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父母操办婚姻竟无情拆散我的感情

时间:2019年12月30日 02:10:01 作者:严实

精彩导读:颜闵从小被父母安排学钢琴,学美术,练芭蕾;为让她和初恋男友分开,他们把她“押”上去澳大利亚留学的飞机;她自作主张找的博士后丈夫,却依然成了父母挑中的女婿。婚前被父母管着,婚后被老公管束,她渐渐成了一个没有自己声音的人……

印象:颜闵到报社的那天风很大天气很冷,可她却打扮得一丝不苟,长卷发没有一点凌乱,黑色大衣里面是轻薄的雪纺裙。她这种打扮一看就不是普通的上班族,而像是一个准备去喝下午茶的贵妇。坐下后她就叫冷,然后不好意思地告诉记者,她喜欢穿得薄一点舒服一点,而一般去的地方都有暖气。

■讲述人:颜闵

■性别:女

■职业:职员

■年龄:28岁

我妈要把我教养成合格的淑女

不能不说,我的父母是很有眼光的人,在我上小学时,他们就从福利待遇都不错的单位里辞职出来做生意,所以很快就积累了财富。他们刚开始做生意的那几年非常忙,于是我被送到乡下奶奶家读了几年书。到1992年我上初中回到父母身边时,我妈看到我就皱眉头,说这个孩子玩野了。

我妈要把我教养成一个合格的淑女,她送我去学钢琴,去学美术,去练芭蕾。前两项我还能接受,可练芭蕾却不行,从小没有练过骨头太硬了,那些动作我根本做不出来,连老师都说我不适合练,可我妈固执地认为练芭蕾最能培养气质,即使练不好人也能柔韧一些。我的哭闹无济于事,最后为了逃避芭蕾课,我故意从楼梯上滚下来崴了脚,医生说要休息两个月,这才免除我的“酷刑”。

父母对我的成绩倒没有特别的要求,只要过得去,能上普通的大学就行。不知道这算不算运气,我高考的1999年大扩招,靠父母给我交的一笔不菲的费用,就这样我成了一名重点大学的学生。住校的生活很开心,开心得我不想回家。一回家父母就以审问的口气问这问那,如果有些问题我不想回答或者答不上来,我妈就说:闵闵,需不需要我找你们班主任谈谈。她还把我当小孩子,事事都需要人管着,她不能管也要拜托个人管。

拆散我的初恋后父母把我送出国

我们学校女生不多,只要长得不麻不疤一律可算美女,于是我也成了学校的“名花”之一,追我的男孩子不少,可一想到父母对我的严格管束,没有得到他们的首肯,我可不敢恋爱。大三的时候,我爸爸突然说,闵闵,大学里没有人追你?爸爸的家业只能交给你的,你得找个好帮手。这句话应该是允许我谈恋爱了。还好我爸这话说得及时,我喜欢的男孩子还没有女朋友。

彭夏是我喜欢的男孩,他是另一个班的班长,我们一起上过两年大课。有一次冬天我起晚了,低着头冲进教室,可偏偏靠过道两边没有空位,正犹豫着听到一个声音说:同学,坐这里。然后这个声音就挪了一个位置,把靠过道的座位给我挪了出来。我一屁股坐下后抬头道谢,旁边的人有一双很亮的眼睛,我就这么认识了彭夏。到了课间休息,几个男生就凑到彭夏的旁边起哄,说哥们几个也来晚了,怎么不见你让座,原来是留给美女呢。彭夏对我的追求很含蓄,所以我也躲着他。不过在得到爸爸的批准后,我要他请我看了场电影,我回请他吃了顿饭,我们的关系就这么确定了。

大四上学期,父母要我把彭夏带回家见见他们。我想彭夏人长得不错,学习成绩好,社会活动能力强,应该是拿得出手的。看到我家的小别墅,彭夏很惊讶,说看不出来女朋友是千金小姐。父母对他很客气,我爸爸甚至把他叫到书房    长谈。可彭夏走后,爸爸很严肃地跟我说,闵闵,这个男孩子不适合你。我爸爸对他的评价是:太有理想的人也不会有太大出息。我听不懂这句话,我只懂父母不接受他。

长这么大我没有违抗过父母的意思,可这次我要争取。我取出了这么多年的压岁钱,有一万多块,准备毕业后和彭夏一起租房子用。可我的父母行动更快,他们把我骗回家,然后把我押上了飞机。原来他们很快给我办好了留学手续,等我醒悟过来,我已经在陌生的澳大利亚了。

(记者:对于父母这种过多的约束,你就没有反抗过?颜闵:反抗过呀,可他们永远比我厉害。他们能把公司管得那么好,管我更不在话下了。记者:把你押上飞机的时候,你都快22岁了,他们怎么能限制你的行动呢?颜闵:他们骗我,说带我去看奶奶……等到上了飞机才发现不对,我还跑得下去吗?不过也许你说得对,我没有正经反抗过,我习惯了服从。告诉你,连我最后的论文都是父母请人写的,毕业证也是他们想办法拿到的,他们的本事很大。)

抓紧时间找到自己喜欢的人

到澳大利亚后,我找了个机会给彭夏打了个电话,隔着电波,他很冷淡,他说到你家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配不上你。所以你走了也好。我本来就不是一个有勇气的人,他这样说,我也执著不下去了。就这样在澳大利亚我浑浑噩噩地学习着,父母也不需要我拿多高的文凭,不过英语说得流利,也是上流社会的标准吧。然后等我回国,被他们安排着嫁一个门当户对的男人,我这辈子就交待了。

