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天地:爱上一个小女孩

时间:2020年02月02日 12:23:16 作者:张丹

尤夏走进来的时候我根本没想到他是来倾诉的,他一身得体的西装和自信洒脱的举止,处处表露他成功人士的风范,我有种强烈的感觉——这是个应该能“搞定一切”的人,是什么样的感情纠葛会使这样一个人自己的内心无法承载?

旅途邂逅爱上她

多年来,作为异乡人在徐州奋斗,我从一个普通打工仔发展成拥有几百万资产的老板,其中的奋斗和挣扎只有我自己才清楚。妻子是我十几年前在老家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订下的,她不仅身体不好,文化水平也不高,和我几乎没有共同语言,除了做点家务,我的事业她一点也帮不了忙,更谈不上对我的理解。当我战胜竞争对手签了大合同,那种兴奋和成就感;当我资金周转不灵或丢了合同的焦虑和沮丧,她都不能和我分享或分担,我经常从内心升出强烈的孤独感,经常莫名感伤,觉得生活对我太苛刻,直到两年前遇到她——方倪,我才觉得,我的人生,有了阳光。

方倪那时22岁,在徐州的一个大学上大四,学的是中文。九月份是开学的日子,我的一个关系帮我揽了个不大不小的工程,要我立即从老家回徐州。所以,当我和方倪在拥挤狭小的车厢偶遇,当我知道她是我的老乡,当我获悉她在我即将开工的那个大学生活求学,当我看到她眼里纯真的笑意,以及在我的帮忙下挤到座位,满脸感激的笑容,都使我眼前一亮,莫名心动。我在吵闹拥挤的车厢捱了整整两个小时,都没觉得时间长,好像一下就到徐州了。

我以为我是在徐州碰到了一个能说说心里话的小老乡,认下了一个小妹妹,并无多少非分之想,要知道,方倪比我小十多岁呢。所以,我们下了车互相留了联系方式就分手了。

平时我的工作非常繁忙,不是供材料就是协作各种关系,几乎没闲着的时候,我只能偶尔给方倪打个电话。也许是同在异乡为异客,也许是方倪受过高等教育,总之,我感到我们之间的交流非常默契,她有啥不开心或开心的事情都会讲给我听,我也乐于把我的事情讲给她听,也想听听她的意见,我们几乎无话不谈。也就在我们认识一个多月吧,我因为工作上不太开心,想找方倪聊聊,可是那天,她的手机关机了,宿舍的人说她出去了,开始,我并没有多上心。谁知,半小时后再打,还是打不通,我渐渐焦急起来,各种念头慢慢占据了脑海,她到底干什么去了?她是否出什么事情了?我一遍一遍拨打她的手机,听着话筒里的电子人声说的“对不起,您拨打的手机已关机,请稍后再拨”,我也搞不明白自己怎么了,一个什么风浪没经过的大老爷们儿,怎么会为一个小女孩如此牵肠挂肚!我心烦意乱极了,感到什么也做不下去了,在我36年的人生中,从未有过如此失魂落魄,我终于不顾一切,开车去她们学校找她去了。她不在,她去哪里了?她室友不知道,在得到她室友再三保证见到她立即叫她联系我的承诺后,我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

那晚,我独自去了酒馆,喝了好多酒,我想忘掉我工作的不愉快,我想叫自己放弃对方倪的牵挂,可是,在酒精渐渐迷醉我的大脑时,我却清晰地看到了我自己的内心——一个36岁的已婚男人,两个孩子的父亲,爱上了一个小自己14岁的女孩!

在爱情的泥沼里挣扎

第二天一早,方倪就给我打电话来了,一听到她甜美的声音,我的担心焦虑都飞到九霄云外去了,心中有的,只是喜悦!可是,当听到方倪一夜未归是因为她在南京的男友来看她后,我感到一盆凉水兜头浇下,突然连说话的气力都没有了,方倪在电话里说了什么我都没在意,唯一听清的是她有个热恋中的男朋友。

那一整天,我做什么工作都出错,满脑子都是方倪。她调皮的笑,她睿智的语言,她作为学生会主席开会时的一本正经的神态。唉,她是如此可爱,她是如此青春,她原本有她幸福生活的追求!而我,我自嘲地想,我就做她永远的大哥吧。

即使自己做了自己的思想工作,可还是犹如神差鬼使,晚上,我终于没控制住自己,又开车去找方倪了。

方倪这次倒是在寝室里,我们到了云龙湖边,晚风中,她第一次向我提及了她的男友——是她高中同学,叫枫。她一脸的烦恼,说之所以和枫谈恋爱,是因为在她考上大学却解决不了学费时,枫慷慨相助,提供给了她全部的学费,并向她表露自己多年爱慕她的心迹。方倪说,她被他感动,接受了他的爱,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感到自己和枫的距离越来越大,他很不适合自己,但是面对枫的深情厚意,却怎么也无法开口说分手……

看着方倪犹豫的神情,我的心里一片爱怜,又有说不出的心疼,冲动之下,我一下把她搂在怀里,“我爱你”三个字到嘴边又突然失去勇气,说出来的是“我喜欢你”。方倪可能被我吓到了,她很快挣脱了我的怀抱,沉默了半晌,她才吞吞吐吐地说,她也喜欢我,然后就催促我把她送回去。

