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点评:关于出轨那档事

时间:2020年01月26日 02:14:53 作者:严实

某日闲聊中,女友似无辜地问道:“你说,外遇是正常的吗?”一群朋友为此开始争吵不休,只是男人与女人对待这种事情至少在态度上还是差别很大的。

●男情贼 man flirt

偷情之所以被认为是一种“偷”,也许正因为那原本不该是属于他或她的感情活动。合法的感情活动应该与合法的人去进行,因此,鬼鬼祟祟去跟另一个人去分享月亮海风和星星,就是偷。

还没提到床呢。

提到床的话,那又是另个故事了。尤其对男人而言,啥东西一放到床上去就马上变得混淆不清。也许这还是故意的。神志不清可以减掉一点罪恶感。不过,我敢肯定地说,假如偷情不必牵涉到经济,连床都是免费的,那情况肯定会更踊跃起来。

并非说只要是男人就会偷情。但婚后的男人比起婚后的女人更接近一个唯物主义者。一就是一,早上看是一,晚上看也是一,就算对方全身整容都不会变成二。这跟男人在婚前常常看到月亮有九种颜色的情形当然很不一样。男人婚前的视觉绝对有点自我欺骗。希望多骗自己几次就会变成真的。遗憾是大部分男人婚后很快就会把一切看得一清二楚—包括这个“天天一对一”的命运。

这个“一对一”是社会伦理的,却不是生物本性的。人们几千年来(注:这里的人们只是指男人,偷情的、真正反偷情的、假假反偷情的)都不断对“偷情”这个活动进行谴责或申辩。当然,无论精英领导还是贩夫走卒,男人早知道任何谴责或申辩都是没结果的。所以这个尊男社会很安全。大部分男人其实很乐意在数千年悬而难断的案件里闪进闪出,偶尔,不被发现时,也当当主角。

假如有读张爱玲翻译的《海上花》,就不难看出一个已婚男人去偷情,其实是更在乎这女人爬到他的心上而不是他的床上。说真的,男人要找一张舒适的床还不太难,心比床,难度要高多了—虽然男人的心跟女人的心结构不太一样,大多数男人的心真有计划发展起来,至少可以盖两层楼,楼上楼下住着不同的女人。

当然他不会很认真。他只想证明自己的心还有此能力。偷情的男人乐于扮回小孩,享受鲁莽,模仿天真。只是这时的目的再不是糖果,而是想尽办法在青春完全报销前,再一次证明自己能受得了激情和喘气。是有点博取同情的大道理。

就算男人没私下把心房租出去,就算没真正的偷,男人也偶尔会自己在空房里想像有个不是他老婆的女人。精神出轨,灵魂出窍,脑袋的偷情纯粹靠想象创作。可见人类为不能解决的苦闷一直付出很大代价。说文雅点,是调剂精神上的平衡,维持脑袋的多样化思考能力,说不好听,对着一碟菜想另一碟菜,过过干瘾。

我并非在这里谴责天下的弟兄们或陷他们于不义。心痒,是千古年来男人仍无法真正为自己下判决的窘况。只有一套西装,可以,只有一个嗜好,可以,老婆的菜只有一种味道都可以,但要求一个男人抹掉所有幻想删除所有憧憬,无论是床上的也好,心上的也好,我想他会变得很枯燥,人虽然活着,但大脑会提早收档。

真偷假偷,实偷虚偷,刀架在脖子上男人都会说:这真是无可奈何的事呀。

●女偷手 lady steal

按一般比例说,女人比起男人,偷情率确实是锐减了好几倍,虽然女人偷情在今天也并非罕见。

偷情率低,主要原因是一般女人本来就不兴“偷”。女人为了爱情会天真地去抢、去扯、去霸一个没有他就认为自己活不下去的男人,都属常见。但是“偷”?说真的,女人在这方面没太大的个人满足感。倘若女人的一颗心真是死了,那么干净利落办完感情的后事,就换个发型,换个心情,就算从此前途茫茫每天对着个大问号,她都不愿意死扯活拉继续下去,那她当然更加不愿为一段只能死拉活扯的感情而去顶上“偷人”的罪名。女人往往反而乐于一刀切,然后莫名其妙很自信地从新开始。

有些男人以为女人这种行为是“宁为玉碎不愿瓦全”的高姿态。哎,又错了。天下男人,在已婚女人的眼里,除了个别经济条件稍可排比之外,他们身上的,和身外的,其实在女人眼里都很难再有“玉和瓦”的分别。

结了婚后,除了她还相信只要营营役役把爱情当成可以吃一辈子的主粮就天下太平,男人对他来说,渐渐就只有好用、能用、还能用、凑合、勉强、废物的类别而已。

因此结婚得越久,对大多数女人来说,男人的价值只是裁判于“碎或全”之间。若她真的愿意待下去,就算碎瓦完全碾成粉末她也甘心,若她不愿意待下去,再大的巨型翡翠玉笋她也只当作是个装电池的。所以说,除非女人不变,只要她决心变,根本就用不着去偷。这又不是巧妇进厨房煮菜这盘里分一点那碗里拨一点,这是姑奶奶娜拉直接开了跑车驶出大门口。

女人的偷,她自己会很清楚地把它分为主动的或是被动的。啊这点很重要,但当然不是指责任或愧疚感,这牵涉到截然不同的利益方向。

不过,女人真要“偷”起来,为情欲的原因较为常见,为了爱而偷,反而罕有。这一点务实,她比男人聪明。

女人很难在已经牵涉肉体的“偷”状态下再进行精神真爱交流。因为她会变得混乱。她再也分不清她的快乐究竟是肉给她的还是心给她的。她不会再认得她所得到的一切,却清楚知道所失去的一切。偷情的女人,常常以为自己身体说一种语言,比较大众化的,而以为心是说另一种,一种更难懂的。很遗憾,这是她们自己的误会,这并不是事实。

不过,却也因为如此,女人总会把自己的心弄得比她的身体还要严密设防。就算是已经结婚的女性,在绝对崩溃之前她依然把心当作最后一处神圣的殿堂。在最后无法逃避的关头,肉体输了,得到教训也罢,但心不能输。就连向人卖笑的神女,卖的只是肉体与演技,并不是心。神女连心也卖会被业者耻笑的。所以女人不会拎着一颗心去偷情,肩膀上的带子绝对可以再放低点,但不是心。

男人乐于给人不羁的情贼印象以证实自己的常青状态,但男人真正想偷的,是心。这种顽劣而地球上极为普遍的愚蠢,你常听到一些女人会给予这种要偷心男人的贴切形容,比如:癞蛤蟆、菜头、水鱼,诸如此类。

提示:有任何问题,请联系管理员 QQ:3434287719;爱吧情感网-感情生活-情感问题:http://www.abgyyq.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