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过,我爱过,我走了

时间:2020年02月02日 20:51:09 作者:李丹阳

  ——题记
 

  
 

  1.就算大雨将整座城市倾倒
 

  
 

  喧闹的道路上,被倾盆大雨冲刷着。范帆撑着蓝色的伞从南京大桥上踽踽走过,一身黑衣,脸上的死寂神情令人遐想她是不是刚扫完墓,但事实却是她刚从一场喧闹盛大的婚礼上出来。
 

  
 

  劈头盖脸的大雨让范帆不自觉地想起秘鲁诗人巴列霍的诗《黑石叠在白石上》:我会死在巴黎,在一个雨天。在一个我已经记得的日子。我会死在巴黎,而我不回避,也许在秋天的一个星期四,就像今天是星期四。
 

  
 

  静立在桥边,看江水滚滚,范帆倏地将伞抛了下去,任凭身体狼狈地被大雨侵袭。就在六个小时前的希尔顿酒店里,范帆施施然地款步而入,挽着小髻,未施粉黛却依旧眉目如画。在座宾客很多都是以前的大学同学,大伙无不为之惊艳,赞叹她绰约嫣然。
 

  
 

  当范帆举起麦克风亮出她那全国听众都熟悉的动人嗓音时,大家才知道原来今日的婚礼司仪是她。纵然是大学同学,大家对于新郎官竟有如此大的面子能请动如今已声名在外的知名主播感到不可思议。
 

  
 

  范帆露着职业化的微笑娉婷地站于台上,一览众客。毕业三年,每个人都发生着变化,男生多了铜臭味与小肚腩,女生则多了鱼尾纹与脂粉气,但那一张张脸还是那么的亲切,而尧何坤的变化在哪里呢?
 

  
 

  多了一个新娘!
 

  
 

  她知道,9月23日,星期四,尧何坤婚宴。自此以后,就算大雨将整座城市倾倒,一切都再与她无关。
 

  
 

  2.爱上你,是我的劫难
 

  
 

  如果可以,范帆并不想再去反刍那些过往。可是当她在酒店大厅里清亮而艰涩地喊出新郎亲吻新娘时,她知,一切风轻云淡都是佯装,一切洒脱淡定都是自欺。
 

  
 

  那些经年故事便好似这场暴雨,从头到脚彻底冲刷了她。
 

  
 

  2003年的秋,大学入学后的第五堂游泳课,抱着游泳圈的旱鸭子范帆被怒其不争的教练一脚踹进了游泳池,水里的同学们都在起哄嘲笑,那么多讥诮犀利的目光中,却有一道是悲悯怀柔的,正是这道播洒着星芒的眸光安抚了彼时窘羞得想大哭一场的范帆。
 

  
 

  如果说范帆对尧何坤一见钟情,倒不如说她对尧何坤那双美目一见倾心。
 

  
 

  七年前的范帆胆小、怯懦、无情感史,纵然在心底再怎么默默喜欢那个有着矫健身姿的游泳健将,却始终不敢说出口。可她还是会旁敲侧击尧何坤的八卦,在得知他既无女友又无心上人后,范帆铆足了劲,终于在最后一堂游泳课上对着碧蓝澄澈的池水做了一个漂亮的自由落地运动。
 

  
 

  那已是2004年的6月,整个大一时光便这么毫不知味地流逝。范帆的闺蜜室友们纷纷被理科系的男孩子们牵去了手,剩她一枝独秀。并不是没人追,只是芳心暗许。
 

  
 

  室友们苦口婆心劝她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范帆淡淡地笑,无奈却坚定地说:我知道啊!有时累了痛了孤独了寂寞了失落了快要弃懈了,都好想找个肩膀来依靠。可是,却发现自己终究还是无法倚在别人的肩膀上歇息。
 

  
 

  那时的范帆读风头正健的安妮宝贝,所以她在日记里矫情又文艺地写道:爱上你,是我的劫难。
 

  
 

  3.我们都爱女主播
 

  
 

  大二时的范帆从一只缩在龟壳里的胆小鬼急遽长成校园电台里人气最高的女主播,这个变化正是由于尧何坤不经心的一句夸赞。
 

  
 

  范帆第一次打电话给尧何坤,紧张到不敢出声,那边的尧何坤颇有耐心地问了好几遍是谁,范帆这才温吞吞地说:是我,范帆,你同学。其实范帆得到尧何坤的号码不是一天两天,但鼓起勇气打电话却是第一次,本想约他出来玩,到最后却变成了我找你室友孙文,他电话打不通。
 

  
 

  班长孙文后来告诉范帆,尧何坤夸她电话里声音好听。范帆当下决定进校广播站,因为底子好,在老师和学姐的几番调教下,范帆很快便独挑大梁。可是,纵然她在电波那头口齿伶俐字字珠玑,面对尧何坤时却只能喑哑噤声。同窗两年,他们的对白不超过十句。闺蜜帮她分析得出的结论是:近乡情怯,近人胆羞。
 

提示:有任何问题,请联系管理员 QQ:3434287719;爱吧情感网-感情生活-情感问题:http://www.abgyyq.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