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腹生子 前男友惊天阴谋

时间:2019年11月11日 09:20:05 作者:张旺

  坐定后,梅莉不停地问我,她现在是否很憔悴。她说,经过那噩梦般的过去,她找不到可以相信的人。对未来,对男人,她已伤心透顶。

  设身处地为梅莉想一下,如果你的生活一直在别人的安排中,在别人的算计里,而你的反击又如棉花般绵软无力,甚至无处下手,的确是人生中无法诉说的悲愤。

  突如其来的分手

  我做梦也没想到,时隔五个月,已为他人夫的前男友蔡学宜会给我发来一封邮件。

  2007年1月的那个早上,看到那个以我们姓氏联合命名的邮箱出现在我的工作邮箱里时,恍惚间,我以为回到了过去。在此之前的一年里,我与蔡学宜常在漆黑的夜里漫步江滩,傻傻地数着星星,逗弄一下在江边乘凉的胖小孩,过着简单而又温馨的生活。彼时,我25岁,他26岁,都在江城里拼搏着。我做财务,他做出口外贸,我们最大的理想是,将来有一个自己的公司,我管财务,他跑市场。“梅莉,你跟着我吃了很多苦。将来,我一定让你住在大房子里,生个漂亮可爱的宝宝!”蔡学宜最爱说这句话。

  我相信他。大学四年,我们谈恋爱两年,是菁菁校园里一道亮丽的风景。在所有人都认为我们毕业后就该说分手的时候,我们俩仍然在一起。工作三年,虽然我们攒的钱仍然不够在这座城市里买一套房子,可是,有一个疼我、爱我的男友,我觉得值了。

  我心甘情愿地跟着他吃苦,因为,跟着他,有希望。

  可是,一切都来得那么突然。2006年夏天,蔡学宜突然告诉我,有件事,他必须对我坦白。“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我无法原谅自己,更无法说服自己保守这个秘密。我现在只想告诉你,让你决定我们感情的去留!”

  蔡学宜异常痛苦。原来,在一次与顶头上司一起出差时,合作方见他的顶头上司是个女人,不停地灌酒。见女上司挡不住了,他连忙解围,替她挡酒。喝得不省人事后,他稀里糊涂地与女上司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

  我曾听蔡学宜说过他的女上司。她比他大两岁,是公司老板的女儿,为人善良热情,吩咐员工办事时总是温言软语,很招人喜欢。

  说实话,我有些不相信他所说的稀里糊涂,因为每次提到女上司时,蔡学宜并没有表露出讨厌的神色,甚至有一些欣赏。“你喜欢她是吗?”我单刀直入。蔡学宜却连连否认。

  其实,我很希望蔡学宜没有说过这件事。对待感情,我有轻微的洁癖。我不止一次跟他说过,不管世界如何改变,我希望我的感情里,始终只有他一个男主角。他也一样。

  他明知我是这样一个纯粹爱论者,为什么要说出这件事?答案只有一个,他爱上了女上司或者他喜欢女上司的背景,所以将难题丢给我,希望我能帮他做出选择。

  既然如此,何必为难他?我受的教育告诉我,爱情离去时,用力握只会离得更快。更何况,他已经背叛了我。纵然有再多不舍,也只能如此了。

  三个月后,蔡学宜发了封电子邮件给我,告诉我,他结婚了,和他的女上司。也是,他曾说过,女上司什么都有,只缺老公。

  从天而降的不了情

  我以为,我与蔡学宜不会再有联系。只有相爱越深的人,才越不想提起过去,因为那是一道不能碰的伤口。

  没想到,在2007年1月的一天,婚后五个月,蔡学宜会给我发来电子邮件。

  邮件的内容很简单,只有短短两句话:“你好吗?能和你见一面吗?”我知道,他无脸多话。短短的两句话透露的是怯怯的试探。他后悔了?还是不忍看我的可怜样儿?

  我不需要这些。于是,我冷冷地拒绝了他的邀请,回了一个字:“不!”

  蔡学宜却不理会,继续写信告诉我,他过得并不幸福。他现在有了房子有了车,唯独缺我,缺少爱。“直到现在,我才知道,当初的一切都是她设计好的。她故意串通对方将我灌醉,和我单独呆了一晚。其实那晚,我们俩什么都没发生。她喜欢我好久,趁此机会将我套牢了。”

  不但如此,他还向我大吐苦水,说仰人鼻息的日子不好过,他现在才知道,什么是最珍贵的。

  起初听到他的那些故事,我在心里淡淡地想:与我何干?要说被套牢,也是你心甘情愿进去的。可是,看到他描述自己的痛苦时,我还是忍不住心疼了一下。五年的感情,随便抽出一段都是一首美妙的诗,哪可能说断就断?