第一次的表白虽然仓促,但是方倪的态度令我欣喜万分,她也喜欢我,这令我爱她的勇气倍增。

两个月后,方倪去南京实习了,单位是枫联系的,那段时间,我经常因为思念方倪而整夜整夜无法入睡,每天必做的事情不是给方倪打电话就是发消息,她所有的事情,哪怕芝麻点大的事情,我也要知道!因为工作没心情,我先后丢掉好几个工程,这在以前,非要了我的命不可,可是现在,跟方倪比,这些都不再重要!对于家庭,我也有了初步打算,老家的一切财产我都留给老婆,两个孩子我独力抚养,我有这个能力。为了方倪,也为孩子着想,我甚至打算和老婆好好谈谈,哪怕我多出点钱,孩子最好由老婆带着,别跟我和方倪生活。

和老婆摊牌后,老婆却不同意离婚,我于是连面也不和老婆见了,她到徐州来找我,我就回老家,她回老家,我就返徐!我要她知难而退!

不久,方倪就毕业了,在她从南京回来参加毕业典礼那天,我去接她,晚饭时,我再也克制不住心中汹涌的爱潮,借着酒劲,死死地攥着她的手,盯着她说,“我爱你,爱得不能自拔!”方倪的眼睛始终低垂着,睫毛有一个很好看的弧型阴影,盖住了她的眼睛,她一句话也没说。那一夜,我陪着方倪在宾馆里住下了,我感到她就像我手心里的瓷娃娃,不容伤害,那一夜,看着睡在身边的方倪,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我的眼睛一分钟也舍不得离开,舍不得合上,真想永远就这样。

不知过了多久,天亮了,方倪该走了,站在站台上,看着远去的火车,我觉得我的心好像空了,一个念头越来越清晰:我要去南京,找方倪!

爱,是真是幻?

因为方倪,我在南京又开始揽工程,运气不错,很快,三个月后吧,一个工地开工了,我也有了名正言顺的借口去南京了。

到了南京的当晚,处理完事情我就给方倪打电话,方倪非常高兴,要请我喝茶。也许是好长时间没见面,也许是被茶馆浪漫的气氛感染,喝完茶,方倪挽着我的胳膊一路散步到我住的酒店,方倪在我房门口犹豫了一下,就随我进屋了。我还没有开灯,方倪柔软的唇就碰上了我的,她肯定知道,这个举动,对于一个成熟的男人来说,意味着什么,况且这个男人深爱她!

我一把就把方倪搂进怀里,她瘦小的身躯不盈一握,我恨不得把她挤进我的怀里,她的吻是甜蜜的,她的身体是柔软的,她急促的喘息,令我热血澎湃,只有一个念头——我要她!全部!当我亢奋的就要神志模糊时,我听到了方倪呻吟着喊出的“尤夏,我爱你”这句话,巨大的身心幸福使我控制不住阵阵颤抖!

经过那一夜,我和方倪明确了关系,方倪告诉我,她爱我,要我给她时间,她要慢慢和枫了断。

我想方倪是对的,枫那么善良的一个人,不要伤害到他,所以,每次温存完,方倪要回她和枫同居的住处,我虽然万般不愿,却也无奈,我不能乱了方倪的计划,她的事情最好她自己解决。

事情过了大半年,方倪始终在我和枫之间游弋,每当我怀疑方倪的爱情时,方倪就会用她如火的激情在黑夜把我点燃,爱火,使我深信,不久的将来,方倪是完全属于我的。

有一次,我因为太过思念方倪,算算时间也差不多方倪可能在上班,就给她发了一段想念她的话,不想,她那时正跟枫在一起,为了打消枫的疑惑,方倪很快给我打来电话声色俱厉训了我一通,还要我给枫讲清楚!

我难过极了,可是为了方倪,我违心向枫解释了半天,再三表示是发错了,请他原谅。挂上电话,我难受得好一阵没喘过气来。

也许是内疚,方倪不久就邀请我和她一起去苏州参加她好友的婚礼,看着幸福的新郎新娘,我心驰神荡,方倪看来也很受感染,所以,当我在她耳边轻语“亲爱的,我们今晚住下吧,我们也进洞房”时,方倪偷偷亲了我一下。

不料,所有的柔情蜜意都被枫的一个电话打没了。方倪接枫的电话时,一点不顾忌身边我的感受,柔声细语,不知枫说了什么,她一个劲地说,她也想枫,她这就买车票回南京。我心里酸酸的,非常不舒服,我以为方倪只是哄哄枫罢了。谁知,接完电话的方倪像换了个人,居然真要穿衣服走人。

我当然拦着她不叫她走,争吵了半天,也许方倪累了,她就又合衣睡下了,没想到,第二天一早,当我醒来时,她早就不知走多长时间了。

沉默了半天,尤夏捂着脸的双手才拿开。他的眼睛里有很多血丝,能看得出来,他非常痛苦非常困惑,他说,他拿不准,方倪到底爱不爱他,爱他,为什么老伤害他,不爱,为什么还愿意和他在一起?他是真的爱方倪,可是,他不想勉强方倪,他要的是彼此相爱的两个人幸福地在一起。尤夏的想法是正确的,建议尤夏尽快从这段热恋中清醒过来。毕竟,爱情不是人生的全部,还有事业、有家庭需要你的付出。与其沉醉于水中月,镜中花,还不如尽快醒来,珍惜已拥有的家庭和事业。

提示:有任何问题,请联系管理员 QQ:3434287719;爱吧情感网-感情生活-情感问题:http://www.abgyyq.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