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已 我逃了好友的婚礼

时间:2019年11月11日 09:19:56 作者:张旺

  ●她本是个高傲的优秀女孩,初恋失败后跌入了自卑的阴影。

  ●为了摆脱低落情绪,她匆忙再次恋爱,但春去秋来,屡屡没有结果。

  ●昔日好友向她发出结婚喜帖,正维持一段"鸡肋"感情的她无比失落,干脆"躲"开了……

  丸子一身“卡哇伊”的装束,妆却化得很矜持。当我夸奖她的妆面精致时,她的眼神闪过一丝得意,开心地说刚才逛街,买了套名牌化妆品送给自己作为新年礼物,虽然价格不菲,但附送了不少小样……当对话从“暖场”的闲聊进入到正题的时候,她的神情又淡了下来。面对即将到来的新年,她觉得有些落寞,出于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态,她觉得她的爱情和友情都岌岌可危。揉了揉手里的围巾,丸子开始了讲述。

  “大方”丢了一段情

  周围的人都知道我现在有男朋友,不是一个孤单的人。但我常常会想起我那段失败的初恋。

  中学时代的我是个无忧无虑的独生女,读书常年“绩优”,深受老师宠爱。小虎是班里一个成绩平平的同学,平时有点特立独行,用现在的话说起来就是有点“酷”。作为优等生的我在“结对子”中帮他补习过功课。后来我如愿考上了名牌大学,他则到外地念大专。

  大学的第一个寒假,当老同学聚会结束时,小虎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我身边,塞给我一张卡片。我一看,竟是求爱信。他说早在我帮他补习功课的时候就很崇拜我,如今他确切地知道,他对我有了爱慕之心,希望我能考虑……我在学业上心气很高,但在感情上才情窦初开,经不住他深情的眼神和大胆的话语,决定尝尝爱情的味道。

  没多久,风声传到父母耳朵里,他们一致反对,说小虎的成绩和专业都配不上我,希望我在名牌大学里找一个。本来我倒没什么,被父母这些功利的话一激,反而产生了逆反心理,心想爱情凭什么要有条条框框呢?在大学,我是住校生,天高皇帝远,父母看不住我。隔几个星期,我们就会轮流搭乘火车去看望对方。一年里,我们的交往迅速升温,发展到很亲密的关系。一切都瞒着父母。小虎很能搞浪漫,我同寝室的同学都啧啧称羡。

  我好奇地想听听是什么样的点子,却见丸子脸上没有丝毫快乐,解释说:“无非是多买几种颜色的玫瑰花,拼出我名字的首字母,或者是说好下个星期来看我,却在这个星期搞突然袭击……”

  大三那年,我开始实习,忙得要命,往小虎那边也跑得不那么勤了。我内心觉得这种生活重心的转移也很正常,过一段时间就好了,压根儿没想过小虎那边会有状况发生。有一次我在寝室跟他电话“夜谈”,他忽然说有事情要告诉我。他很坦白地对我讲,最近通过同学认识了不少新朋友,其中有个女孩对他表示好感,他拒绝了。

  但让我吃惊的是,小虎还详细描述了那个女孩子的外形和个性,说她和我完全是两个类型。直觉告诉我,小虎对她萌生了兴趣。尽管心里很急,可我还是故作矜持,试探了几句,还假装开玩笑:“你是不是喜欢她?”小虎竟说“说不清”,还说有机会介绍我们俩认识。

  周末我急急赶去。小虎真的把那个女孩带到了车站,我不得不保持礼貌,那情景要多古怪有多古怪。却见小虎在一边像没事人一样。等女孩一走,我真想跳起来发火,但又不想被小虎觉得我吃醋,只得酸酸地揶揄:“就你这样子,想不到还真有别人看得上你。”不料小虎笑了,说,那女孩临走在他耳边也说了类似的话。我看出了他的摇摆,反而镇静下来,让他作选择。

  我看着她面无表情地说着,声音却渐渐带了恨意,就猜到了结果。在丸子“放手”两个月之后,小虎正式决定换女朋友。“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大方’啊?他也这么觉得!哈哈。”丸子的干笑听来很凄凉。

  谈了个“鸡肋”恋爱

  我以为“宽容”是美德,纠缠哭闹都是小女人做的事情,谁知我就这么眼看他成了别人的男友。我以为他对感情危机有开诚布公的态度,可小姐妹都觉得,他居然能把“新欢”带到我面前,摆明了没把我放在眼里。我,真的好失败。

