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心仪对象一夜情后我性病缠身

时间:2020年02月03日 13:20:55 作者:张晓峰

我从北京回到河北老家。为的是躲避我的先生,因为我得了“不洁”的病,我不能传给他,又不能让他知道,正好我有一个月的休假,就带着女儿回了老家。

现在想起那档子事,真是肠子都悔青了。

高中时曾暗恋过班上的一个男同学,他是我们的班长,也可以说是一个全才,而且会弹吉他。追求他的女生不少,他好像谁都看不上。后来高中毕业,我们都考上大学,互相留了地址,但从来没有通过一封信。奇怪我却在梦中常常遇到他。

去年5月公司让我去广州参加一个订货会,天下真有这么巧的事,我们在订货会上不期而遇。十年阔别的老同学,相见自然分外亲。

那天我们净顾着聊天,上午的会都没有参加。开了五天的会,临结束那天,晚饭后,我们在电梯口,他突然说:“你再留两天,你不是第一次来吗?”他这么一说,不知为什么,我的心竟然怦怦地跳起来。

我极力冷静自己,说:“可能不行吧,要留下来也得跟公司打个招呼。”

“现在就打电话!”他把手机递给我,又说,“留下来的两天,所有费用我包了!”

我决定留下来和他再叙两天旧。有心事

订货会结束,他带我去广州附近的寺庙,吃各样风味小吃。晚上回到宾馆,谈起过去读高中的往事,我们都笑岔了气。

我说,那时你在我们女生心目中可是白马王子啊。说到这,他就凝视起我来,问现在呢?

我说现在各人都有了自己的白马王子了。他说,我只关心你,你找到了你心中的白马王子了吗?我突然沉默了。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如果说我不爱我的丈夫,这不真实;如果说我丈夫就是我理想的另一半,这也不真实。

“好,不说这些了。”他话题一转,“我带你去洗温泉浴,这里的温泉浴很有名。”

在浴池,他又提起往事:“记得吗,有一次你进教室时手里抱着一本《凡高传》,第二天我就从学校的图书馆借了这本书。”

他突然撩开我脸额的头发说:“知道吗,那时我就喜欢你了……”

后来他把我拢到他的怀里,吻了我。出了浴池,我晕晕乎乎地跟着他回了房间,后来的事就不要说了。

第二天起来,我似乎清醒了许多。当他还想跟我亲热时,我说,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如果你早说你爱我,我的历史就不会这样写。

我又试探他说,我早就想和爱人离婚……我的话还没说完,他竟一下恐慌起来,立马坐起,说,别这么冲动。你在北京,我在深圳,你还有孩子,还有许多具体的问题。

他一说这话,我就知道他的虚情假意,原来我们玩了一场自己欺骗自己的游戏。

这样不是很好吗?他劝我。

我说我不想当别人的情人(而我心里却在告诉自己,我们恐怕连情人的那份实情都没有)。后来我坚持买当晚的班机回到了北京。

回来不久,就觉得身体有些不对劲,去医院一检查,大夫说,让你爱人也来检查一下吧,这病要两人一起治。

不言而喻,我得了常贴在电线杆上或大街小巷广告里的那种病。

我马上就想到了他,我打他手机,问他身体有异常吗?他似乎不明白我的意思。有心事

我告诉他,自从广州回来,我就得了“那病”。我的话还没说完,他就用一种粗暴的声音打断我的话,说:“你想要钱就直说,请你不要用这种方式敲诈我,你这样做是污辱我的人格……”

我从来没有得过这种病。肉体的伤害是次要的,让我最伤心的是我多年的偶像被打碎了,上帝给他一个让人心仪的外表,给了他聪明智慧和才情,也同样给了他一颗卑鄙猥琐的心。

时间却是一把尖锐的锉刀,任何人在时间面前都将被改变,或容颜、或你的心志、或品行、或你的梦想。

我开始觉得世事变迁,人生太不可测了。

提示:有任何问题,请联系管理员 QQ:3434287719;爱吧情感网-感情生活-情感问题:http://www.abgyyq.cn;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