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那淡淡的感伤

时间:2019年11月08日 09:35:29 作者:张旺

  

七月那淡淡的感伤

  风花飘零,岁月如旧,一路征程,弹指一挥间,时光远去,乍然沉寂,早已消失在天涯深处,未曾留下一点痕迹。本应是七月流火的季节,却因连日雨水肆虐,往日的火气已被浇灭,没有觉得有什么异样,一切还是那么坦然。静静地望着窗外,淡淡的光亮透过随意拉上的窗帘缝隙,洒落在办公室的每一个角落,静谧安然。椅在老旧的靠椅上,抬头仰望窗外的浮云,喜欢这种仰望的姿势,迎着徐徐清风,无比惬意。看着那狂乱飘摇的枝叶依然在天幕下独舞着自己的绝美,洒落一地的过往,这时,又在拼凑着,苍凉、茫茫。无言闭目小憩,任心在记忆中游走。

  前几天与母亲电话,说是她种的花生差不多该收集了。翻开日历,已是农历的六月间,又是一年天气最炎热的时候。回想当年,父辈们在这个时节总是天天去田地里忙碌着,收集已成熟的粮食,以及经管那些未成熟的庄稼,炙热的太阳烘烤着他们苍老的脊梁,一滴滴汗珠打在沟壑纵横的脸上,就这样,被岁月临摩了几十年的沧桑,在那片黄土里延续着。不知道为什么?心底生起莫名的感伤,把心口压得紧紧的,却又无法渲泄些什么。或许有很多伤感的情节都需要被放逐,放逐在自己被遗忘的天地里。有关七月的久远记忆又再次被拾起……

  老家有句谚语叫“五黄六月、青黄不接”,其主要意思就是说在五六月间,储备的粮食都消殆尽,当年的大春作物还青黄不接,农民是最受煎熬的时候。少不更事时,父辈们有多么艰辛,我们体会不到,留给我们的都是些充满快乐的美好记忆。

  虽然那时家中比较贫穷,也没有什么好吃的,但每每暑假来临,大姑家的两个表弟会准时到我们家报到,和着我们兄弟几个,还有四姑家的两个表弟,以及邻居家的年龄相近的几个叔叔(我们家辈份低),一起尽情的玩耍,去老屋前前那池塘中去游泳是少不了的,捉迷藏、办锅锅宴、捉青蛙、摸泥鳅、捡贝壳…,整日是弄得鸡飞狗跳、乐此不疲。

  待上一阵子后,父母亲就让我带着四个表弟和三个兄弟去姑姑家去,说是叫我们去玩耍,现在想来可能还是有点叫我们去混饭吃吧的意思吧。当时不懂这些,反正叫去走人户,那总是高兴的事,于是带上还没有写的暑假作业就浩浩荡荡的出发了。一般情况下都是要到八月中旬才返回,而一般情况下,回家时的暑假作业依然是新的。

  每年去的最多地方主要是在三姑和幺姑家。三姑和三姑父为人和蔼,总是笑嬉嬉的,说话也风趣逗人。幺姑和幺姑父思想开化、性格开朗,总是要表现些新潮的东西,招人喜爱。再加上两个姑姑家的表弟表妹,也是盼望着假期里和我们一起玩耍。

  一到了家,姑姑家的表弟表妹自然欢喜异常了,首先是带着我们在家中转个遍,把好吃的东西拿出来分享;然后,一起在房屋周围的田间地头里跑,在田间在地头去寻找“野泡儿”(一种酸酸甜甜的野果子,现在想起那味道来都还吞口水);去姑姑或邻家菜园里去转,记忆中那西红柿粉粉嫩嫩的,茄子光泽饱满嫩紫嫩紫的,黄瓜鲜嫩鲜嫩的,有时就会忍不住,在它们还没成熟的时候就摘下来果腹,那味道,清香嫩脆,唇齿留香;有时还在大中午的和伙伴们一起拿着自制的竹网去捉知了……,身上总是汗涔涔的,衣服也是脏兮兮的,头发总是乱蓬蓬的,身子也是晒得黑黝黝的,现在想起来,也就给现在的非洲饥童差不多吧,但是充满了无限的快乐。

  姑姑、姑父对我们的到来自然是很高兴,会把家中存放了好久的好东西拿出来招待我们。农民在夏天永远是忙碌的,他们忙他们的,我们玩我们的,只要我们不要玩得太出格,他们一般不理会我们的。姑姑偶尔也会给安排点活计让我们做,比如打猪食、割牛草,还有就是到地里帮着翻苕藤、除草什么的,我们也是凭兴趣干事,根本不当成回事,姑姑也不会作过多的要求。