  见了面,蔡学宜已有些小胖,他目光灼灼,放在我身上的眼光不愿意移开,傻子都看得出来,他还喜欢着我。难道,我和他注定有缘无分?

  “对不起,梅莉,我伤害了你。你让我如何赔偿你?”蔡学宜喃喃自语,掩饰不住的深情。而我,经历大半年的调适,已经觉得当年有些意气用事,放走了蔡学宜。那件事,其实根本不能怪他。现在,是不是绝好的机会?

  我宁愿相信,这是上天给我和蔡学宜的一次机会,让我们能够重新走到一起。我和他约好,最多一年,他就要恢复自由之身娶我。

  于是,我和蔡学宜又走到了一起。不过,和以前相比,他从来不在我这里过夜,也不陪我过周末。他劝我忍耐,坚持,他会全身而退,和我在一起。

  我一直都很相信他。他说的话,很少没有兑现的。也因此,当我发现自己怀孕时,仍然认为这是天意,老天都想成全我们。

  听说我怀孕后,蔡学宜欣喜若狂。他让我把孩子生下来:“你放心,我在等待时机,一个可以让你和孩子下半生衣食无忧的时机。我绝对会给你和孩子一个说法的。”

  我听从他的安排,辞职,安心呆在他替我租的高级公寓里养胎。

  冷酷无情的算计

  一晃,到了2008年底,我和蔡学宜的儿子降生了。孩子白白胖胖的,像极了我和蔡学宜以前逗弄的小孩子。

  看着儿子,我感觉自己的人生有了意义,有了希望。孩子都生了,一家团聚的日子还会远吗?果然,有了儿子之后,蔡学宜在我这里留宿的时间越来越多,离开我时,关机的时间越来越少。只要我打电话说,儿子需要什么,他会在第一时间内出现。看来,胜利不远了。

  偶尔,我也会觉得愧对蔡学宜的妻子,她什么都不知道,更不知道自己的婚姻离瓦解之日不远了。可是,我又会觉得,我只不过是拿回了属于自己的东西。原本,她应该是我和蔡学宜之间的入侵者。

  这样一想,我会很释然,心安理得地等着那一天的到来。

  很快,儿子一周岁了。在儿子的生日蛋糕前,我许愿,希望一家早日团聚。那时的我,充满憧憬,根本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幻影。

  2010年3月的一天,蔡学宜过来看望我们母子。那天他的心情似乎不太好,据说是生意上遇到了一点麻烦。我想说什么替他分担一下,他却打开冰箱四处寻找。我问他怎么了,他说,想吃我从前做的啤酒鸭。

  原来如此,为了安慰他,我让他看住儿子,自己去市场买菜。我知道,一个大男人肯定看不住孩子,因此去的路上,我一路小跑着,尽量节约时间,生怕蔡学宜累着了。

  可是,回到家里,蔡学宜和儿子都不见了,屋子里空荡荡的。我朝小区中心望过去,没人。打蔡学宜的电话,关机。他们去了哪里?

  我在厨房里做菜,心神不宁。随着天色渐黑,屋内仍只有一个六神无主的我,打蔡学宜的电话依然关机,不祥的预感冒上心头。我不敢想象,蔡学宜把儿子抱去了哪里。

  三天后,蔡学宜再次给我发来了邮件。上面写着,他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就是我。婚后,他老婆告诉他,她患了先天性的疾病,无法生育。蔡学宜在失望之余找到了我。不想,与我旧情复燃,还让我怀了孕。他妻子得知这一切后,很大度地原谅了他,并表示,孩子是无辜的,她会对他的孩子好。“你不要找我们,我们已经全家移民了,就算你找到我们也没用。我本想用金钱补偿你,可是我老婆不同意,她说,你和她之间算是两清了!”

  看到蔡学宜无情的话,再想想从此自己与孩子天各一方,我泪雨滂沱,心被生生地割成一块块。为什么,为什么要伤我这么深?(口述实录 文中人物为化名)

提示:有任何问题,请联系管理员 QQ:3434287719;爱吧情感网-感情生活-情感问题:http://www.abgyyq.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