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小三 我的报复是双刃剑

时间:2019年11月11日 09:19:51 作者:张旺

  谭丽姿是一个绝对的摩登女郎:时下大热的蛋卷头,深V上衣,花苞裙,珠光丝袜,造型夸张的血红复古厚底鞋。说实话,这身打扮不太像来倾诉的,倒像是去参加时尚派对的。谭丽姿20岁出头就开始帮忙打理家族生意,到现在,她已是独当一面。在商场,谭丽姿可谓心思缜密,无往不利。可是在情场上,她却屡屡受挫。失败可以,受骗却不可以,这是谭丽姿的逻辑和底线。如果谁欺骗了她,那么那个人必须付出代价。她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曾经的柔情

  接到邵君浩的电话,我正在商场疯狂购物。“我已经在车上,晚上七八点就回到武汉。”邵君浩说。“你真的敢过来,不怕我杀了你?”我有些半信半疑。“我过来是想表达我的诚意,如果你真的要杀我,我也没有办法。”说完,邵君浩果断地挂断了电话。

  拎着七八个购物袋,我在商场中庭傻站了十分钟。之后,我冲到瑞士军刀专柜,挑了一把看上去锋利无比的军刀。将军刀塞进裤兜,那玩意儿硬邦邦地顶在我腰后,我突然觉得自己成了一个杀气腾腾的女魔头。随后,我去附近一家四星级酒店订了一间房,办妥一切手续,我给邵君浩发了一条短信,告诉他地址。邵君浩只回了三个字:知道了。

  将自己重重地摔在那张舒适暧昧的大床上,我有些欲哭无泪。两年来,与这个男人的林林总总不断在我眼前回闪,让我恼怒,让我心碎。

  2008年3月,我正在公司加班,意外接到邵君浩的电话。他说,他出差路过武汉,想见我一面。邵君浩是前男友的生意伙伴,我们有过接触,并未深交。我以为邵君浩是前男友的信差,然而,他对他只字不提。结账后,他从前台取出行李箱,面对我讶异的表情,他微微一笑:“其实行程里没有武汉,我待会就要飞北京,临时决定停留只想见见你。”

  如果说前男友像太阳,邵君浩就像细雨。太阳光芒万丈魅力四射,却容易将人灼伤,细雨默默无声,然而,一丝丝一缕缕,沁人心脾。随着时间的推移,邵君浩的温柔和体贴敲开了我紧闭的心门。

  我知道,邵君浩离过一次婚,有一个儿子。不过,这些我并不在乎。在与邵君浩交往之初,我便通报了我的底线,不能背叛,不能欺骗。邵君浩信誓旦旦,他让我相信,哪怕全天下的人都欺骗了我,只有他不会。

  平心而论,邵君浩给了我许多甜蜜的惊喜和幸福的时光。为了事业,我们分居两地,他在上海,我在武汉,然而,我们会寻找一切机会相聚。只是,在关于未来的讨论中,我们陷入了僵局。他希望我去上海发展,而我需要他来武汉,我们都无法轻易舍弃自己的事业。

  2009年岁末,邵君浩因为债务纠纷在云南躲了两个多月。我放下武汉的一切事务,只身前往云南。我有飞行恐惧症,所以我只能坐火车。从武汉坐三天的火车到昆明,再坐一天的长途汽车到那座小城。下车的时候,我变成了一个头发纠结,满脸油光的傻大姐。

  当邵君浩见到我时,他心疼得将我一把揽进怀里。在那个阳光明媚的小城里,我为他洗衣做饭,我们手牵着手散步,和他的朋友们喝酒聊天。我甚至计划,就在这个小城隐居下去,闲适地度过下半辈子。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在云南待了半个多月,我不得不回来。他的朋友设宴为我饯行。席间,我去洗手间,回来的时候,正听见一个朋友问他:朵朵要满月了,你准不准备回去?他刚好回答,看到我后脸色突变。那个朋友自知失言,赶紧招呼我喝酒,想蒙混过关。我心中一凛,却不露声色。

  回到武汉,我给邵君浩另外一个平时不常联络的朋友打了个电话。我说,朵朵就要满月了,我想问问你的意见,看要不要给她送点什么。

  那个朋友吃了一惊:“老邵把这事都告诉你了?”

