷时热,而且,他原本承诺的离婚,似乎也遥遥无期,我开始有些看不清他的真实态度了。眼看元旦将近,我们已约好他再来玩,到时我要不要与他好好谈一次?

  另外,这段时间我也在考虑,倘若没有许轮,是否也到了该与宋林说再见的时候了?我的感情世界如一团乱麻,我该怎么办?(口述实录 文中人物为化名)

提示:有任何问题,请联系管理员 QQ:3434287719;爱吧情感网-感情生活-情感问题:http://www.abgyyq.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