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完整女人能否有完整人生

时间:2019年11月11日 09:19:57 作者:张旺

  12月22日那天下了本年最大的一场雪。早上9点30分,文婷从武昌来到汉口,中途她转了一道车,还坐过了站,更让她费尽周折的,是她内心激烈的斗争,“到底说不说?这个问题已经折磨了我好多夜晚!”这些不眠之夜已经在这张年轻的脸上留下痕迹,她有很重的黑眼圈。

  梦想,做个正常女孩

  我睡不着,夜那么黑,那么冷。我的未来也极可能是黑而冷的,每每一想到这,我就根本不敢再想下去。

  看着左峰刚才发给我的短信:你早点考研,你是女孩子,结婚后就很少有机会再考了。再苦上三年,我们就可以换来一辈子的幸福!

  一辈子?左峰!我在心里热切地喊他的名字,我们是不会有一辈子的!正是因为知道这个结局,所以左峰再三要我去见他父母,我一直找借口没去。左峰是家里惟一的男孩子,和我一样,他也来自黄石农村,那是个传统的小地方,左峰的父母不可能答应他不要孩子,更关键的是,左峰自己呢?他根本就不知道……我没有子宫,不能做母亲,我没有阴道,不能过性生活。

  我想不通老天为什么对我这么不公!为什么让我和别的女孩子有如此大的不同!从小到大我文静乖巧,刻苦勤奋。我向往过平凡生活,完成一个女人该完成的一切,嫁自己爱的人,为他生个孩子,做家务,工作,嬉笑或者吵闹……可是,现在这种再平凡不过的幸福却离我是那么远!

  爱人,我隐瞒了秘密

  我曾恨我的自私,像我这样的人怎么能有男朋友呢?当初左峰对我表白时我也犹豫过,但最终对爱情的渴望战胜了理智。

  我渴望一段真正的爱情。我对自己说,不要紧的,你这辈子没有婚姻,没有孩子,但你至少应该有一次恋爱吧。不然你这一生太遗憾了,一朵花,没有开放就凋谢,那种人生,我不要。

  于是爱了。以为毕业以后就分手,可到了毕业,我们已经有三年的感情了,爱就像我们的血液和生命,我们没有办法分开。

  左峰高我一届,也学医,他已经在北京一家大医院工作了。时空的距离不仅没有冷淡我们的感情,反而让我们在思念里更加靠近。我们每天以短信联系,隔天打个电话。他鼓励我考研,他说学医的人不考研很难找到好工作。我说如果考不上怎么办?左峰说考不上你就来北京吧,“和我在一起!”

  这句话让我流泪了,这是我等待的话,也是我害怕的话。和爱的人在一起,这是多么美好的生活!我一点也不怀疑左峰为我们设计的未来。可是这一天越近,我越怕。我怎么开口向我心爱的人说出那些无法启齿的秘密?

  哭泣,那迟到的检查

  20岁那年,我和左峰恋爱了,但心里的阴影一直折磨着我,年龄越大我越恐惧。我自己就是学医的,我知道一个女孩20岁了还没来月经意味着什么。

  上初中时,班上女同学一个个都先后用上了卫生巾,我回家问妈妈,我怎么还不来月经啊。妈妈说这事有人早有人晚的,很正常。到了读高中,我还不见来月经,妈妈还是那句话。加上高中学习压力大,我也没想那么多,一直到读大学、和左峰恋爱以后,那个事情才猛地像个巨大的黑影笼罩了过来。

  我吵着要妈妈陪我去医院检查。这一检查犹如晴天霹雳,给我做B超的男医生大惊说:“怎么回事?”他对我妈说:“你怎么当这个妈的?你女儿这么大了你才带她来检查?你早干什么去了?”我和我妈睁着惊惧的眼睛等着那个医生说下面的话,诊断结果让我屈辱、沮丧、真想一死了之:我先天性无阴道无子宫!