  我故作镇定:“是啊。其实这也没什么,我尊重他的选择。”在我的诱导下,那个朋友将邵君浩的秘密全告诉了我。原来,邵君浩于2008年10月再次结婚,并生了个女儿。也就是说,邵君浩一边与我热恋,一面新婚大喜。

  那天晚上,我与邵君浩在电话里大吵了一架。在确凿证据下,他没有再否认。但是,他强调,他与新婚妻子毫无感情,再婚完全是因为他儿子,“我只是想给儿子找一个好妈妈,可是你不是!”“你一早就知道我不是,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要拖着我,为什么要骗我。”我的情绪瞬间崩溃了。

  “因为我爱你。”这种时候,邵君浩居然依然深情款款:“难道我们保持这种纯粹的恋人关系不好吗?你想想看,如果你真的和我结婚,你就必须接受我儿子,接受我的父母,你就必须为了婚姻委曲求全,你做得到吗?即便你做得到,我也不忍心让你过这样的日子。再说,纯粹的感情不正是你所追求的吗?”

  我万万没有想到邵君浩会抛出如此“冠冕堂皇”的理论。女人是弱者,但不是傻子,放下电话,我已打定主意,去邵君浩老家会会他的新婚妻子。

  第二天我便“杀”到了邵君浩老家。当我和他的妻子面对面坐在沙发上的时候,我有很长时间的恍惚。那个女人娇小白皙,经历过生产的身体还浮肿着,却无损她的美丽。她很有耐心地听完我与邵君浩的故事,平静得出奇。我一度认为,也许如邵君浩所说,他们之间没有感情。但是,在她起身送我出来的时候,她突然将脸侧向一边,我分明看见一滴清泪自她眼角滑落下来。我的心头一颤,甚至有些后悔自己的冲动。同为女人,相煎何急?

  回汉的路上,接到邵君浩的电话,他气急败坏,连声音都变了调:“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喜欢折腾,你去我家干什么?你当着我儿子,跟我老婆说这些话干什么?”邵君浩一连串的质问像一把把利剑插入我心房。是的,我伤害了他的老婆。可是,他有没有想过,我也是受害者,有谁在意我的感受?

  报复戛然而止

  第二天,当我再次拨打邵君浩的电话时,他的手机已经停机。一个生意人停掉他主要的联络方式,看来,他是铁了心要甩了我。他真当女人是脚底的泥,可以随意践踏的。他以为可以就这么算了,那么,他太小看我谭丽姿了。稍加思量,我的第一轮报复计划已成竹在胸。

  我首先登录他们公司网站,在BBS上刷屏留言:该公司老板邵君浩风流成性,谎话连篇,到处欺骗女人,老板如此,公司诚信何在?请各位擦亮眼睛,谨慎消费。在请两个好朋友不断帮我刷屏的同时,我开始给他们公司的销售经理一个一个地打电话。那些电话都公布在网站上,要想得到太容易了。打通电话,我以最温柔的声音告诉他们,我要给他们讲一个关于他们老板的真实的故事。

  三天后,邵君浩的电话自动打过来了,起先他气势汹汹地质问我并威胁我,说我的行为已经构成了骚扰罪,他已经咨询过律师,即日就会起诉我。我冷冷一笑:“打官司更好。反正,我的报复计划也才刚刚开始。现在,我只是给你的员工打电话。你知道,我绝对有本事弄得到你合作伙伴,竞争对手和总公司的电话。到时候,我会给你做更广泛的宣传。”

  听了这番话,这个男人的语气立马软下来。我可以想象,一股凉意自他的背后爬上他的头顶。他可怜兮兮地说:“你不知道,这两天我过得有多惨,简直是焦头烂额。今天跟员工开会,我简直如坐针毡,我不知道下面那群正襟危坐的人在想些什么。我这个老板的尊严扫地了。”

  末了,他问我到底要怎样才能原谅他。要怎样才原谅这个满嘴谎言的自私自利的男人呢?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如果你真想我原谅你,你就到武汉来,任我处置。”我放出狠话说。我以为他不会来,可是,他真的来了。

  晚上8:30,门铃响了。我忽地从床上弹起来,将那把军刀紧紧地握在手里。打开门,邵君浩一脸憔悴地站在我面前。他疲惫地看了我一眼,径直往里走,我跟在他身后,将握着刀的手藏在身后。没有料到,邵君浩突然转身,一把抱住我,失声痛哭。他说他对不起我,他说他依然爱我,他说今天他任由我处置。我不知所措,像个木头人一般被他紧紧地抱住。

  那天晚上,他跟我说了许多软话,他让我看在往日情分上放过他。他甚至拉开上衣,将他的胸膛敞在我面前:“如果在这里捅上一刀能让你泄愤的话,我愿意。”我掏出军刀,用刀尖顶在他的胸膛上,可是最终,我下不了手……

  我曾经以为自己可以是一个有仇必报的复仇女神。可原来我不是。最终,我只是一个一无所有,遍体鳞伤的傻女人。

  (口述实录 文中人物为化名)

提示:有任何问题,请联系管理员 QQ:3434287719;爱吧情感网-感情生活-情感问题:http://www.abgyyq.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