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你的,都是青春

时间:2019年10月11日 17:10:08 作者:张晓峰

  故事,从2004年的一个垃圾桶说起。

  那个时候,我们读高三,班级里有一个喜欢立在垃圾桶旁大快朵颐的男生,叫苏杨。他不管吃什么都喜欢挨着垃圾桶,吃零食、嗑瓜子,或者吃盒饭。

  每个经过的同学都会对着他的虎背熊腰来一掌,问他:你怎么又在垃圾桶旁边吃饭?

  他抬起头,推一下眼镜:嘿嘿……

  问他话的同学已经走远了,他的傻笑还没结束。

  我们曾一度担心,或许总有一天苏杨会被同学们的巴掌拍出内伤,可是直到高考结束,紧接着我们各自有了不同的人生轨迹,苏杨一直都是健康成长,没有内伤,连一口血也没被拍出来。

  说起来我和苏杨算是有缘有分,大概初二还是初三的时候,苏杨转到我所在的班级。那时候我成绩好,虽然他的成绩也不赖,但在我眼里,苏杨顶多就算一个头脑还不错的男生。

  而且这个男生喜欢披着女同学的衣服躺在课桌上睡觉,远远地望去,还以为是衣服的主人长着一个宽大而壮硕的背。

  后来苏杨长期借同一个女同学的绿色绸面外套来披着,班主任老师以为衣服是他的,告诫他:苏杨,你不要再穿这种发亮的外套了,像个小痞子。

  全班哄堂大笑,苏杨也嘿嘿嘿跟着一起傻笑。

  苏杨把外套还给女同学的时候,衣服虽然没被撑破,但缝线处的缝儿明显变得很大。女同学涨红了脸,说:苏杨,衣服被你穿坏了。

  苏杨拿过衣服来,说:嘿嘿,我请你吃饭好不好?

  一个贱笑把他痞子的称号给坐实了。

  为人还算正直的苏杨贴着他小痞子的标签走了很远,直到升高中的时候,许多同学接受完九年义务教育以后就辍学回家了,还有一些去了其他的高中读书。

  我们俩又被分到了同一个班级,班级不算大,但人多,我和苏杨隔着好几排桌子,十几号人。有的时候苏杨来跟我说话,由于桌子和桌子间隔特别近,身材魁梧的苏杨只能斜着身子走。

  我说:苏杨,你该减肥了。

  苏杨又傻笑,问:今天数学老师留的作业你听清了吗?

  升入高中以后,苏杨好像忽然之间就变成了对学习很用心的人,杀我个措手不及。高一快结束的时候,有个摸底考试,这次考试结束后,用一个比较牛的句子来形容,就是整个高一都要大洗牌了,谁分到理科班,谁分到文科班,谁分到尖子班,谁留在普通班,答案统统揭晓。

  苏杨曾经跟我说:你们女同学,肯定到高中就会学习不好了。

  我问他:为什么?

  苏杨说:因为你们有一大堆的事情要操心,比如今天是不是长胖了,今天头发是不是梳歪了,衣服是不是不流行了……

  我没回答他,照着他的后背狠狠拍了一巴掌。

  我没有像苏杨说的那样关心那么一大堆无关紧要的事情,却像苏杨说的——成绩下滑到了谷底。

  摸底考试以后,答案揭晓。苏杨被分到了文科尖子班,我在普通班留守。分班的那天,苏杨把他所有的东西都放进了一个纸箱里。我抬头看着他,他就要搬着那个破纸箱子去一个我望尘莫及的地方了。

  苏杨过来跟我告别,我鼻子一酸,差一点流下眼泪。

  苏杨好像也很伤感,说:我终于要离开这里了,实在受不了……这个教室的密度了,走路都要像螃蟹一样横着走。

  就像苏杨说的那样,文尖班是一个有普通班三分之二大小的教室,但是普通班八十人,尖子班只有二十人。

  我说:你再吃胖点儿也不用横着走路了。

  我和苏杨分别一年后,后来我也考进了尖子班,也同样把属于我的东西放到了一个箱子里,也没和谁告别,没有和我的普通班告别,也没和我的普通同学告别。

  因为我不知道我离开这里证明的是什么,是我更接近梦想了?还是我与普通有什么不同。

  什么都证明不了。我只是像苏杨一样,去了一个空间更宽阔的教室。

  如此而已。

  我到高三文尖班的时候,苏杨已经是那个喜欢在垃圾桶旁吃盒饭的学习委员兼数学课代表了。

  我问他:你为什么喜欢在垃圾桶旁边吃东西啊?

  苏杨说:因为方便扔,省事儿。

  我又问他:就是懒呗?

  苏杨摇摇头,扔给我一堆和学习无关的书:省事儿就等于省时间啊,省出来的时间我就看看世界,否则我都不知道我懂得太少了。

  我把书揽在怀里:这些,就是世界?

  苏杨很认真地点点头:嗯,现在它们对我来说,就是世界。

  后来苏杨因为他的世界被罚站了好几次。每当自习课上他偷着看课外书的时候几乎都会被抓到,然后被自习老师赶出教室,训斥他不务正业。

提示:有任何问题,请联系管理员 QQ:3434287719;爱吧情感网-感情生活-情感问题:http://www.abgyyq.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