所以我在澳大利亚的所有业余时间都用来找男朋友,找个和我父母的要求不符合的男朋友。我不想在同学里面找,我的那些同学,大部分都是和我一样家里有钱的二世祖。说实话,和父母要求不符的人很多,所以当时就是盲目撒网,msn上加了很多人,根本不记得谁是谁。直到2003年,突然有一个人从msn上跳出来说,我来澳大利亚开会,你要请我吃饭呀。我隐约记得这人似乎是一个什么博士,我们热络地聊过一段时间,后来他很少出现也就慢慢冷了下来,没有想到他突然冒出来给我扔了这么大个炸弹。

就这样我迎来了孟平,三十岁的博士后,还好他一点都不呆,言语风趣幽默。通过侧面我了解到他家是农村的,他一直靠奖学金生活。这次来澳大利亚,是作为导师的助手来开一次学术性会议。孟平说他很喜欢我的单纯,如果我回国,希望能当他的女友。

他依然只是父母挑中的女婿

有了孟平的这句话,我匆匆收拾了行李就回国了,我要和他结婚,看看父母知道这事后的脸色。父母看到我突然回国宣布要结婚,脸上只是闪过一丝诧异,随后就平静地说要见见我的男友。我事先给孟平打了预防针,说我父母财大气粗甚至有点铜臭味,让他见谅,他听了后只是微笑了一下。

还是很老的桥段,千金小姐的父亲把穷小子叫进书房,然后说:你配不上我女儿。可我错了,孟平来我家后,我爸爸和他长谈过之后很高兴。等孟平走后,我爸居然说:小闵,你很像我,有眼光,这个男孩子不错。我问孟平他是怎么“收服”我难搞的父母,他还是一脸高深莫测地笑,然后说:不比做一次精密实验难。

我们的婚礼很快被提上了日程。孟平还在读书,根本没有经济实力结婚。我爸妈手一挥,在孟平学校附近买了房子,装修得好好的。我嫌那地方离市中心远,我爸爸给我买了两辆车。我跟孟平提了,不管如何,婚戒要他买,他居然就给我买了个普通的铂金戒指,连个钻戒都没有。我向父母抱怨,他们居然说我目光短浅。不过我父母有一个要求,就是租婚车的钱要孟平家来出,孟平说租不起豪华车队。讨价还价很久,除了接新娘的车是孟平出钱租的,后面的车都是我爸爸找朋友借的。我真搞不懂我父母满意孟平哪里,嫁个女儿搞得这么委屈。

(记者:那你爱孟平吗?颜闵:爱,但爱得不多。所以在准备结婚的时候,我就被他的“抠门”给气坏了,那点爱很快也没有了。记者:那为什么还结婚?颜闵:他是我自己找来的,怎么能不结婚。他只是凑巧合了我父母的心意。)

在多重束缚下我逐渐没有声音

每个女孩子都希望有一个哥哥,我也不例外。孟平比我大五岁,平时他把我照顾得很好。可慢慢地我发现,他不是在照顾我,而是在禁锢我,就像我的父母一样,认为我什么都不懂,认为我该听他们的。

孟平要我去父母公司上班,可我根本不答应,自己找了家小公司,反正也不为那几个钱。他笑我支撑不下去,我就咬着牙撑着。有一天晚上加完班回家很累,开车时打了个盹然后就追尾了。追尾那车的司机狮子大开口找我要钱,当时不知道怎么处理,就给孟平打了电话。谁知道他说:你不是很能干吗?自己处理。然后就冷冷挂了电话。被敲诈了五百块钱后我回了家,看到孟平根本不想理他,指望他来哄我,可他还是不理我,像我做错了一样。

我们有一个月没有说话,我气呼呼回家说要离婚。我妈听了来龙去脉后,劝我不要孩子气。我爸说:孟平这孩子有原则,有人生计划,有实力,情商也高,你不要,很多人抢着要。难道他有原则,我就要无条件迁就他。

也许是我处于弱势地位惯了,所以最后迁就的人还是我。和孟平生活久了,他每次说“我们不如……”这话时,我就知道那其实是他的决定,反抗没有用。

我渐渐成了一个没有自己声音的人,在家里当父母的木偶,结婚后继续当木偶。而操纵木偶的人觉得,木偶很快乐。上周,孟平说:我们应该有个孩子了。我这个心态,真不想生孩子。可我的反抗能成功吗?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青春期不要太长

听完了颜闵的讲述,相信不少人都认为她是没事找抽型。富有的父母,有前途的老公,她居然还有这么多不满。照这个标准,大多数人都没法活了。但其实也不难理解,正因为不为生活发愁,所以才有更高层级的心灵上的追求。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从心理学上说,颜闵的心态就是逆反心理。可逆反心理一般出现在青春期,过了18岁的青春期,这个心理现象就慢慢减弱直到消失。因为经历青春期后,人慢慢成熟,可以独立思考,可以控制自己的行为。

颜闵的独立思考背后永远缺乏行动力,她所有的行动只是和父母对着干,而不是去充实和完善自己。她被保护得太好,充其量还是个孩子,所以只能在漫长的青春期里一直逆反下去。

如果想剪断木偶背后的线,那么考虑好靠什么来支撑自己,这才是最重要的。

提示:有任何问题,请联系管理员 QQ:3434287719;爱吧情感网-感情生活-情感问题:http://www.abgyyq.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