  但是也有必须要完成的,家中的水缸要装满,自己的衣服自己。因为我和大姑家的表弟年龄大些,挑水的事自然就主要落在我们两个身上了。三姑家的水井离家较近,路也很平,那是比较轻松的事。而幺姑的家在山顶上,水井在山下,那就得大费周章了,现在想起那条陡峭山路来,都还感到有些负重难行的感觉,不过在做好分工后,也要不了多久就完成任务了,余下的大把的时间还是自由的玩耍,沸他个天翻地覆。

  直到傍晚时分,姑姑、姑父收工回家,我们也开始消停了。各自去锅里自装一小桶水,站在石梯上或坝子的空旷地洗个热水澡,每每是洗得差不多时,就将水桶举起,把余下的水从头顶淋下,那个爽劲至今难忘。然后就是老老实实地洗自己的脏衣服,也不管洗的干净不,反正把汗气洗的差不多了,随意挂在竹竿上就行了。晚饭后,沸了一天的我们也彻底安静了,不一会的功夫便东倒西歪的进入梦乡……就这样,年复一年的玩耍着,无忧无虑享受着暑假生活的快乐。

  不过,随着一年年的长大,美好的童年也渐渐逝去,无忧无虑日子也渐渐成为了记忆,帮着大人们干活是必须的事了。特别是中学以后,差不多从假期一开始,就不停的忙碌着。去田地里除草那算是轻松的事了,而挖花生、收玉米才是农忙的前奏曲,一两百斤的担子在左右肩上换来换去,一两个星期下来,两个肩头由红变肿,由肿变黑,身体也由虚变实,责任地里的粮食也全数收回到了。再有时间,就得去姑姑家帮着收割,虽然有些累,而更多的是感到亲情的交融与快乐,这样的节奏一直延续到大学毕业。

  自从那年离开家乡参加工作后,就再也没有在火热的七月回家帮着父母和姑姑收割庄稼了。直到前不久回家看望母亲,顺道又去了一趟三姑家。一路上,穿梭在熟悉的田野间,嗅那混着泥土的气味乡土味道,看着绿浪般的庄稼随风舞动的优美舞姿,听着玉米地里听风吹过叶子‘沙沙’的声音,真想停下来闭上眼,像儿时一般,在这里好好享受一番。

  深情打量着这充满绿意的七月故乡,也发现了不少的变化,比以前变得更加庄重,也变得深遂起来,让人有了一种一眼望不穿看不透的感觉。像是一个迤旎而来的少妇,褪去少女的青涩与浮浅,更显得耐人寻味起来。宁静而平和,显得那么大气而沉稳;掂在手里,有了几许沉甸甸的感觉,可以感受到生命的一份厚重。

  山还是那座山,水还是那汪水,只是物是人非。当年的小伙伴已各奔东西,且少有联系;当年年轻端庄贤惠的姑姑们,虽然依然慈祥,但已显老态;当年英姿勃发的姑父,虽然风趣依旧,但已然蹒跚。虽然我也知道,有些东西是无法停留,也挽留不住。但是触景生情,一种莫名的伤感在心中淡淡升起!似漫无边际的一种触动,却又似找不到方向的笃信前行。

  很是怀念曾经那些纯朴而又简单的日子,平凡而没有波澜,直到此时我才恍然明白,这个世界上“永远”是多么伤感的词语,强烈到让人心疼,心酸。站在回忆的边缘,时光没有带走记忆,反而那些往事相继跃显,历历在目,无端的又生出几份彷徨和无处安放的茫然来。花开有声,落英无言。岁月流逝走的是静默,带不走的是心里的光!看着自然匆忙的脚步,慌忙地走过繁华,碾过沧桑,站在这一季的深处,我回望着,心情淡淡,心思满满,如那渐渐退去的绿色,凄清又冷寂……

  窗外,士兵们充满斗志与豪情的口号声续续地传来,思绪从遥远的追忆中被生生地拉了回来。隔窗凝视,夕阳西下,喧嚣的城市,纷繁的悲喜,渐渐被淹没在幽空里。此时的思绪实在无法再匆匆,缓缓地如从容淡然的流云,穿过尘烟,趟过溪流,久久静默,呆呆痴念,试图隐去一切杂乱和琐碎,回归心灵深处的平静,却怎么也无法释怀。时光就在这流转中低吟浅唱,夜暮渐临,星光灿烂,多想留住这漫天的星,陪我共饮孤单和清冷,留住那一抹清幽与携永……

提示:有任何问题,请联系管理员 QQ:3434287719;爱吧情感网-感情生活-情感问题:http://www.abgyyq.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