  不管对错,青涩的初恋若是失败了也并不需要深陷其中。但丸子显然未能自拔。

  那段时候,有人问起我们分手的事,我会很轻松地回答:“观念不同,早点分开也好。”可谁能知道我心里的滔天巨浪?我生平第一次相信爱情,毫无保留地付出,还跟父母都有了芥蒂,轰轰烈烈到头来变成一场笑话。这事在老同学中传开了。我的中学里有个很“哥们”的年轻老师本来就觉得小虎不是个认真的男孩子,“敲打”过我几次,如今我都羞于到母校见他。我不想变成别人眼中“被人甩了”的可怜虫。

  好在我外表很活泼大方,周围注意我的人不少,我很快接受了一个校友的追求。由于我心态没调整好,这段恋爱很快告吹。紧接着我又差点投身一段“师生恋”,被我的好朋友死死劝住。

  毕业以后,我和一个对我有点“意思”的同事走在了一起。他说他喜欢我的活跃机敏,但我觉得他挺乏味的,除了工作就没有什么爱好,和我在一起也不过是彼此找一个“伴”而已。我和他,绝对没有非卿不娶非君不嫁的坚定。有些深夜,我也很惶恐,我真的爱这个男友吗?我怎么就变得对爱情那么无所谓了呢?我忽然有些厌恶自己。

  抛花仪式“触”我“心经”

  我也想过打起精神寻找真心相爱的人。但这些年,我的朋友圈子里不断有谁谁结婚了的消息传来。我并不羡慕,可总有那么点不爽,特别是有人问起我的婚期时。又有谁能知道,我眼下这段爱情其实是“鸡肋”呢?

  丸子穿插评说着朋友们的婚事,说某某才谈了几个月就结婚了,不见得牢靠;某某的另一半或许是看中她的家境;某某恋爱的时候曾惊天动地地吵架,搞不懂怎么最后还能成为夫妻……我隐约感觉到她内心的不平衡,并没有打断她。

  相比对爱情,我对工作投入得更多,在同事中很吃得开,同时也疏远了很多朋友。不为别的,我讨厌一堆女生在一起讨论爱情,讨论家庭。我宁可和工作伙伴一起喝茶,讨论“idea”。

  不久前的那个10月,先前提到的我的好朋友,曾劝阻我去谈“师生恋”的那个,她与谈了两年的男友结婚了。提早了4个月,她口头邀请我,我答应了。但当9月份收到大红喜帖时,我变卦了。我对她说,我要去外地办事,不能来了。她非常失望。

  我怕她疑心,在她婚礼前后都不敢接住处和单位里的不明电话,手机统统转入秘书台。你问我为什么那么紧张,要躲起来?因为新娘说,届时会有不少老同学到场;新娘还说,到时候要举行“抛花”仪式,担心冷场,一定要我和其他未婚女孩子主动站到台上去……我怕别人的婚礼会成为我的心理刑罚,所有的热闹都是对我的嘲笑。

  就这样提心吊胆,我连礼金和礼物也忘了准备。事后我才想起,作为好友受邀参加一生一次的婚礼,却人也不到礼物也不到,也没给出妥当的说法,这似乎跟绝交没什么两样了。难怪,婚礼结束直到现在,我不曾收到她哪怕一个联系电话……

  结婚,本该是她这个年龄的女孩所憧憬的,她却因不顺利的自身境遇而生出了对他人婚礼的排斥。我望着眼前这个做事容易受情绪支配的女孩子,提出帮她续一杯水,就起身把她留在座位上,让她缓和一下心情。当我再次坐下来的时候,她说,其实很多道理她都是懂的。

  我也知道“孤单不是可耻的”,所以,或许过了这个年,我会好好为感情作打算。但怕就怕我的心态坏掉了,连友情也轻易丢掉,不知除了身边这个平淡老实的男友外,我还能拥有什么。

  “不管是友情还是爱情,如果心里想争取,就去争取吧,你有这个能力的。”我很肯定地把话说出口,希望在她脸上看到同样肯定的表情。但或许是妆面掩盖了什么,我没有看到。

提示:有任何问题,请联系管理员 QQ:3434287719;爱吧情感网-感情生活-情感问题:http://www.abgyyq.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