  我和妈妈在医院的走廊上抱头痛哭。妈妈的哭声比我更绝望,我是她惟一的孩子,我两岁那年,爸爸就因病离开了人世,从此,我和妈妈是相依为命。虽然妈妈在我六岁那年再婚了,但她并不幸福,她再婚只是为了有个人能帮她一起把我拉扯大。自始至终,我都是我妈惟一的希望,甚至是她活着的一个盼头。

  妈妈,为你我不能死

  这些左峰都不知道,妈妈叮嘱我不要把这事告诉任何人,“告诉别人对你没一点好处!孩子,我们的不幸只会换来人家的歧视!”

  妈妈是个不幸的女人,只因为死了丈夫,便在村子里受尽轻视。我知道妈妈叮嘱我的意思,我们势单力薄,没有能力与舆论抗争。

  我们的四口之家是沉闷的,继父和他的儿子小冲,母亲和我。妈妈和继父经常吵架,他们吵架都是因为钱,在农村,妈妈卖小菜,继父打短工,供两个孩子上学,负担够重的。所以我一直很乖,更不敢生病。我知道一病继父的脸色就不好看。因为妈妈又要找他要钱给我看病。

  读高中那年的冬天,我咳嗽得特别厉害。躺在床上,看窗外的雪花静静地落,我的咳嗽声固执地响了一夜又一夜,除了用生姜熬红糖水给我喝,妈妈没有别的办法,她没有钱给我买药。有一次红糖用完了,她开口找继父要三元钱去买红糖,继父没有给。

  那天我抱着妈妈哭了,我说妈我不想活,活着一点意思都没有。妈妈一下子跪在地上,她哭着叫我的名字,她说婷婷,妈妈支撑这么多年,不都是为了你长大的那一天吗?

  从此我再不敢说不想活的话。但是我是真的那么想,特别是现在知道自己是这样一个“人”时,我对活着更加失去了信心。但有妈妈在,我不能死。

  我怎么能死?我死了妈妈怎么过?

  徘徊,该如何告诉他

  我憋得太累了。我不敢和任何人说心里话。有时同寝室里的女生讨论哪个牌子的卫生巾好,我都无话可说。为了不引起她们的注意,我偶尔也出去和她们买卫生巾,然后装模作样地在厕所里捣鼓一阵子……我都要崩溃了,再这样真人假面地活下去,我真受不了。

  但是在公开场合,在同学们面前,我却是另一个样子。我是组织委员,班里的所有活动都由我组织策划,每年的联欢晚会也是我一手安排。我自信活泼,健康阳光。可是,有谁知道我内心里的恐惧?相反,我在阳光下越坦然,黑夜里就越畏怯。

  我多么庆幸我有了左峰,我喜欢在他身边作小鸟依人状。他一米八,我一米六,同学们羡慕我们是郎才女貌的一对。三年来,左峰不是没有过那方面的冲动,是我找借口熄灭了。我说我是传统女性,我希望能在新婚之夜付出一个完整的自己。左峰也是传统内敛的人,他很尊重我。我是他珍贵的初恋,从谈朋友开始,他就把我当成他的未婚妻,他说喜欢和一个女人从始走到终的感觉。

  可我能和他一辈子吗?以前总觉得自己还小,可以得过且过,现在好像一下子长大了,要面对社会,面对工作,面对婚姻,面对左峰。

  我常忍不住问左峰,“你以后会不会不爱我?会不会不要我?”问得多了,他都烦了。他搂着我说:“我早就回答过这个问题,我只回答一次!”我的脾气一直是极好的,可是有时也会无端地向左峰发脾气,他怪我无理取闹。我在心里说,不,我不是无理取闹。我心里烦啊,我有话对你说。

  可是我什么都不能说。张开了的口,拨了半截的电话……我没法说。

  我的同学里,有的为自己长得胖而自卑,有的觉得自己长得丑,她们不知道,她们多么让我羡慕,我羡慕她们的平凡,羡慕她们有能力过平凡的生活。

提示:有任何问题,请联系管理员 QQ:3434287719;爱吧情感网-感情生活-情感问题:http://www.abgyyq.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