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山的泡桐树

时间:2019年11月08日 09:35:30 作者:张旺

  

家山的泡桐树

  整日的忙碌,差不多快记不清是什么时节了。感受着逐日攀升的气温,隐略间,似乎觉察到春天在不知不觉间,已渐渐消逝。翻开日历,小满都已经过去一周了,心中一股淡淡的忧伤袭来,没有丝毫的抵抗之力,静静地向窗外望去,看见烈日下的苍翠,突然又回味起那个浩浩荡荡的夏天,回到故乡的情景来。

  回家的心情总是激荡的,一路上阅尽无数异乡风景,却一直揣想着家乡的模样。当时的季节已是初夏,当看见路边的一株茂密泡桐树叶时,突然间就对家乡的泡桐迁关心起来,想想故乡应该是泡桐树枝叶繁茂的时候吧,空气里也一定是弥漫着泡桐树叶特有的青香吧。

  我们的童年时代,是没有电扇的,更不要说空调了,房前屋后种上几棵泡桐树既可增添点风景,又可以纳凉吧。盛夏时屋内闷热,一有空闲,男女老少总会聚集在泡桐树下悠闲。男人?聚在一起下棋打牌,传播着十里八村的新?事。女人在树下做针线活,东家长西家短。孩子们在树下捉虫斗草嬉戏玩耍。还有那鸡鸭猫狗也来凑热闹,在树下悠闲的打转。我最喜欢的事情是靠着一棵树,一边看蚂蚁搬家,一边听陈二婆讲一些鬼怪妖魔的神吹故事,这是我的至今在梦中还经常出现的童年趣景。想想现在年轻人都进城打工了,老人多在空调或风扇房间里看电视或打瞌睡,还有那个陈二婆据说也已经去世好多年了,肯定不会象以前那么热闹了。但是,总会有小孩子在树下玩吧,总有不甘寂寞的上了年纪的女人在树下唠家常吧。

  当我急切地走进村庄,既没有看到嬉戏的孩子,也没有看到聊天的老人,甚至连鸡狗的影子也少有了,更奇怪的是一棵泡桐树也?有看到,那熟悉的桐树叶的香味没有了。很多人家都盖上了漂亮的楼房,但家家房门紧闭。房前屋后,以前那些被大人整理得干干净净的田地,现在却是杂草丛生,看上去已经好久无人打理了,每家每户都被杂草包围着,我的心中不禁生起一阵阵凄凉。好不容易出来了一位老年妇人,愣愣的看半天,终于认出是那个曾经在生产队时以吵架出名的钟幺娘,真是岁月不饶人,曾经的厉害角色,现在已经老态龙钟了。我赶忙上前打招呼,在寒暄一阵后,问起泡桐树的事,她笑着说:“早不种了泡桐树了,那东西不值钱,现在都改为种经济林木了,实在不行就栽白杨树或竹子了,这些都有人收”。我仔细看了一下,可不是,到处都是白杨树和茨竹的身影,虽然也郁郁葱葱,细碎的子在微风里哗哗作响,但我觉得却隐约听到凄然之声。

  记忆中小时候,我并不喜欢泡桐树。野泡桐树吧,长不成材,最多只能当柴烧。即使是后来大人们引种的泡桐树,还是觉得她枝叶不够丰美,没有浓密的树阴,树身又高又大,爬不上去,枝条又特?脆弱,枝桠稀疏,鸟儿也在上面筑不了窝。那时候我认为柳树很美,柳树婀娜多姿,燕子归来时总是围着柳树飞,还有漫天飞舞的柳絮,尤其喜欢春天来时,春风荡杨柳美景。当然我最爱的还是樱桃树和柿子树,又好看又有果子吃。记得二姨家的村庄很美,因为养成养蚕,全树都种桑树,桑树枝繁叶茂,枝条柔软,树也不高,可以爬去玩,还有甜甜的桑椹可以吃。还有二姑家的樱桃树和棵柿子树,那才叫羡慕人哟。相比总觉得家乡真是不美啊,其原因就是因为那泡桐树,?有柔软的枝?可以攀爬,也?有果子可以吃,又落叶最早,发芽又迟,当时总觉得他真是一种很没有趣味的树。

  对泡桐树的喜欢是渐渐的。记得家山的野泡桐随处可见,但因材质松软,又长不直,大人们一般都不会培植,只能将其作柴烧。也记不清是哪一年了,在一个春未的上学路,当看见路边的野泡桐又发出了新芽叶,紫红紫红的,很是好看,就将其掐下,将其夹在课本书中,结果到学校上课打开书时,那漂亮的叶子已经络分明地印在书中了,从此对野泡桐树的芽叶感兴趣了。

  后来,大人们引种了良种的幼年的泡桐,这种树长得很快,树上有巨大的叶子,比荷叶还大,还有长长的叶柄。上学的路上或在太阳下玩耍的?候,总爱去取一柄泡桐树的叶子,严然就是一把漂亮的小阳伞了。第一年的泡桐树是中空的,可以做成水枪玩。夜晚的月光透过泡桐树稀疏的叶子落在地面上,月影婆娑,如花枝?曳。我们就在树下花影里游戏,踩影子,捉迷藏,跳格子,总是其乐无穷。

  春末夏初的?候,绝大部分的草木的花期都过了,泡桐树的花期才??而?。几天之?,所有的泡桐?都开花了,淡紫色的。远看去紫雾缭绕,如梦如幻。每棵树下,总是一地落花,站在下面仰望,一会就会花落满头,香薰透顶。仔?的观察那些花朵,淡紫色的,喇叭形,五??,大小如酒杯,花瓣单薄娇嫩,尤其那深深?的紫色斑点,有浓有淡,使花瓣的色调变化多端。我常常把那花朵托在掌心,那花?单纯娇憨的模样,深深印在我稚嫩的心上,那浓烈微苦的青香,也成了缭绕心中永远的乡愁。

  沿着记忆的足迹寻找,突然在在路边的树丛中,几朵紫红芽叶映入眼帘,久违的野泡桐叶,情不自禁摘下一片深色的小芽叶,放在手中仔细端详那鲜嫩的每条经络,仿佛间又找到了孩童时代的顽皮。抬头远眺,在远处东林湾的半坡上,一簇鲜艳的紫色花正热烈的开放着,泡桐花,那应该是棵野生泡桐树吧,要是在以前,大人们平时就将它砍作柴烧了,不会让它长这么大的,只是现在差不多无人经管,它们才有了自由生长的机会了。一阵轻风吹过,那淡淡的清香飘过,闭上眼睛深深呼吸,多么熟悉的久远味道……

提示:有任何问题,请联系管理员 QQ:3434287719;爱吧情感网-感情生活-情感问题:http://www.abgyyq.cn;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