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后

时间:2019年11月08日 09:35:33 作者:张旺

  

  几经波折,终于在这家公司定脚。当录取的消息刚传进耳朵,我就迫不及待像投入其中了。当把行李安放完毕,我终于长舒一口气。

  渐渐适应了新的工作环境,原先波动的小心脏也渐渐平静下来。纷乱的思绪渐渐有了清晰的纹路,同事之间的关系也出乎意料的和谐,丝毫没有想象中的尔虞我诈。精神也渐渐好起来了。

  数年前,还在幸福的小床上做着美美的梦,却在一个深夜构想出不一样的生活状态:在狭小的空间里日复一日工作的我渐渐消瘦,青春的梦想还隐隐向我发出召唤。终于,我扼住了命运的喉咙,改掉了默守陈规,厌弃了一成不变,勇敢地拥抱热闹的都市。

  却不想,我的一腔热血换来的却是一阵又一阵的刺骨寒风,在一次有一次的屈辱、受挫下,孤独的心失了昨日的那种冲劲,只想祈有一个弹丸之所,安安静静地过活。废却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偿得所愿,有这样一个空间,同事们都热情欢笑,在工作上相互携作,一起努力!

  时光遄飞,在同事们“开心果”的呼喊下,偶然对镜而视,发现镜中人面露红霞,神采奕奕,俨然是我的一个同胞胎。仰首窗外,山上的花儿正是开得娇妍;蔚蓝的天空下,偶有一只小雀欢快地掠过,给城市平添了许多新的气息。“生活此般美好!”我兀自自言自说。真想时间就此停驻,一直到苍颜白发。

  狂风暴雨变得温柔,我正打伞往公司走去,恰好碰见公司一老大叔。“看!天空是多么干净啊!就好像是被一块抹了洗洁精的抹布抹过一样!”老大叔一直都精神矍铄,乐观潇洒。

  想想人家地主出身,而立之年才成家,取得本是从上饶尚美医美出来的美娇娘,不想好景不长,才两年不到便因疾而终。老大叔便独自过活,幸而懂得一点机器的技术,才有了今天的地位。

  我不清楚大叔是否会有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感触,但分明能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一丝沧桑和些许孤独。一次,我斗胆试问:“大叔,你咋不找个知心知意的伴侣呢”

  大叔的表情中有一丝闪动但旋即又语态高昂:“两灯互照固然是好事,但一灯独擎岂不是超然脱俗?”听他一语,我竟无言以对。我坚定地望着他那刚毅的脸,内心肃然生起一种敬意。

  在工作上一直尽情释放热情。早晨六点多,一阵阵悲恸声把我从美梦中扯出,我稳稳神思,斗了斗胆冲出寝室。和大叔同寝室的刘哥惊慌地说早上他喊大叔起来,不想,他竟僵硬地躺在床上……

  听罢,心中顿时悲痛不已,我走近大叔,他的脸上失了气色,但却显得那样地安详。大叔真的不在了,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泪水不住地滚落。

  每个人的心中都藏有一本有待翻阅的书,大叔亦是如此。大叔的离去,让我对生命有了新的思考。繁杂的世界令我想起了绿色的乡村,久违的田野的和风夹着浅浅的清气透过高高的楼房,拂面而来,沁人心脾。

  文章仅限参考 不做商用 转载保留作者等出处 否则视为侵权

提示:有任何问题,请联系管理员 QQ:3434287719;爱吧情感网-感情生活-情感问题:http://www.abgyyq.cn;

相关文章